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狗崽w 微博同名w 互关点梗请私信w

【狗崽】【酒茨】(现代paro,学生狗x家教崽)一日为师,终身为受 章二十二 百日狗崽day93

*现代paro,年下,学生狗x老师崽

*今晚真的有点出乎意料,其实之前一直担心maske可能回不了本,真的真的很感谢无论是买了本子的姑娘还是点过小红心的姑娘,坦白说maske是我写得最认真也最累的一篇文,真的非常非常感谢你们能喜欢,才让我能把它写完。

--------------------------------------------------------------------

第二十二章 我不跟未成年人xx


圣诞节在国内被赋予了全然不同的含义。当午夜十二点到来,酒吧街已被接吻的人群占领。妖狐拉着大天狗从人群中挤出,他们今夜已经有了足够多的吻,在不与其他人分享的时间。

周围的街道也被人流充满,两人不得不走得近一些,再近一些,十指相扣变成肩膀相扣最后连手腕都紧紧地贴在一起。没有说话,喧闹中的安静就是两人之间的暗号。一直走了大概半个小时才终于打到车,上车的时候大天狗有些遗憾,“要是能再多走一会儿就好了。”

“那你自己走回去吧。”妖狐已经坐到了后座,不客气地对大天狗说。大天狗却不肯放开他的手,“我是想和你一起走。”后排很宽,大天狗却坚持和要和妖狐挤在一处,两个人只占了一个人的座位。

“太热了,你过去。”妖狐把大天狗往另外一边推了推,十二月的寒冷天气,车内的暖气自然开得很足,没有脱外套,大天狗靠得太近公寓只让妖狐的掌心都隐隐出汗。

“那就把外套脱了。”大天狗神色自若,伸手就要解开妖狐的拉链……

至于被遗忘了的夜叉,就让他继续被遗忘吧。

在车上、从车上下来、上车,一直到站在妖狐的公寓门口两个人都没有分开,而很明显,大天狗并没有回自己公寓的打算。

“今晚可以和老师一起睡吗?”大天狗忽然说道。

在今天以前,若是听到大天狗说这句话,妖狐至多以为会觉得少年的撒娇有些奇怪,但放到现在,他就不得不思考一下少年说的这个“睡”字究竟是名词还是动词,是被动词还是主动词。

但他还是开门让大天狗进去,但也只止于玄关的位置。

“大天狗。”妖狐的语气严肃而认真,不再是两个小时以来的“情人模式”,而是那个会站在讲台上抽问的“妖狐老师”模式,“我在有了做教师这个目标之后就发誓不会和学生在一起。”

大天狗看着他,妖狐此刻明明是一张一本正经严肃的脸,他却硬生生地从妖狐脸上看出了几分窘迫。



“老师这么快就反悔了吗?”

他们此刻站在玄关旁,大天狗不过是靠近了一些就快要把妖狐抵到了身后的墙上。

“咳咳……”妖狐清了清嗓子,大天狗就又从那几分窘迫中发现了一些不好意思的成分。

“我想我可以作为老师教你恋爱。”

这解释实在是太过牵强,大天狗费了好大力气才忍住将妖狐扑倒在墙上的念头,只是俯身在妖狐耳边说道,“老师,你放心,我一定会做一个举一反三的好学生的。”末尾三个字他刻意压低了声音,配合着拖长的尾音,便有了几分调情的味道,“那么老师,想从哪里开始教起呢?”

“唔……”大天狗终于还是没忍住,在妖狐不备时吻住了妖狐,“接吻我已经会了。”无师自通地用舌头舔过妖狐的耳垂,“调情又学了个大概,不过做……”


“大天狗!”妖狐恼羞成怒地把他推开,深呼吸了好几下才平静下来,“如果你想跟我在一起,就必须遵守我的规则。”

“妖狐老师,”大天狗拿出好学生的派头,“这是上的第一课吗?我需不需要拿纸笔记下来。”

“闭嘴。”妖狐又敲了他的额头一下,而大天狗对他这样带着亲昵的举动早已习惯,“第一条,”妖狐伸出一根手指,“不能让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

“但是夜叉、茨木、妖刀姬、酒吞老师”大天狗就差没掰着手指数了,末了冲妖狐一笑,“都知道了。”

“他们不算,”妖狐伸出第二根手指,“第二,不能因为我们的关系影响到你的学习。”

大天狗点了点头。看向妖狐的眼神越发温柔,无论是第一条规则还是第二条规则,都是为了两人的关系能够更平稳长久做出的选择。而距他们在一起不过才几个小时,他确认妖狐不是一时兴起才答应他,妖狐是真的有考虑更长远的未来。

妖狐老师,是真的想和他在一起。光是这一点,就足以让大天狗心甘情愿遵守妖狐提出的一切规则和要求,除了——

“第三,”妖狐伸出第三根手指,“我不和未成年人xx。”妖狐确实是在深思熟虑后才提出了这三条规则,第一条自然是因为他们两人身份的敏感性,如果他们的关系曝光,必然对自己的职业生涯产生巨大的影响,这并不是自私的考虑,他和大天狗是认真交往的,所以更不想因为这美好的恋爱对两人的未来产生任何不好的影响,他不愿意,他确信大天狗也不愿意。第二条则是必须的,大天狗正处在学习的关键时刻,妖狐不希望他因为任何事情分心,尤其是和自己的关系,大天狗身上还背负着一整个家族的责任和期许。至于第三条规则,他们都是精力旺盛的年龄,刚才在天台就差点擦枪走火,显然,他们对彼此都有强烈的欲yuwang,他并不反对xing行为,但不和未成年人发生xingxingwei是他必须遵守的底线。


“如果你能遵守这三条规则。”妖狐说,“那我们就在一起吧。”

这才是他做出的,带有附加条件的,对大天狗表白的真正的应答。


“我答应。”几乎是妖狐的声音刚落,大天狗就抢白道。

才分开片刻的双唇再度相逢。

“妖狐老师,”大天狗几乎是一边吻着妖狐一边说,“我的生日是二月十三日。”

“还有两个月,我就成年了。”

规则三表示很委屈,凭什么自己的有效期只有两个月。


“哦,对了我还忘了一条规则。”妖狐说,“我不要在下面。”

“好。”大天狗出乎意料地一口答应。

虽然诧异,妖狐还是主动地蜻蜓点水般地吻了一下大天狗的唇,“那么晚安,我的小男朋友。”然后不出意料地被大天狗回了一个更加深入的吻,“老师,我有一个问题。”少年的双唇短暂地离开妖狐。

“晚安吻是这样的,”一个吻落在妖狐的额前。

“这样的?”一个吻落在妖狐挺拔的鼻梁上。

“还是这样的?”吻又回到了唇上,大天狗的声音真的带着疑惑,像是在认真地提问,然后等待老师的回答。而这显然还不是全部的选项。吻沿着双唇下移,完成着一直以来无比渴望又不得不压抑着自己的事情。

“或者,”双唇滑过妖狐的喉结,引得妖狐发出一声难忍的chuanxi,“这样?”

妖狐的双手插进大天狗的发间,“够了。”


“我还有一个问题,”大天狗的声音比之前更加疑惑,“老师,这里怎么ying成这样了?”

少年在未开暖气的室内有些微凉的手探到了已经站起来的小妖狐,修长的手指隔着kuzi画着圈圈。

“你……”妖狐微微泛红的脸上带着恼怒,“给我适可而止。”

“可是,”大天狗面无表情的脸上双眉微皱,“是老师你说要教我的。”

妖狐现在特别想回到两个小时前,安安静静地旁观大天狗倒下去。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绝对不会伸手去抓他。这个人,妖狐看着大天狗眼底的笑意,咬碎了牙,太可恶了。


“老师好好想想,”就在妖狐觉得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大天狗突然松开了作恶的那只手,“明天再回答我吧。晚安。”今夜的最后一个吻,落在了妖狐的耳垂。

说完竟就这样转身回自己的公寓了,还不忘又给妖狐发了一条短信,“妖狐老师,晚安。”

“……”

妖狐老师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好像又被自己的学生、交往了两个小时的男朋友大天狗同学给撩了。而且,是点完火就跑的那种撩法。


而此时,在这座城市的另一端。远离了红灯酒绿。白发的不良少年和红发的老师走在回家的路上。

“大天狗的表白成功了。”茨木开心地说,“不枉本大爷帮他策划。”

“如果不是妖狐喜欢他,”红发的男人哼了一声,“就你们那么幼稚的计划怎么可能成功。”

“我们的计划很周全啊,”茨木解释,“你看,先故意让妖狐老师吃醋,再让他误会我们开派对不带他……”茨木走着走着突然站在了原地。路灯把少年的身影拉得格外修长。


“怎么了?”酒吞不解地问道。

“我知道你觉得我们幼稚。”茨木看着他,金色的瞳在灯光下闪烁着令人沉醉的光,不再是那个每日惹是生非的少年,而是一个已经长大了的男人,“那你告诉我,怎样的表白才不是幼稚的表白?”他问道。

“酒吞童子,我喜欢你。”茨木看着他,目光一如多年前决绝却不再天真,“这样的表白,对你来说算幼稚吗?”



小剧场

崽子:我怎么觉得被第三条规则坑了的是我???

狗子:唔,那老师我们要不要……

崽子:不要












评论(39)
热度(299)

© 时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