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狗崽w 微博同名w 互关点梗请私信w

【狗崽】【酒茨】(现代paro,学生狗x家教崽)一日为师,终身为受 章十八 百日狗崽day89

*现代paro,年下,学生狗x老师崽

*这个点更新不如我们就当做今明两天的一起更了怎么样~

-------------------------------

第十八章 大天狗,大天狗,大天狗……


大天狗不知道那句“对不起”是因为什么。妖狐在说完那句话之后就突然瘫倒在了大天狗的身上,从肩头传来的微微鼾声让大天狗有些哭笑不得。

哭笑不得又无可奈何。


弯下腰,双手勾住妖狐的膝弯,轻松地就将妖狐整个人打横抱起,比想象中更轻。没有开灯,一只手打开门锁,抱着妖狐走了进去。妖狐意外地适应他的怀抱,双手规规矩矩地抱在胸前,脑袋还在大天狗的胸前蹭了蹭找到最舒服的角度。

大天狗穿过门关,穿过客厅,把妖狐放到了床上。一旁的床头柜上玻璃杯已经收起来了,药片却仍旧散落着。大天狗叹了一口气,弯下腰替妖狐脱去鞋袜,手不小心碰到了脚心,妖狐条件反射地踢了一下。大天狗只好将他的脚腕握住,将袜子脱下。稍作犹豫,终究还是解开了妖狐的皮带,双眼低垂,不敢去看那随着自己动作裸露出来的结实圆润的臀部和修长的双腿——即使静止不动,也是一种诱惑。

他昨天的行为已经够变态了,要克制自己。可手下不断传来的肌肤光滑的触感却让他忍不住地想在每一寸肌肤都稍作停留,光是脱下一条裤子就让他额上沁出了灼热的汗水。

脱下上衣的时候大天狗的手指僵硬得如同在拆解最新型的定时炸弹,他看过不少次妖狐穿脱上衣的动作,更在心里回放幻想过成千上万次——可这机会来得太突如其来。想做些什么,又不敢做些什。他喜欢妖狐,他想上妖狐,这是他很早之前就给自己定下的目标。可他要的是古文里的“两情相悦”,是“发乎情止于礼”。

昨夜已经失去自控力逾越了画下的那条线,今夜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过界。无论胸前那两点粉红多么挺拔,无论那隐约的腹肌看上去手感有多好,无论……自己的下面有多硬。


终于替妖狐换好了睡衣,大天狗将妖狐整个人卷进了被窝才松了一口气。

该离开了。大天狗坐在妖狐的床边想。

“大天狗……”妖狐忽然叫道。

“妖狐老师?”似乎又回到了昨夜。妖狐也是这样叫着,叫着他的名字却不肯再给出任何有实际含义的话语。

“大天狗,大天狗,大天狗,”妖狐突然连着喊了好几声他的名字,带着着急和些许不满——“说了多少次了,作文写个屁的大义啊,你是脑残电视剧看多了吗,整天大义,大义……”

“……”

“大天狗,”妖狐又叫道,“你长得帅了不起啊,家里有钱了不起啊?每天冷着一张脸……”妖狐吐字清晰,明明是醉后胡言,却仿佛真的在训斥大天狗。

大天狗此刻除了听他训斥也没有别的办法。不过没想到妖狐平时是这么想他的,妖狐平日里在大天狗面前总是端着老师、长辈的架子,这倒是大天狗第一次听见他用这般有些粗暴的语气训斥自己。

“我是你老师你知不知道?”

“知道啊。”

“还想管我,你为什么要管我?”

“喜欢你啊。”

“一天到晚没大没小,目无尊长……”

“我很尊敬老师的。”

大天狗就这样回答着妖狐的每一句话,虽然明知道妖狐听不见也记不住他的回答。他还是想告诉妖狐,想让他知道。

妖狐终于安静了下来。


大天狗俯下身在他耳边问道,”老师,你喜欢的人是谁?”

他又想起了之前那个吻,无法不在意的一个吻。妖狐多半是不会回答他的,他知道,但他还是想问,就像他想回答每一个妖狐不会记得的问题。

“喜欢的人……”出乎意料,妖狐竟然对这个问题起了反应,即使在睡梦中也还是皱起了眉似乎在思考。

“大天狗……”

这三个字让大天狗的耳膜都鼓噪起来——即使妖狐后面又说道,“这个混蛋。”

哪怕只有一句话中间停顿的那短暂的不到一秒的时间,他也当真了。


“老师,”大天狗吻了吻再度安静的妖狐的额头,“晚安。”



虽然大天狗已经认识到了自己变态的本质,但是他也没想到自己可以就这么坐着什么也不做地看着妖狐睡了一整夜。直到妖狐的闹铃响起,大天狗才想起应该逃离,却还是晚了一步。

“大天狗?”迷惑而不清醒的声音,妖狐还没弄清现在的状况,”你怎么在这里?

“妖狐老师你昨晚喝醉了我就照顾了你一下。”强装镇定。

“谢谢……”意识终于清醒,妖狐顿时有些囧。让喜欢的、比自己小的少年看到自己喝醉的样子还照顾了自己一整夜。妖狐恨不得找条缝钻进去再把缝隙用水泥糊得死死的。“抱歉,你昨晚又没休息好吧。”看着大天狗眼底比昨天还要明显的青黑,突然有些心疼。

看着少年的姿势和明显只有一半被睡过的床,“你不会一整夜都没睡吧。”

少年点了点头,妖狐欲哭无泪。让一个高三的学生因为照顾醉酒的自己彻夜未眠,自己这个老师真是太失职了。

“没关系。”或许是妖狐的错觉,总觉得大天狗的语气像是在安慰他,“早上是数学课,可以睡觉。”

“……”好样的,妖狐都不敢说自己敢在酒吞的课上睡觉。


大天狗言出必行地在酒吞的课上睡着了——在桌子上放上了上次月考的满分试卷之后。

“他昨晚照顾妖狐老师了。”茨木对眼神不善的酒吞说,就听见酒吞哼了一声,但终究没再说什么。

大天狗这一睡就睡过了整整一上午的数学课和整整一下午的体育课,直至日暮西沉才转醒。看着教室里温暖的橘黄光线,一时分不清是暮色还是朝阳。周围空无一人,让人产生了在梦中穿越到了异时空的错觉。

“醒了?”

声音来自头顶,大天狗循着声音看去,就看见了坐在讲台上的妖狐,被手里捧着的教案遮住了半张脸,似笑非笑。

“已经放学很久了。”妖狐说。

大天狗却没有给出回应。实际上,他有些呆住了,看着妖狐的脸呆住了。人总会在某些时刻,某些场景突然地痴迷于某些事物或某些人。而对于大天狗而言,只要是妖狐,前面的那些限定条件就通通不存在了。

但他还是会在某些时刻格外地痴迷于妖狐,比如现在。他看着妖狐被书页遮挡的面孔,就连暖阳在他脸上留下的光影都显得完美。他可以看着妖狐睡一整夜,也想就这样看着妖狐一直到全世界都变得黑暗。


“大天狗?”妖狐不解地看着好像忽然傻掉了的少年。

“老师别动。”如梦初醒,大天狗飞快地取出随身带着的相机将眼前的一幕拍下。

“我是要收版权费的。”妖狐打趣地对少年说,身体凑过来想要看相片,不出所料地又被拒绝。

“这次你又准备什么时候给我看?”妖狐问,“等到你读大学我们分别的时候吗?”

“老师在这里坐了很久了吗?”大天狗巧妙地岔开话题,嘴角荡起一抹笑。毋庸置疑妖狐是在这里等他,乜有将自己唤醒而是选择了安静地坐着等他。“老师怎么不叫醒我,如果我睡到晚上怎么办?”

妖狐摊开手,“你怎么知道我没叫过你?你睡得太死了我叫不醒。”

大天狗却摇了摇头,“不,老师肯定没叫过我。”

“为什么?”

大天狗站起身来收拾书包,视线却一直和妖狐对视,“因为老师你舍不得。”


妖狐再一次确定了大天狗在很多方面具有傲人的天赋,比如——撩人。












评论(31)
热度(327)

© 时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