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狗崽w 微博同名w 互关点梗请私信w

【博晴】朝暮间

 *主电影向含手游向

  *短篇完结



晴明是相信转世之说的。人活一世,肉体终有化为空中凡尘的一天。便是如八百比丘尼那般长生不死者,也随爱人去了另一个世界。

归去的灵魂无外乎两种境况。其一是为怨灵,不得意者,或有未竟之事者,被比咒术更强大的力量拘在一方,无处可去,只得越发淡漠的记忆和越发扭曲的灵魂;其二是为转世,此生情感纠葛通通随肉体散去,便有信物和他人记忆佐证曾经的存在,也已不再被束缚径直进入下一个轮回。


博雅比晴明先走了一步,晴明夜深之时用桔梗印和那支他暂存在此处的笛子唤他的魂,并无所得。只隐隐有笛声自风中传来,凝神细听才发觉不过幻思罢了。

博雅走得无牵无挂,已入轮回转世。

这好极。晴明紧紧地抓着那支笛子,散落的黑发隐隐遮住那张极似狐狸的面孔。极好,只是并不甘心。


“晴明。”这是博雅口中所诉最后一句话,像是一句言灵将晴明彻底地束缚起来。


恍惚便想起了年少时初见博雅的场景。有些呆傻、有些笨拙又无比正直的博雅被自己随口道出的姓名和他的自言自语吓到。

那时他是如何唤自己的?

大抵是“晴明大人。”那是尊敬而足够疏远的称呼。


又是何时改口称自己为“晴明”的?

晴明却是真的记不太真切了。他比博雅活得更长却也已到暮年。纵使每天精心梳理的长发依旧乌黑如初,从体内开始的衰竭却是连术法都无法掩盖的事实。

他忘却了很多事,余下的便尽是此生最为珍视之事。与君初识,与君同生死。

还有那句未曾说出口的,愿与君长相守,自朝至暮,自青丝到白首。

晴明惯于这世间万物生死消逝。唯独与博雅相关的一切,看不透也看不淡。

所以他会抱着博雅落下泪来,所以他才会在平安归来后产生“啊,真是太好了。”的想法。

所以他才觉得不甘心。

不甘心博雅竟这般无牵无挂地离开。


晴明对自己的离开是有预感的,他甚至准确地算出了他离开的时刻,精确到檐上雪落下了几滴。

将依旧乌黑的长发束起,突然觉得有几分好笑。便是博雅真的陪他走到了这一刻,也依旧无法白首吧。

意识消失前的最后一刻,占据了视线的是自己放置在庭院的那支竹笛和两个精心裁剪的纸人。若有一天,倘若有另一个法力同他一般强大的人将那纸人幻化出来,或许还能重现当年院中对坐,清笛悠悠的场景。


彻底离开之时,晴明方才知晓为何当年博雅能走得如此无牵无挂。

伴随着那支自己熟悉的舞从眼前闪过的是无数相伴的画面。

依稀听见从自己口中说出的“博雅。”和多年前博雅口中的“晴明。”交叠。

如燕归林,似鱼得水。既是羁绊,亦是归处。

与君相逢相伴已足以满足。


是以,晴明从未想过自己还有再见博雅的那一天。

与晴明以前所知的转世不同。不是数十年数百年后的未来,而是再度回到了平安京。

模样变了,性子变了,晴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再是高高束起的黑色发髻,而是披散下来的银白长发。而周遭的世界也和以前大不相同,院子里那棵终日繁花满树的樱树美得太不真切。或许自己终究未能如博雅那般无怨无悔,只是陷入了一个难以挣脱的幻境。

直到他见到博雅。


除了那把弓箭和以前并无任何相似之处的博雅。他一眼认出的博雅,再度留在了他的身边。和以前一样地固执又单纯,为了大义,也为了在这个世界里唯一的血亲。

他不再是天皇贵族,他亦不再是那个面似狐狸会招致灾祸的阴阳师。博雅成了一名阴阳师,光这个身份就足以让晴明大笑出声。每逢此时,博雅便会不解地看着他,然后唤他“晴明。”

晴明每每应了,就坐在案前伏笔。纸上水墨,一笔一画勾勒的都是那个抱肩而立的男人。有时无意看到他吹笛,弯弓……画面渐渐和曾经的记忆重合……却终难重叠在一起。


他和这个博雅一起经历了很多,一起查探黑晴明,一起面对八百比丘尼的背叛,一起寻找彻底击败黑暗力量的方法。

他们越来越亲近,晴明却越发频繁地梦到旧事,梦到不会出现在这个博雅身上的呆傻的笑容。

梦到博雅不经意碰到自己唇时的一愣,不顾一切随自己却未知之处的决绝。

梦到那些已经宛如幻境的缠绵。


分不清是白昼还是黑夜。

他被博雅压在身下,两人繁复的外裳叠在一处放在架子上,便成了一块幕布遮掩住一切。只在烛火尚明时映出难分彼此的影子。

“晴明,晴明……”博雅擅奏乐,却不擅言语。床榻之间翻来覆去不过两字的情话竟也叫饱览群书的晴明觉得格外动心。

双眸粲然,映出自己那张极似狐狸的脸和交缠在一起的黑发。


“晴明。”

晴明从梦中醒来,看着眼前的博雅。

他一眼就认出的博雅,却并非他的博雅。

而他,亦并非他的晴明。


“你不是原本的晴明吧?”

博雅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两人正走在寻找八百比丘尼的路上。

“不是。”晴明叹了口气,“但我被困在了这里,不得出处。”


“……你既到了此处,那另一个博雅呢?”

“我不知。”晴明露出一个带着几分苦涩的笑容,“我连我自己究竟在何处,又为何在此处都不知晓。又怎知晓他的下落。”

他只知,他找不到他的博雅了。

以为是羁绊太深,转世也必定重逢。不过是镜花水月,深陷其中而不得出。


博雅很久都没有再言语,其后突然转身问他,“我想找我的晴明,你要和我一起吗?”

“我以为你最初认识的晴明已经是我。”

却见博雅摇了摇头,“这个世界和你所知不大相同,这是一个循环。我和晴明会无数次地相逢,去完成一样的任务,去面对未完的结局。然后再度相逢。”

“这样岂非平白增添了苦痛折磨。”晴明问道。话出口却觉得有几分羡慕,至少还有重逢的机会。

博雅只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有缘无分总好过无缘。


天将明时晴明又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回到了那座熟悉的庭院,离开时放置的竹笛和纸人已不见踪迹。随意地坐在遍布苔痕的廊下。听着远远传来的声响,有人走过那座桥,有人来到他的门前,有人敲响了那扇门,有人径直走进了那扇打开的门。


晴明看着廊下不知何时积起的水洼,映着他那未曾有半分苍老肖似狐狸的脸,和那不知何时已变白了的长发。


未得风雪,朝暮白头。

评论(7)
热度(162)

© 时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