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狗崽w 微博同名w 互关点梗请私信w

【原耽】龙.珠

*第一次写原耽还挺兴奋啊

*给 @清清清 的生贺wwwwww感谢人设

龙.珠


懒惰冰山黑龙山神攻x小哭包珍珠受

人设by澄清 文by时潋


其一.海里有珠,山上有龙

“木头,木头!”浑厚的男声在山顶响起,驱散了终年缭绕的云雾的同时,也惊得整座山脉的精怪们都抖了一抖。

然而离那声音的来源不过咫尺的黑色巨龙却只是翻了个身,露出脊背上隐约有光华流转的白毛。

“木头!木头!看哥哥给你带什么好东西了。”声音越发的近了,还在睡梦中的黑龙爪子一挥便在身周施了一道屏障,却阻挡不了那一衣着华丽的白发贵公子——血红的眼中带着笑意,随手捏了个法印便悠哉地走进了那屏障之中。

“你不会是睡太久,连这结界对龙族血脉无用都忘了吧?”


黑色巨龙终于堪堪转醒,紫眸一片清明,却依旧没有搭理他。

那白衣男子似是早已习惯了他这副做派,自顾自地将手中闪烁着海底特有莹光的珊瑚打磨而成的匣子放到那黑色巨龙面前,差一点就压在了龙须之上,“喏,哥哥我怕你无聊,特地挑选了一箱上好的珍珠供你取乐。”语罢亲手将那匣子打开,顿时光华毕露,里面放着的果然是一颗颗又大又圆的珍珠。若是叫凡人瞧见,每一颗大抵都称得上珍宝。

龙族天性便喜欢奇珍异宝,再懒的龙也不例外,看着这一箱珍珠,黑龙终于赏脸开了口,“那就麻烦二哥帮我把它们放到宝库去吧。”

“……”东海龙宫二太子练然表示心很累。随手抓了一颗珍珠往黑龙身上弹了过去,黑龙甚至懒得躲闪,就任由那颗珍珠砸到了他坚硬的鳞片上,然后滚落到不知哪个角落。


“木头你给我等着,”练然咬牙切齿地又拿起了地上的箱子,“我今天一定要和你打一架。”

黑龙又合上了双眼,算作应答。

说是宝库,其实不过是山腰一处施了禁制的山洞罢了。成箱的宝物在山洞里随意地堆着,山里的精怪和山底的居民供奉的,金银珠宝落了一地,却无人收拾。“这个玄青啊。”练然有些无奈,挑了个空地将手中的箱子放下,便心情极好地准备回去找自己那懒惰的弟弟切磋一番。谁料面对的却是比之前更强大的结界,龙族血脉也无用的那种。抬眼便比先前还要浓厚的云雾在山顶聚集——那是黑龙又进入沉睡的证明。

“算了,下次再讨回来。”练然一边说着,一边也化作了巨大白龙腾云驾雾而去。


“那白龙又来了。”山精甲看着从山顶飞走的练然。

“黑熊叔说他暗恋了山神大人好几百年了,每次都被拒绝。”

“好可怜。”山精甲说,又满脸期待,“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有机会看到山神大人,我爹说他就是在山神大人身上学会什么叫‘丰神俊朗’。”

“不过山神大人一睡就是十几年。”山精乙的语气有些遗憾,“山腰的山神庙都荒了。”

“唉……”两个小山精一同沮丧了起来。


而此时,在云雾缭绕的山顶的一角,一颗小小的珍珠正看着不远处的黑龙在瑟瑟发抖,原本就有些浑浊的珠体越发地黯淡。

他,佚白,就是刚才被练然随手抓出来砸到黑龙身上的倒霉蛋。不,是倒霉珠。

佚白是一颗东海龙宫土生土长的珍珠。按理说,像龙宫那般灵气聚集的地方,砂砾所化的珍珠就该是颗颗光滑圆润,纯白无暇。偏偏佚白天生不足,白中带着灰,简直可以说是龙宫珍珠界的耻辱。但也恰恰多亏了他这天生的瑕疵,才一次又一次地没被练然选中拿去当弹珠或装饰而被压在了箱底保住了性命。在龙族强大的生气熏染之下,耗费了几百年时光修出了几分灵智,虽只如稚儿,也终究有了自己的意识。而在意识到自己是一颗本不该成精的珍珠,还是天生带了瑕疵的那么一颗珠之后,佚白便越发地往那箱底钻。每每看着周围洁白的珍珠时,便有几分自卑,又有几分侥幸。

海底的时光太过寂寥,尤其是对没有同伴的珍珠精而言。佚白便渐渐养成了嗜睡的习惯,却也总能在练然挑选珍珠时醒来。唯独这次,他竟睡过了头,再度醒来已被拿捏在了练然手中。刚才被练然掷出去的那一刻,他还以为自己好不容易保下的小命马上就要一命呜呼。

以至于现在一个人待在墙角,看着显然已经沉睡了的黑龙身上依旧抖个不停,想哭又因为没有化成人形而哭不出来。而珍珠一抖起来,就会不自觉地滚来滚去,比如此刻他就离那黑龙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眼看着就要滚到黑龙身前,佚白终于忍不住化了人形。


本就只有巴掌大的脸在那此刻含着泪光的双眼衬托下更加小,身高仿若十三四岁少年,几绺白发垂在额中央,越发显得纤细可怜,穿着上次化形时用海藻化成的简单衣裳。他原本就离黑龙足够近了,陡然化成人形,便差点直接扑到了黑龙身上。小心地屏住呼吸,蹑手蹑脚地往后退去,泪珠在眼眶里打着圈,强忍着才没有落下。

他不知道这是哪里,他只知道他必须离开这里。心里害怕又悔恨,怎么自己就睡过头了呢?

黑龙设置的结界难进却易出。佚白直直地便从黑龙栖息之地离开,要先跑得离这黑龙远一点、再远一点。佚白没有多想,他还不会御风之术,用了法力只顾拼命地向前跑去,直至跑到法力几乎不足以支撑他化形,才停了下来。方才打量起周围的环境来,而随着小脑袋不断地转动,小脸越发地苍白起来。没有成群的鱼虾,没有五彩的珊瑚,没有珍宝砌成的龙宫,最可怕的,这里甚至没有无边无际的澄清海水。

佚白的脸白到了极致,双唇微张,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他是在海里长大的,身体里似乎也蕴藏了无尽的海水,这一哭就再也停不下来。直哭到整座山脉的精怪都被惊动。

“听这方向,该不是那熊猫崽子又被他爸揍了吧。”有些粗壮的中年妇人是黑熊婶子。

“昨天不是到三更才消停?”同样身形强壮的中年男人吸了一口烟杆,“不过也是。他家那崽子不知怎的倔成那样,不吃肉只吃竹子,把熊猫一族的脸都丢尽喽。”

随着谈话的进行,那哭声越发地响了,叫人不得安宁。

“我们去瞧瞧,”黑熊婶子忍不住开了口,“这哭得叫人怪心疼的。”

“走吧。”黑熊将烟枪在地上磕了磕,往那哭声行去。

山野间的动物大多天资有限,便这毗邻东海的山脉沾染了龙脉的灵气,大多修炼到人形也就算到了尽头。那哭声无休无止,黑熊夫妇往声源走去的一路上遇到了大批熟人,其中就包括先前猜测的熊猫一家。

“这声音不太耳熟,”就连少在白天外出的蝙蝠也加入了他们的队伍,“我老福也无法分辨。”

众人便越发好奇起来,毕竟老福的听力在他们之中是绝对的佼佼者。直到他们看见了靠在树旁哭个不停的佚白——

“这是哪家的娃娃?”顿时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


“哇——”突然看到众人,佚白哭得比之前更厉害。想逃跑却已被这山中居民团团围住。他这次的哭声夹杂了几分法力,配上高亢刺耳的哭声顿时让不少小崽子招架不住,实力弱的更是直接哭了起来。一时之间,整片山脉都充斥着可怕的哭声。直到佚白终于因为法力不支变回圆形落到了地上,这一场噩梦才结束。

“这娃娃……是颗珍珠?”黑熊将佚白放在了自己的手心,有些椭圆的小珍珠安安静静地躺着,让人完全无法将其和几分钟前那个哭得鸟兽乱窜的少年联系在一起,“我们把他交给山神大人吧。”

“对对对,山神大人是龙,对珍珠总归是更熟悉的。”


不要!!!!此时安静躺在黑熊掌心的佚白在心里大哭着哀求,可他此刻别说化形,就连发出声音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黑熊把自己又捧回到了那结界面前。这是最后的机会,安静了一路的佚白耗尽最后的力量想要逃离那掌心。众人就看着那小小的珍珠突然飞速地从黑熊的掌心滚落然后保持着相同的速度滚进了结界——连练然都打不开的结界。


“把我吵醒的是你?”紫色的眼眸毫无波澜地看着滚落到自己面前的珍珠。

只见那真珍珠又滚了滚——“哇!”大人不要吃我!!!我…我…我不好吃!!!真的不好吃……”软糯的声音夹杂在刺耳的哭声中,断断续续地不知在说些什么。

比之前还要大的哭声,连黑龙都忍不住皱了皱眉,伸出一只爪子按住了眼前想要往旁边滚去的珍珠。


“谁说我要吃你了?”




评论(5)
热度(91)

© 时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