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狗崽w 微博同名w 互关点梗请私信w

【狗崽】【酒茨】(现代paro,学生狗x家教崽)一日为师,终身为受 章十二 百日狗崽day83

*年下!年下!年下!不是ABO!

*学生狗x家庭教师崽

*这次所有的考试制度啊之类的都用的国内的设定

*本章含酒茨,刀鸟刀

*这一章真的可以说是非常社会了

第十二章 社会你狗哥


“本大爷等下请你吃晚饭。”刚结束训练的茨木一坐下来就对大天狗说道,“不去就是不给面子啊。”

大天狗正在整理上午英语课的笔记。不知不觉开学就已一周,牢记着和妖狐约定的大天狗每天上课都很认真,还会顺便给茨木复印一份笔记。

“好。”大天狗点点头,为了每天和妖狐一起吃饭,他已经拒绝了茨木整整一周。而通过这一周和茨木的相处,大天狗越发觉得茨木童子这个人虽然有时候确实傻了点——尤其是在和酒吞老师相关的事情上,但确实是值得深交的朋友。想着妖狐对他说过的“你应该多交几个朋友”,大天狗最终答应下来了这次邀请。

掏出手机给妖狐发了条“老师我晚上和同学出去吃饭,不用等我。”的短信。自从家政阿姨上岗后,晚餐妖狐就会到大天狗的公寓一起吃。而大天狗也以“方便照顾”为名将自己公寓的一把钥匙保存在了妖狐那里。


“走吧。”做完这一切,大天狗才收拾好书包站了起来。

“急什么,还有两个人要一起。”茨木却这样说道。

很快,大天狗就知道茨木说的人是谁了——妖刀姬和姑获鸟,两人都和茨木一样是体育尖子生。她们平时和茨木的交流似乎并不多,但能让茨木请客,想来应该是很好的朋友。

“走吧。”说着,茨木手臂就勾上了大天狗的肩膀,“带你去吃点B市吃不到的。”


大天狗皱着眉打量着四周的环境。塑料布搭起的棚子,老式的大电扇发出巨大的响声,而比电扇更吵的则是周围食客的喧哗声,聊天的、拼酒的……换着花样比谁的嗓门更大。厨房就是棚子前推车上连着气罐的灶,穿着满是油污的围裙光着膀子的厨师拿着大勺不断地抖着锅。而旁边的地上用塑料盆子泡着新鲜的肉菜。混乱不堪的环境让好洁的大天狗有些退缩,却直接被茨木勾着走了进去坐下。

热情的大嫂放了空白的点菜单在他们面前,又准备了碗具和茶水。

“要吃什么自己点,今天有你喜欢吃的耙牛肉。”显然是认得茨木的。


“你想吃什么?”茨木问大天狗。

而大天狗则还在纠结塑封着的一次性碗筷上一动不动的苍蝇,有些胃痛,“随便吧。”敷衍地回答。

“吃辣吗?”

“还好。”

就看见茨木“唰唰刷”地写下好几道菜,又转头问两位女士,“你们要吃什么?”

大天狗这才发现姑获鸟和妖刀姬似乎坐得太近了些,而且一直手牵着手。

注意到大天狗的目光,姑获鸟直接抬起两人相握的手朝他晃了晃,“我的人。”

“……”真是好直接。

妖刀姬相对之下就显得客气许多,“说起来我们还没正式介绍过自己吧。”说着对大天狗伸出了另一只手,“我叫妖刀姬,目标是考上C大。”

“我叫大天狗,目标也是c大。”

同样的介绍和姑获鸟又做了一遍。而茨木已经点好了菜。

“老板娘,鱼多加点辣,再要一件酒。”

老板娘笑眯眯地接了单子就去准备了。


“未成年人喝酒不好吧。”大天狗有些迟疑。

茨木却摆了摆手,“怕什么,反正我们都是一个人住,又没人会发现。”说着又和大天狗勾肩搭背,“何况今天是庆祝你来C市,当然要喝一杯。”

大天狗却摇了摇头,“我不喝酒,”说着给自己倒了杯茶,“我答应了妖狐老师不喝酒。”


“好吧,好吧。”茨木讨了没趣,见大天狗把妖狐都搬出来了就不再多言,“你们呢,不会也不喝酒吧?”

就见妖刀姬对他伸出了一根手指。

“只喝一杯?”

妖刀姬摇了摇头,“一件。”

茨木接受了她的挑战,“今天赢的人也会是我。”

看着突然被激起了斗志的两人呢,大天狗突然想起了这几天听到的一句话“社会你茨哥,社会你刀姐。”


事实证明,环境和食物的味道往往不成正比。这家苍蝇馆子里菜肴的美味程度远远超过了大天狗的想象。有机会一定要带妖狐来。

而吃着喝着,大天狗也很快和两个妹子熟悉起来。

“说起来你们怎么认识的?”姑获鸟忽然问道。

大天狗刚想开口就被茨木抢了先,“我来说我来说!”已经喝了快一打酒的茨木明显有些醉了,连带着坐在他身边的大天狗身上都带了酒气。

“哈哈哈我跟你们说可搞笑了,”说着用力拍了拍大天狗的肩,“这个人在知乎提问说喜欢上自己的同性家教还有性幻想了怎么办?我一听这不是和我一样吗就去加了他的好友。”

“……”大天狗努力忽视因为茨木音量太大而引起的一道道好奇视线。

“噗。”妖刀姬也有些醉了,“要我说你们就是太磨叽了。你们男人喜欢上一个男人还不简单,直接办事啊。”

“……”姑获鸟&大天狗。

“你说得简单,你喜欢过男人吗?”

“我干嘛要喜欢男人……”

听着两人争论的话题越跑越远,声音越来越大,隐隐有了拍桌打架之势。大天狗和姑获鸟对视一眼,有默契地一人扶了一个买单走人。


大天狗负责送茨木回家。

“我跟你说啊。”茨木还在胡乱地垂着大天狗的肩,他的力道很大,说话的音量却渐渐地低了,“我愿意把我整个人都献给他啊,可他不要啊……不要……嗝。”说着说着就蹲在路边吐了起来。

等将茨木安顿好可以回家时,已经快九点。大天狗无奈地看着自己被弄皱了的制服,外套上的酒气在夜风中走了许久也散不掉。

不过想起今晚胡闹的两人,唇角还是不自觉地勾了起来。这就是有朋友的感觉啊。


电梯门打开,走廊的灯前几天坏了还没修,大天狗刚摸出手机准备照明就被什么东西重重地敲了一下脑袋。

“你去哪儿了!”

惨白的手机灯光照亮的是妖狐满满都是着急气愤的脸。和平日里的柔和或者狡黠不同,五官的线条都变硬了许多。

他的手紧紧地抓着大天狗的衣领,“你知不知道你这么一声不吭地消失有多吓人!你再不回来我就要去报警了。”似乎发现了什么,将鼻子凑得离大天狗的外套更近,随即放开了大天狗的衣领,向后退了一步。

双手抱胸地看着眼前的少年,妖狐脸上的表情已不能用生气来形容,那是盛怒的前兆。

冷哼了一声,原本就狭长的双眼微眯,露出刺人的金,“可以啊。还喝了不少嘛。看来我说的话,你一句也没听进去啊。”又看了看大天狗,露出一个冷笑,“算我白担心了。”说着就往自己的公寓走去。


“老师,等一下。”手腕被大天狗拉住。妖狐没有回头,却也没有再往前走。

“对不起。”大天狗先道了歉,握住妖狐手腕的手指越发用力,清楚地感受到妖狐比平时更快的脉动。

“但是我有提前给老师发短信。”大天狗解释道。

妖狐终于肯回过头来,虽然面上还是一片冷色,“什么短信?”

“我和同学吃饭的短信。”

“我没收到。”

大天狗有些疑惑地翻看着短信记录,才突然发现上课时他将手机调成了飞行模式却忘记调回来。那条短信显然发送失败了。大天狗连忙将手机调回来,“兹兹”、“兹兹”接连不断的震动——全是来自妖狐的未接来电。足足七十个。

妖狐也看到了那条发送的失败,气消了一些又因为接连不断的未接提示而更加生气。生气,又带着羞恼。

大天狗有些惊讶,又从那些未接来电中看到了一些堪称“甜蜜”的情愫。以及对妖狐的内疚。


妖狐故意绷着脸,用教育学生的语气说道,“那你也不应该喝酒。也不应该晚归。你出了什么事,我是要负责任的。”明明妖狐用的每个词都只是在形容普通学生,大天狗却硬生生地察觉到了一些别样的亲密。

“我没喝酒,是茨木喝的。”大天狗说,“几个朋友约着一起吃了个饭,”又解释道,“老师说的每一个字我都不会忘记。”

“那最好……”妖狐嫌弃地对他说,被长发遮住的耳朵却悄悄地红了,“你快回去洗澡睡觉吧。明天还要……”


这是一个突然的拥抱。

妖狐这才发现少年已经以惊人的速度长得比自己还要高了些许。

“对不起。”少年的头埋在他的肩窝,每一个字都带着呵出的热气,在这夏末还未凉爽的空气里显得格外鲜明,“让老师担心了。”

说着道歉的话语,少年的语气里却满满的都是欢喜。

妖狐的身体僵住了,隔了一会儿才回抱住恳求他原谅的少年。

“好了,以后别再这样了。”



“你今天心情不错嘛。”茨木一边脱裤子放水一边对隔了一个便池的大天狗说。

“还不错。”大天狗又想起了昨晚的那个拥抱。想起了妖狐落在他的背上的手,和妖狐那带着愤怒的关心。

“发生什么了?”茨木又问道。

“秘密。”

“男人要这么多秘密干什么,我跟你说……”


大天狗却没听他的话,他听见了从外面的声音,脑内的雷达敏锐地捕捉到了“妖狐”这两个字。

“你看到二十七班新来的英语老师了吗?”声音带着兴奋。

“就是那个长得很漂亮的男的?”另一个男人的声音。

“对啊,你看到他的屁股了吗,超正的。”谈话渐渐变得猥琐,大天狗的表情也越来越难看。

“不知道他喜不喜欢男人啊。”

“哈哈……如果他喜欢男人的话,肯定是在下面被干的那一个…”


茨木都听不下去了,拳上青筋暴起,想要出去狠狠教训那两个人一顿,却被身前的手臂挡住。

大天狗眼中那原本澄清的冰蓝染上了更加黑暗的颜色, 依旧面无表情,散发出的气势却让茨木都觉得惊心。全然无法将眼前的人和那个每天坐在自己身旁专心上课记笔记的好学生联系在一起。


“我来。”他只说了两个字,却重如千钧。


茨木就这样看着他走了出去。


“你们刚才说什么?”

“我们说什么关你什么事。”

“哈哈,哪里来的傻子?是要替那个妖狐出头吗?”


茨木再没听到大天狗说一句话,只听到了——


“啊,我错了。”

“别……别打了,手…要断了。”

“我不敢了,我不敢了……”xN


“我觉得你们需要把这张嘴洗干净一点。”直到那两个先前嚣张跋扈的声音变得气若游丝,茨木才再次听到了大天狗的声音。

 茨木拉起裤子拉链走了出去,就看见两个洗手池里开到最大的水流正在洗涤着两人痛苦的脸和大张的嘴。而那两个猥琐的学生双手都捂着裤裆。大天狗站在两人的身后看着,制服和之前一样整洁,甚至都没多一条褶皱。


“啪啪。”茨木忍不住鼓起了掌。


“我觉得他们说错了一件事。”

“什么?”大天狗的心情显然还是很不好,连对着茨木的语气都有些冲。


“什么社会你茨哥,社会你刀姐都不对。”茨木走上前站到大天狗身边,对着镜子整理着装,“明明就应该是社会你狗哥。”


*昨天那篇大家就忘掉了吧,我还是那个纯洁的人


评论(29)
热度(353)

© 时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