目前主狗崽w 微博同名w 互关点梗请私信w

【双龙组】强制结合 五(哨兵向导设定,r18)

*哨向设定,哨荒x向连连

*虽然我标了r18,但它只是分级,不是每章都有肉的

*副cp暂定博晴,狗崽,其他写到会提醒

*本章一句话狗崽

第五章


荒甚至还来不及理解一目连那句“你很快就会见到他们了。”究竟有何含义,他们已经走进了灯光笼罩之下。出现在面前的是一座古朴的建筑,看上去似乎只是一座平凡的小木屋,四周被葱郁的竹林环绕,灯光下黑影在墙上刷上了一层别有风雅的涂鸦。屋后似有流水环绕,细小的水流声不绝于耳。荒却清楚地知道这不过只是表象而已,潜意识里总觉得眼前的场景除了温馨之外更有荒诞的异常。手下意识地摸到了腰间,那是他习惯放置武器的地方,摸了个空之后才响起早在进入那间静音室之前自己的...

【双龙组】强制结合 四(哨兵向导设定,r18)

*哨向设定,哨荒x向连连


*虽然我标了r18,但它只是分级,不是每章都有肉的


*副cp暂定博晴,狗崽,其他写到会提醒


*猜猜那六个倒霉蛋


第四章


当全世界都变得安静时,安静便不复存在。而从远方传来的喧嚣在此刻寂静的黑夜里将眼前的安静烘托渲染到了最高点。

“黑夜山”三个字如同禁忌的咒言,在两人周围罩下绝对安静的领域。


“在战争爆发一年后,塔派出了最精锐的战斗小组潜入黑夜山。以牺牲了六个强大的S级哨兵和向导为代价,彻底剿灭了黑夜山,关闭了阴界之门。而在那场战斗中黑夜山被夷为平地,成为被塔封锁的禁地。”荒的声音冰凉,语句毫无起伏宛如背书,实际上,他也确实是...

【双龙组】强制结合 三(哨兵向导设定,r18)

*哨向设定,哨荒x向连连

*虽然我标了r18,但它只是分级,不是每章都有肉的

*副cp暂定博晴,狗崽,其他写到会提醒

*别问我什么时候肉体结合,我也不知道

----------------------

第三章


狭窄的车厢,底下是摇晃的座位,机油的味道从四面八方袭来。但这些荒通通没有注意,他所有的心神都被一目连身上传来的向导素掠夺。

被向导素吸引,是哨兵的天性。但对此刻的荒而言,除了吸引还多了些其他的东西。温暖和满足深入骸骨——


“我们结合了?”荒明知故问。

他们始终保持着额头相抵的动作,眼里只看得见对方放大了的五官。这其实是一个有些怪异的姿势,却没有人肯主动去破坏它。...

【双龙组】强制结合 二(哨兵向导设定,r18)

*哨向设定,哨荒x向连连

*虽然我标了r18,但它只是分级,不是每章都有肉的

*副cp暂定博晴,狗崽,其他写到会提醒

*章一

---------------------------

第二章


“三十分钟后开始下一组实验,为A35的所有实验体做消毒准备。”比机器更冰冷而不带一丝感情的机器从远方传来。声音熟悉却无法和记忆里的任何一个影像重叠。

冰冷的液体吞噬了所有的肌肤,为余下的谈话竖起一层屏障。身体随冰凉的液体轻微地摇晃,宛如重生成了婴孩呆在安全的子宫里。只是现下所处的器皿显然算不上安静温暖。

那谈话隔着水波渐渐演变成了激烈的争吵。


“他们还是孩子。”一个急促的女声响起。...

【双龙组】强制结合 一 (哨兵向导设定,r18)

*哨兵向导设定

*哨兵荒x向导连,r18有

*反正坑多不压身hhhhh

*副CP有博晴。狗崽

--------------------

第一章


“这就是你给我找的向导?”荒面带不屑地看着面前虚拟屏幕上循环播放的人事资料。一个曾和他人结合并在战事中失去了自己哨兵和一只眼的B级向导,甚至不久前才脱离混沌的状态。这样的人是和自己结合的最佳人选?

“对。”平安京战区塔现存的唯一的媒介人晴明点点头,手指微动,屏幕上便显现出另一份文件,“我做了二十年的媒介人,你们两人的结合性高达百分之九十。”

“我拒绝。”荒回答得斩钉截铁。

“事实上,你无权拒绝。”晴明将两份文件关闭,原本隔在他...

【双龙组】晚风 二

*私设有

*如果不卡文的话大概九点多更maskeQAQ


“我不信。”一目连说,他的目光又顺着树枝间的缝隙望了过去。目之所及处,树叶便微微颤动,那是风淌过的痕迹。

 他驱使着那风往海边去,记忆里依稀残存着信徒对那村庄的描述,老实而忙碌的村民,朴实热情的民风……那树叶一片接一片将他的信息传递,绿浪往海边扑打,想和海浪相连。

 然而那绿浪在不远处的山峰触礁,挣扎着却再无力远去。

 一目连有些怅然地看着指尖,他竟已虚弱如斯。


荒就站在一旁看着,看着那个快比普通妖怪更虚弱的神明。

他本应肆意嘲笑一番,可他看着从那只眼中流露出的情感,却...

【双龙组】晚风 一

*看完传记突然鸡血

*来吧,宝贝们吃我安利


晚风

荒x一目连


你就是风神?”


一目连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个称呼了。他站在树上,动作缓慢地向身后转去,树枝因他的动作而颤动,已经衰老树叶不断地簌簌落下。

从神社被废弃的那一天起,他就再不曾听过这个差点让他忘记了自己本名的称呼。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呢?

他记不清了,神力的强弱取决于人类的信仰,他只记得他的神力不断地减弱,最后彻底地消失。

他用一只眼为代价,换来了妖力。


神力和妖力对他而言,原本并没什么不同,都是为了守护人类而存在的力量。只是不知道是因为失去了一只眼...

© 时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