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狗崽w 微博同名w 互关点梗请私信w

【狗崽】【酒茨】(现代paro,学生狗x家教崽)一日为师,终身为受 章十九 百日狗崽day90

*现代paro,年下,学生狗x老师崽

*还有十天一百天就完成了,感觉好奇妙啊

*再撩一撩狐狸就熟了可以上锅(chuang)吃了

*悄咪咪说大概明天或者后天发maske的本宣

-------------------------------

  第十九章 还要好看一点


“妖狐老师,”洗碗的时候,大天狗突然问他,“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啊?”

妖狐一点都不心虚地将才擦干净的盘子重新放进了水池,“怎么突然这么问?”

“老实说过我可以问老师关于恋爱的问题,但我都不知道老师自己的恋爱是否顺利。”

“那你呢?”妖狐看着大天狗,深吸一口气,“你有喜欢的人吗?”

他几乎可以肯定答案会是有。从前天发现自己喜欢大天狗到昨夜醉酒到现在,经过的时间太过短暂。他好不容易接受了自己喜欢大天狗这个事实,也接受了他们之间的所有差距,却似乎有意地忽视了最重要的两个问题——他想要得到什么和大天狗究竟有没有喜欢的人。

第一个问题他想他还需要很长的时间去思考,而第二个问题则对第一个问题的答案起决定性作用。如果大天狗真的有了喜欢的人,那他的位置只能是老师,是朋友,至多是兄长便到了尽头;如果大天狗没有喜欢的人,那他……妖狐收回了思绪,等待着大天狗的回答。

大天狗问过他很多问题,但他却从未确切地告诉妖狐他是不是真的有喜欢的人。

“我有。”


——我有喜欢的人。是释然还是更深的迷惑,妖狐分不清自己听到这个答案时的感觉。昨夜的酒意突然回潮,心跳彻底地落空。

“我猜也是。”妖狐干笑了几声,擦洗盘子的速度加快,明明光滑的瓷器却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老师的答案呢?”

妖狐只剩下了一个答案,“现在没有。”脸有些发烫,是说谎的后遗症。

少年还不肯放过这个话题,“老师以前有过喜欢的人吗?”


“有吧。”妖狐努力回想着自己那几段夭折了的暗恋,最后视线聚集在了少年的脸上。才发现大天狗好像又长高了一些,已经高过了他,这么近的距离站着,少年的刘海垂下的阴影便遮住了自己的视线。

“什么样的人?”

“唔……长得好看的。”妖狐说这句话的时候带了几分开玩笑的意味。大天狗却当了真,“像花鸟卷姐姐那样的?”

不知道少年为何突然提到了花鸟卷,不过她确实是个美人。但自己喜欢的人——妖狐的视线不曾离开大天狗的脸,摇了摇头,“不,比她还要好看一点。”

“有多好看。”


跟你一样好看。但这句话显然不能说出口。妖狐只好敲了敲大天狗的头,“闲话说了这么多,你今天的作业还没做吧。你在酒吞的课上睡觉他没罚你?”

“我把考试满分的卷子放在桌上了。”

“……”


“你今晚好像心情很好。”妖狐看着写作文的时候还嘴角一直带笑的大天狗。在心底叹了一口气,突然伸手将少年的一头金发揉乱。算了算了,他认栽,只是看着少年这样的笑容,之前因为那两个字的回答有些阴郁的心情便一扫而空。他好像找到了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有些俗套却是最真实的答案——只要大天狗开心就好了。他现在唯一想要的,就是大天狗的冰山脸可以每天都露出这样的笑容。不需要持续太久,一秒就好,不需要对着自己,对着他喜欢的人就好。

“还不错。”大天狗说道,“老师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我觉得我喜欢的人一定比妖狐老师之前喜欢过的人都还要好看。”

“什么乱七八糟的。”觉得自己又被捉弄了的大天狗重重地敲了大天狗的脑袋一下。


嗯,开心的原因确实是乱七八糟的。比如,妖狐老师现在没有喜欢的人。


国庆节和圣诞节的中间还夹了一个中秋节。这次天狗直接打了电话通知大天狗自己会亲自来“接”他回家。

而在中秋节前,学校为了让学生们过一个“愉快”的假期,特别附赠了月考一次作为贺礼。


“兄弟你太6666了。”茨木和大天狗站在成绩榜前,为了学生的心理着想,每一位学生的排名是不会公开的,但学校会公布年级前一百名的学生,以示鼓励。而大天狗是近十年来唯一上榜的二十七班学生。

“第三十名啊!”茨木大力地拍了拍大天狗的肩膀,“酒吞和妖狐老师肯定很开心。”

大天狗却皱了皱眉,“我以为这次能进前十的。”

“……”茨木只想用自己的小拳拳锤一下大天狗。


而此时的校长办公室。

惠比寿依旧笑眯眯地看着妖狐,“妖狐啊,最近还习惯吗?”

“还可以。二十七班的同学们比想象中更听话。”

“我听说你和大天狗很亲密啊?”

即使知道惠比寿说的“亲密”不会是那个意思,妖狐还是立马反驳道,“还好,只是之前就认识了。”

“我想让你给他做一下思想工作。”

“思想工作?”妖狐不解。

“我想把他转到一班。”惠比寿说,“他的成绩在二十七班可惜了。”

“大天狗不答应?”

“对。”惠比寿有些无奈,“他说如果不是你他肯定没有现在这样的成绩。”

妖狐突然有点开心。

“所以我想让你说服他。”惠比寿接着说,“他去一班对他的前途更有好处。”

“不用了。”妖狐直接回绝了惠比寿,“他很优秀,二十七班的老师和同学也很优秀。我会教好他,会让他成为一个正直的人。”

“你知道吗?”惠比寿满脸的无奈,“他说了和你一样的话。”


“妖狐老师。”妖狐有些惊讶地在惠比寿办公室门口看到了等候的大天狗。

“我找校长有点事情。”大天狗看出了他的疑惑,解释道。

“哦,那我先走了。”

“妖狐老师,”又被少年叫住,“我听到老师刚才说的话了。老师很帅。”

妖狐捏了捏大天狗帅气的脸,“老师一直都很帅好不好。”


天狗确实是亲自来接大天狗了。而且是直接在教室门口将刚放学的大天狗堵住。

“妖狐老师。”让大天狗先上车,天狗和妖狐一起到了办公室,“这段时间多谢你照顾犬子了。”说着将一直提在手里的礼盒给了妖狐,“中秋适合赏月吃蟹。”

“谢谢。”妖狐礼貌地道谢。

“那个,妖狐老师,我儿子他……”天狗少有的有些窘迫,“他是不是谈恋爱了?”

“啊?”

“我觉得他像谈恋爱了。”天狗变得肯定起来。

“这个我不清楚,不过这个年级情窦初开也很正常。”

天狗叹了口气,“那就麻烦你多注意了,我们家在这方面很开明的,只要不是不三不四的人就好。”

“嗯,好的。”

“对了,妖狐老师你还是没有交往对象吗?”天狗关心完大天狗,又开始关心妖狐。

“没有。”

“叔叔给你介绍一个怎么样?”

“不用,不用,我有喜欢的人了。”

天狗一下子来了兴趣,“喜欢的人,叔叔帮你参考一下?”

“……”你儿子。

妖狐觉得自己要是这么说,天狗可能会直接让他身败名裂。

“不用了,不用了,八字还没一撇……”


中秋节当天,妖狐在母亲家里吃了午饭,又在父亲家里吃了晚饭就回到自己的公寓,他没有多呆,他呆在那里只会让所有人都觉得不自在,不如在这一方小小的公寓,喝着啤酒看着无聊的文艺晚会。

卧室里几乎从未用过的座机在屏幕上不知名的歌手第三首歌唱了一半时响起,

“喂,您好,请问您找谁?”

“妖狐老师,中秋节快乐。”是大天狗。妖狐盘腿在床上坐下,专心致志地接这通电话。

“你怎么突然打座机了?”

“我想知道老师在不在家。”

“有什么事吗?”

“老师,”大天狗的声音带着几分愉悦,问道,“你能看到月亮吗?”

妖狐当时就笑出了声,“C市能看到没雾霾的天就不错了,哪有什么月亮。”

“有的。”少年却笃定地说,“老师你把卧室的灯关掉。”

“干嘛?”这样问着,妖狐还是站起了身将卧室的灯全部关掉。又坐回床边,座机有限的长度成功地将他拘在了一个极小的范围以内。

“再等两分钟。”

“究竟干什么,我还要去看电视。”

“就两分钟。”妖狐听出了大天狗声音里的着急,起了恶作剧的心思。

“我出去看电视了,拜拜。”

“再等一分钟。”少年的声音更着急了。

妖狐突然有了期待。

“妖狐老师?”或许是没有听到他的回应,少年问道。

“噗。”妖狐终于憋不住笑出了声,“再不说我就真的……”

后面的话没说完,视线全部被天花板上突然出现的月亮夺取。

并不真实的月亮,没有明亮的光,小小的一团,甚至还有些残缺。


“老师喜欢吗?”

“我又不是女生,无聊。”妖狐尽力掩藏着自己的慌乱,他把话筒都拿远了一些,害怕心跳声也一并传了过去。“我挂了啊。”

“我知道老师不是女生。”大天狗话语里的笑意越发明显,“我只是想让老师也看到月亮。这是我们认识后的第一个中秋节。”

“这不算月亮。”

“那明年一起去看吧。”大天狗说,“真正的月亮。”

“神经。”这一次,妖狐真的挂断了电话。


然后他看了整整一晚,大天狗送给他的、并不真实的月亮。



“这是什么?”收假后的第一天,妖狐特地提前了一些到办公室,天狗替大天狗请了半天假,说是下午才会到。妖狐好奇地看着酒吞手里拿着的大袋子。

“这个啊。”酒吞把袋子里的东西拿了出来,“茨木送的,好像是叫月球灯,说是几个女孩子推荐的。”

酒吞将那灯放在了桌上,“放家里太娘了,我就带到这边来了。“酒吞打开开关试了试。

办公室被白炽灯照亮的天花板上顿时出现了浅浅的月影。

和大天狗送给他的,一模一样。


原来,那不是只有他才能看到的月亮。



-----------------


妖狐:大天狗你放心,老师会把你教得很正直的。

大天狗:可是我觉得和老师在一起,我只会越来越弯

妖狐:哪里弯?

大天狗:这里,和这里

妖狐:卧槽你干嘛呢

评论(33)
热度(298)

© 时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