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狗崽w 微博同名w 互关点梗请私信w

【狗崽】菖蒲 端午贺文(r18,短篇完结)百日狗崽day98

菖蒲


端午这日,小白没有似以往那般准备寿司,而是包起了粽子。

菖蒲叶和竹叶的香气交织在一起香溢满室,又染上了磨碎的细滑米粉的香气,令人垂涎。


惯常只有一棵樱花树的庭院也被晴明他们装饰起来,家里的男孩太多,长长的一串鲤鱼旗在风中摇摇欲坠,几近垂地。

青行灯对着那鲤鱼旗皱了皱眉,视线所及之处一道身负巨大黑翼的身影吸引了她的注意。

“大天狗,过来帮我一个忙。”


归来的妖狐踏进庭院时眼前便是这样一幅温暖又叫人有些哭笑不得的画面——大天狗正站在清晨出门时还未挂起的鲤鱼旗前,平素里作大杀器的风暴此时被控制在了一个极小的范围——恰好让那鲤鱼旗飞起。

也就是在他踏进庭院的那一刹那,背对着他的大天狗似有感应般地回过了头。即使做着这样的事那张脸也是认真而冷淡的,让妖狐有一瞬的恍然。随即才对他晃了晃手中提着的植物,大捆的菖蒲和艾蒿,并非用来包粽子的,而是用来沐浴。

眼底的冰霜淬解,大天狗嘴角带上了一些笑意,又很快地消失。


鎏金的双眸中也流露出几分得逞的笑。妖狐才继续往前走去,和大天狗错身而过的时候,黑色的羽翼触碰到了他的背,从旁侧看去像是无心之失的攻击,只有被触碰到的某只狐狸才能明悟那黑羽承载的不为人知的温柔。


“辛苦了。”八百比丘尼从妖狐手中接过那些已被炎日炙烤失去不少生机的绿叶。

“替大人办事,是小生的荣幸。”终于空出手来的妖狐一展手里折扇笑道。礼貌又不显得谦卑,视线却忍不住地往身后那仍在制造小型风暴的人身上去。妖狐也擅控风之力,但越是趋于嗜杀越是强大的妖狐自认做不到这般细致而小范围的操控。

鎏金的双眸中便又不自觉地流露出几分肆意的傲。毕竟,这无双的大天狗,独独钟情于他一人。


妖族坐拥无尽岁月,对果便看得轻了些,更注重那些因里可有的造作。在情爱一类的事上体现得格外明显,纵双方看对了眼,也要先花个八百十年暧昧缠绵才肯确立关系。

妖狐和大天狗却是其中的例外,狐族重外貌,热情而大胆,看上便不肯撒手。大天狗一族却恰恰相反,内敛而冷淡,冰山的名头便是寻常人类也有所耳闻。是以当大天狗突兀地挑了一个深夜将妖狐约至黑夜山脚时,妖狐一度以为是要约战。然后大天狗拿出的却不是那把妖狐一直不喜的团扇,而是一支经历了上百年岁月磨砺的竹笛。

笛声悠悠,连满月都失色几分。


鸟雀噤声,听在旁的生灵而中,只觉笛音清幽。四字真意却只有妖狐辨出——吾心悦你。

那沐于笛音下的狐族弯了唇角,大天狗一族与冰山齐名的还有两点,其一是连狐族也称叹的外貌,其二是专情。一生只为一妖吹笛,黑翼宽阔,也只够护住一妖。

自从来了此处再未揭开过的面具坠落在地,无需更多试探与暧昧,无论因如何,果都早已刻进他的命轮。

不论相逢早晚,命定之人终是命定之人。


星月为证,山风为契,就此产生与无尽岁月同样漫长的羁绊。


这份羁绊深入骨血,却不为外人所知。他们选择了一开始就捅破窗户纸,却也摆脱不了妖族谈情说爱的惯例,总想着要造作一番。将关系隐于深夜,便硬生生造出几分暧昧的愉悦。


“慢点!别抢!都给我排好队…”粽子一煮好,院子里顿时闹翻了天。想来也是,寮里上上下下加起来上百张嘴,也是苦了小白了。

一片混乱之中,无人注意到两道分别消失的身影。


刚走过拐角,风刃便从正面迎来,大天狗反应极快地抬起手手中提着的粽子才堪堪逃过一劫,外衣的大袖没这般气运,漩涡都被划破了一半,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无奈地看着站在墙角的身影,叹了口气,扬起了一抹笑。


“你来得太慢了。”妖狐似有些不满,他一只手还拿着折扇,另一只手提着一小坛酒,毯子上有些化开了的红色痕迹——是上等的朱砂,却也不及妖狐眉间印记鲜明。

“我还去拿了些叶子。”大天狗的语气算不上解释,两人一起往外走去,黑夜山脚有独属他们的一方小天地。


白烟袅袅,妖族不畏寒冷,但泡澡这件事热水带来的抚慰让两人情愿麻烦一些。带来的菖蒲叶被随意地撕碎放入大天狗从山中取来的甘洌清泉之中熬煮,直至室内如刚才的庭院中满是药草独特的气息才被倒入早备好的浴桶之中。

大天狗的动作不疾不徐,手腕平稳连一滴液体也不曾洒落到浴桶之外。妖狐的动作却要急躁许多,地面一下就被溅湿了,自然也无人在意。


“先吃粽子还是先泡?”

“不如边吃边泡?”

“这倒是个好主意。”


外衣和底衣都被窸窸窣窣的脱了下来。不需与众人同泡的好处就是可以大大方方地赤身裸体。浴桶足够两人同泡,但两个身材高大的成年男子一同进入还是让那地面变得比之前更湿了许多。

同时呼出一口气,又看着白雾弥漫中变得有些不太真切的对方觉得有几分好笑。一块不厚的木板浮在两人中间,载着一壶两杯还有未剥开的粽子悠悠地随水流小幅度地来回晃悠。

“小生听闻北海道那边可以一边赏雪一边泡温泉,置身于热汤之中,眼前则是皑皑白雪将大地尽覆。”妖狐舒服地张开了手臂搭在浴桶两侧,手指便触碰到了大天狗的手臂,再伸开一些,手指便沿着大天狗的手下滑与他的指尖相触。

“你若是感兴趣,下次我们同去。”

“那小生就先谢过大天狗大人了。”

妖狐其实极少会唤他为大人,无论是定情之前,还是定情之后。尤其是当着外人的面他几乎从未这样称呼过,两人独处反而偶尔会这样叫上一声,也算他特有的造作的情趣。


大天狗将杯中斟满酒,朱砂、雄黄,菖蒲酿造的酒。有辟邪之意,此刻被他们两个妖族享用,真真有了些许讽刺。

妖狐接过一杯拿在手上,指尖带着的水汽让玉制的小杯更加温润。

“传说白娘子饮下一杯便化回本体,你说我喝下会不会立刻变成一只狐狸。”妖狐甩了甩被压在身下的尾巴,在水中扫过大天狗的小腿。

“不妨一试。”

“与小生同饮吧。”妖狐的小腿碰到了大天狗的小腿,在水中极难分清是水的热度还是肌肤本身的热度。手臂绕过大天狗的手臂成交杯之势。才将杯中液体一同饮下。


澄清的液体流入腹中便烧起来一把火,火势蔓延迅猛,待到察觉时已无法扑灭。

妖狐抬眼看着对面的人,“大天狗,我好像醉了。”双唇中溢出的酒气袭人而撩人。


木盘成了碍眼的存在被粗暴地扫开,原本容纳两人绰绰有余的浴桶此时也显得格外狭小。

妖狐跨坐在了大天狗的腿上,两双长腿在水中宛如水水草般缠绕不愿分开。

“这样,”双唇厮磨,酒气和着津液在两人间融合,“足够解你的酒了吗?”

妖狐品味了一番这个吻,“还差一些,”又道,“看来大天狗大人于解酒一事并不擅长,小生怎么觉得更醉了一些。”


“那不如吃些粽子,米能解酒。”


吃粽子,也有很多的方式。方才被粗暴赶开的木盘又被拖到了身前。修长的手指解开上面缠绕的红绳又剥开那散发着幽香的绿叶,露出包裹在其中的白米。大天狗用手指取了一小块递到妖狐唇边,妖狐自然而然地张嘴抿了,动作流畅且赏心悦目。还附带将大天狗的手指也舔得一干二净。

咀嚼了几下后咽下,妖狐眼底的红越发明艳了起来,声音也比往日要低,不似女子柔媚也却让大天狗还触碰着他双唇的指尖都有颤栗,似有似无的酥麻传到心底。

“还要。”


却不是再用手喂。小白做粽子的手艺不差,米香和早已融合其中的菖蒲的香气在萦绕于两人的唇舌之间,有些粘稠的米被舌尖碾碎,又将交缠的舌粘得更紧。

妖狐的双臂搭在大天狗的双肩上,手指自然地垂下刚好能够触碰到双翼的末端。那里是大天狗不为人知的敏感带,妖狐的手指不过是轻轻地顺了顺此时变得柔软无比的黑羽,跨坐在大天狗身上的妖狐就明显地感觉到大天狗起了反应。

“吾亦醉了。”大天狗的声音也变得比之前更加喑哑。

“白米解酒。”

“我的酒意,需要一些特别的东西。”

weobo:http://weibo.com/1834679711/F5xmUfcEz?from=page_1005051834679711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496756423854

不老歌好像挂了

评论(7)
热度(85)

© 时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