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狗崽w 微博同名w 互关点梗请私信w

【狗崽】【酒茨】(现代paro,学生狗x家教崽)一日为师,终身为受 章二十五 百日狗崽day96

*现代paro,年下,学生狗x老师崽

*其实今天狗子也没能放完寒假,不过他成年了

*上一章有个地方写错了,寒假是放到二月十五日。

第二十五章 对不起


大天狗的寒假过得很充实,非常充实。

维持着每天早上六点起床顶着凛冽寒风出门跑步、八点准时回家然后打电话给妖狐叫他起床的作息。

习惯了每天大半时间都在一起,便是一天三次电话大天狗也觉得自己和妖狐的联系生疏了许多。不过显然,妖狐并不这么觉得。难得的假期要被迫早起,一日三餐都被电话逼着按时吃……他总有种他和大天狗的身份颠倒了的感觉,仿佛大天狗是老师,而他则是不得不乖乖听话的学生。

又一次在八点准时被大天狗从梦中叫醒,妖狐牙痒痒地躺在床上生无可恋,视线触及床对面挂着的日历,二月十三被打上了红圈。

成年了啊,妖狐闭上眼沉思,送什么生日礼物好呢?


大天狗会想要什么呢?思及这个问题,妖狐便觉得脸有些发烫。绝非他自恋,但就大天狗和他分别时说的那句话来看,妖狐丝毫不怀疑自己会得到怎样的答案。

“妖狐老师,我想要你。”大天狗的声音似乎真的在耳边响起。低沉的,宛如保养得极佳的低音提琴发出的乐音。

让他在才挂了大天狗电话不到五分钟的现在,又有了想要立刻听到大天狗的声音的冲动。


大天狗看着书桌上贴着的日历,这本日历还是暑假的时候妖狐买回来的,海绵宝宝的图案和整个房间的风格实在算不上搭配,大天狗却意外地不讨厌,不讨厌还有几分喜欢。今天已是二月三日,还有十天便是他的生日。往年大天狗对生日其实并不在意,至多也就是孟婆会做一个蛋糕,几个人分吃了再送上礼物一个生日便算是过完了。但今年的生日却有了特别的意义,十八岁代表的不仅仅是成年,还有他和妖狐的约定。

他等着妖狐老师把自己送给他。


“你有没有觉得大天狗很不对劲?”餐厅里,鸦天狗拉着孟婆有些鬼祟地问。

“觉得。”

“他是不是恋爱了?”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

“他这个月的话费是上个月的三倍,”鸦天狗先说了自己掌握的证据。

“他那天问我孟婆汤是怎么煮的。”孟婆也举证。

然后两个人相视一眼,同时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

“我去他最常打的电话是谁的。”鸦天狗说。

半小时后。

“不会吧,你确定你没查错?”鸦天狗一脸惊讶地对电话那头说。

“怎么了?”

“那个电话,”鸦天狗挂了电话,“是妖狐老师的。”

“咦?”孟婆也有些疑惑,“没想到大天狗是这么尊敬师长的人啊。”她丝毫没有察觉到对面的鸦天狗变得有些凝重了的表情。


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最为浅显的解释便是你和你喜欢的人在一起时间就会过得特别快,而你不喜欢的事物待在一起,时间就会变得特别慢。而比和不喜欢的事物待在一起还要更显漫长的必然是等待的时间。

剩下的十天,每一天大天狗都觉得他像是等了一个世纪。


“大天狗。”二月八日,妖狐少有的主动给大天狗打了电话,带来的却不是好消息,“我刚接到学校通知,让我明天就到A市去参加一个教研会,你的生日……”妖狐沉默了一会儿,“我可能没法陪你一起过了。”

“我可以和你一起去A市。”

“大天狗,其实……”妖狐突然说道,“我这几天想了很多。我觉得我们很多地方还是不合适。对我而言,你太……”妖狐停顿了片刻,似乎在寻找一个合适的形容词,“你太年轻了。你会因为我长得好看就喜欢我,你有勇气不顾身份和年龄的差距和我在一起,你可以不害怕一切。”大天狗对他接下来可能说的话有了预感,面色变得有些沉重,“但是我不行,我要考虑我的工作。和你在一起,我每天都要担心我们的关系会否暴露,它会对我们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我承认我确实喜欢你,但现在我们不适合在一起。”

大天狗闭上眼,眼前仿佛出现了妖狐握着手机的样子。妖狐的语气很冷静,这番话显然并非一时冲动。

“对不起,我们暂时分开吧。”这好像还是他们交往以后妖狐第一次对大天狗抱歉,因为大天狗最讨厌的理由,“我知道有些困难,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调整好自己的状态,不要因为这件事影响你的学习。我们之前关于你考上大学的约定还算数。”

大天狗沉默了很久。他在别人面前的常态是沉默,在妖狐的面前却从来都像是设置了特别提醒的自动回复。

“好,我知道了。”他拿着手机点了点头,虽然他清楚妖狐一定看不到他的动作。

“妖狐老师,祝你在A市一切顺利。”

他挂了电话,顺便关了机。

大天狗第一次在心底承认自己可能确实不够成熟。起码他无法像妖狐这样的残忍,连过程都不肯给他,就直接用几句简介将刚翻开的书翻到了结局,而结局用大写加粗的黑体写着“未完待续”。给人以不切实际却又不得不期待的希望。


“哈哈哈……”夜叉听完了妖狐和大天狗打电话的整个过程抱着抱枕笑倒在了沙发上,连眼泪都笑出了几滴,待到情绪稍微平复才学着方才电话里大天狗最后的语气叫倒,“妖狐老师。”平静而疏远。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他这么叫你,你不知道以前每次他叫你‘妖狐老师’的语气都让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在看GV的情趣play,啧……”嘴巴被妖狐砸来的抱枕击中也无法组织夜叉继续说话的欲望。

“我说,你不怕他真的当真了然后……嘿嘿嘿。”

妖狐嘴角扬起一抹笑,”我就是要让他当真。”

“是是是,你们两个恶趣味的家伙……”夜叉在心里给大天狗点了一支蜡。


“你有没有发现的大天狗今天很奇怪?”鸦天狗和孟婆的第二次小组讨论正式开始,与会者还加入了并未发言的兵俑。

“他今天没有打电话。”

“他把昨天花五个小时炖的孟婆汤倒了。”

唉,小青年的心思真是难猜。


二月十二日晚二十三点五十分。

大天狗关了灯,躺在床上。房门反锁着,他知道孟婆他们在零点给他准备了生日惊喜。但他一点都不想要,他现在无法表现出开心的模样让他们开心。手机握在手里。自从那天打完那通电话,他就再也没和妖狐联系过。好几次手指已经放到了拨号键上却就是无法按下去。

大天狗比妖狐以为的更了解他,了解他在那易被人看轻的美丽外表下蕴含的强大和坚持,纵使偶尔会为了生活使自己变得圆滑,有一些更加根本的东西却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变的。比如他做的决定,这一点他和大天狗意外的一致。

手指按在了关机键上,索性一觉睡过去好了。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是来自茨木的消息。

“朋友生日快乐啊XD我绝对是第一个!!!今晚爱你只比爱酒吞老师少一点。”大天狗回复了一个微笑的表情,继续准备关机,又断断续续地收到了不少的消息。依次礼貌地回复后已经到了五十七分。

他忽然想起自己向妖狐表白的那一天,不过是不到三个月前的夜晚,却已显得格外遥远。那一天,他故意没有给妖狐发短信,妖狐老师那时候又是怎样的心情呢?

“对了,朋友。”茨木又发来一条消息,“我还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就在你房间的外面。”

“我房间?”大天狗回复,“你怎么可能进得来我家。”

“你看看就知道了。”

大天狗没有再回复茨木的消息,他从温暖的被窝里爬起。门外已经响起了孟婆他们的脚步声。

还有一分钟就到十二点。


大天狗一把拉开了窗帘。

“你……”冰蓝色的双眸睁到最大,难以置信地看着站在窗台上的人。

“生日快乐。”


被略带凉意的双唇吻住。对上的是满带笑意的金色双眸。


“我们扯平了。”


大天狗听见身后房门外传来的喧哗,那是孟婆他们不满地敲门和找备用钥匙的声音。

眼前银发金眸的男人却对着他伸出了一只被冻红了的手,舌尖舔了舔唇。

“你愿意,跟我跳下去吗?”


离开这里,去一个只有两个人的地方。


-----------------------------------


茨木:怎么样我的礼物还喜欢吗?喜欢吗?喜欢吗?

茨木:大天狗怎么一直不回复我。

酒吞:他现在怎么可能有空回复你。

茨木:为什么没空。

酒吞:……









评论(31)
热度(286)

© 时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