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狗崽w 微博同名w 互关点梗请私信w

【狗崽】【酒茨】(现代paro,学生狗x家教崽)一日为师,终身为受 章二十四 百日狗崽day95

*现代paro,年下,学生狗x老师崽

*明天生日晚上要出去浪所以就没有更新啦www很抱歉,争取下周完结www然后消失一段时间

-------------------------------------

第二十四章 专属课程

“上。”大天狗向妖狐走去。

不止想上课,还想上……

“坐这里。”妖狐拍了拍自己对面的座椅。大天狗在他对面坐下,未完全擦干的发带着水汽沾湿了妖狐的指尖。

第一题是单选,“Which would you like,a cup of tea or a glass of milk? A.Both……”

似乎和平时有些不同的声音,话尾微微上翘。并没有大天狗想象中的刻意刁难,好像真的只是随机选择的一道题。 对大天狗来说几乎可以算得上过于简单的一道题,他却没能马上答出来,因为他的脑海此刻都被一句话充满——“You want caffe,tea or me?"他看见妖狐轻轻地舔了舔唇,看他的眼里带着明显的笑意。显然对大天狗会产生的联想早有预料。

“怎么,不会连这道题都答不出来吧?”

“B。”大天狗回过神来给出答案。


“来吧。”妖狐用行动告诉他答案的正确。将手中的书放下,怀抱彻底地向大天狗打开,一副任人为所欲为的模样,嘴上说的却是,“一道题只能解一颗。”

第一颗扣子在颈间,手指触碰到的是冰凉的纽扣,却好像已经触碰到了隐藏在底下的肌肤。大天狗迫不及待地解开这纽扣的束缚,露出袖长的脖颈和再往下一些若隐若现的锁骨。没等他再多看一眼,手就已经被妖狐推开。

“第二题,……”

依旧不是困难的题目,大天狗答得很快。

第二颗扣子位于锁骨中央,硬挺的布料在那处微微凹陷,修长的手指再度替肌肤解开了衣料的束缚。暖黄的灯在妖狐的锁骨下投射出大片的阴影,第一次如此靠近的大天狗才发现妖狐的锁骨一侧有一颗红色的小痣,安静地藏匿在阴影里,可爱得让人忍不住想要触碰。手指就要碰到时手腕却被妖狐紧紧地握住。

“我只说可以解开扣子。”


看着妖狐嘴角狡黠的笑,大天狗终于明白了他的目的。

看得见,吃不到,这是来自妖狐老师的报复。是让他无法拒绝的报复。


“那么,第三题……”

胸前的扣子被解开,从敞开的缝隙中可以看见那嫩粉色的rt。大天狗想起了自己曾做过的那些xialiu而变态的梦,在那些梦里他的手指和双唇爱抚着、玩弄着它们,让它们因为自己的热度而站立。而现在,他只能看着它们,却不能触碰。


“第四题,”妖狐没有再念书上的题,而是问道,“大天狗同学,你怎么ying了?”

“老师的课上得太好。”即使这样,大天狗依旧面无表情,减弱了妖狐教训他的快感。

“我很期待第五题。”大天狗又说。

“你有这样的学习热情,老师很欣慰。”妖狐挑挑眉。



“第五题,……”

这一次大天狗几乎是在抢答。第五颗扣子在快到腰部的位置。这是倒数第三颗纽扣。大天狗这一次没有再像之前几次那样着急地将纽扣解开,袖长的手指沿着领口下滑,刻意加了几分力,指尖便隔着衬衫的布料压在了妖狐的肌肤上,到原本第三颗纽扣的位置的时候手指似乎是不小心地滑开了,恰好按在了妖狐的rt上。大天狗听到妖狐的呼吸声在一瞬间变得沉重。

又接着下滑,沿着肌肉的纹理一直滑到了第五颗扣子,连解开纽扣的动作也是缓慢的。似要将妖狐的耐心彻底磨光。


“老师,第六题是什么呢?”少年在不知不觉中开始和妖狐争夺主动权。妖狐又怎会轻易让人得逞,不就是撩人吗,要是撩不过眼前的少年,那八年的差距也是白活了。

“第六题,”妖狐将衬衫整理了一下,看上去是要将敞开的缝隙收拢,自己的手指滑过大天狗因为规则所限无法触碰的肌肤一路向上,又缓慢地下滑,满意地看着对面少年故作无意地吞咽动作。

“You want caffe,tea or me?”

“I want you.”

“答错了。”妖狐却摇了摇头,再度抓住了少年已经朝自己探过来的手指,“这是一道病句改错题。”妖狐露出得逞的表情。


“既然答错了。”大天狗愣了几秒才再度开口,“就要有惩罚才公平。”大天狗反抓住妖狐的手,引着妖狐的手放到了自己睡衣的衣扣上,“我也让老师解一颗扣子。”


妖狐知道自己的报复最终还是失败了,在少年覆身上来的那一瞬。

“我比老师大方,”大天狗说,“我只错了一道题,但可以让老师把我所有的扣子都解开。”

两人的手指交叠在一起,原本被妖狐拿在手里的五三重重地掉在了地上发出巨大的声响。少年发上的水滴在重力的牵引下滴落,又沿着妖狐敞开的衬衫滚落到肌肤更远的地方。

“老师,”大天狗俯在妖狐的耳边说道,“其实那天晚上,我比老师更难过……你不知道我在浴室呆了多久,我好想你,好想对你做那些我没有做过的事情。”握住妖狐的手腕拉倒头顶,“可是规则是老师定的。”

牙齿轻轻咬了咬妖狐的耳朵,“老师不能因为自己定的规则生我的气。”


“我没有生你的气。”妖狐突然爆发出的巨大力量让大天狗都有些惊讶,两个人换了位置,妖狐坐在了大天狗的身上。妖狐的手指滑过大天狗的唇,也像他那样俯下身来,刻意放低了声音在大天狗的耳边说,“这是我为你定制的专属课程。”

“你不喜欢吗?”

大天狗正欲回答,就听见“咔嚓”一声。妖狐竟用不知从哪儿拿出来的手铐将他的手臂铐在了床头。

“这才是你答错题的惩罚。”妖狐拍了拍大天狗的脸,“乖乖睡觉吧。老师明早来给你取。“

然后在大天狗错愕的目光中翻身下床,回自己的公寓睡觉去了。


大天狗听着妖狐关门又开门的声音突然笑了一下。

这样的专属课程,他很喜欢。


时间就在大天狗对妖狐的无限搂搂抱抱,亲亲摸摸,saosaoraorao中过去,除了一直遵守第三条规则没有shangchuang以外,能做的事情两个人都做了。一转眼,高三的第一学期就走到了末尾。二十七班期末考出的成绩让惠比寿都觉得惊讶,大天狗终于克服了作文的障碍考了年级第一就算了,就连茨木也从倒数第一变成了倒数第十。惠比寿立刻对酒吞他们进行了褒奖,甚至在校刊上都出现了对二十七班老师的专题采访。


又经过了评讲试卷的一周之后,已经疯狂学习了足足半年的高三学子终于迎来了期待的寒假。虽然他们的假期不过是从一月二十七日到二月十二日短短的十几天罢了。

“你要回B市啊,”茨木听到大天狗这么说顿时有些遗憾,“我还想问你题。”他的一套五三才做了不到十分之一。

“你可以来B市玩。”

“那还是算了。”茨木突然露出有些兴奋的表情,“我们家和酒吞他们家约了一起去度假村。”

“旅途愉快。”


“唔……”妖狐推开大天狗,“你再不走就要误机了。”

“老师和我一起回B市吧。”大天狗从后面抱住妖狐。

妖狐有些哭笑不得,“你不是才回去半个月而已?”

“老师,”大天狗的声音突然认真起来,“回来之后我就成年了。”


评论(73)
热度(295)

© 时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