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狗崽w 微博同名w 互关点梗请私信w

【狗崽】(现代paro,学生狗x家教崽)一日为师,终身为受 章五 百日狗崽day75

*年下!年下!年下!不是ABO!

*学生狗x家庭教师崽

*狗崽属于大家,ooc属于我

*这次所有的考试制度啊之类的都用的国内的设定

--------------------------------------------

第五章 入画

一转眼,妖狐已经在大天狗家住了整整两周。俗话说得好,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习惯了这样每天各种花式的餐点,不间断供应的各种奶茶咖啡饮料、烤得酥脆的饼干。还有三天两头美味到足以让人忘却所有不愉快的孟婆汤。妖狐不禁对自己不久之后又要开始的清贫独身生活产生了一种畏惧感。

或者说,他对于眼前已经习惯的安逸生活已经开始不舍。至于不舍的是否真的只有优越的生活品质,他自己也想不清楚。


咬了一口饼干,“你开头可以试着引用一些名人名言,每一段的字数不要这么多。”红笔在大天狗的作文上画下一个个有不同含义的符号。不得不说,除了作文,其他的内容他几乎没什么可以教给大天狗的。但恰恰就是作文,如此密集的练习后效果依旧不好。妖狐搜刮了许多的技巧和名篇给大天狗,进步是有的,可眼前的作文与其说是一篇来自高三学生的应试文,不如说更像是什么宗教的宣传——练习了十几篇作文后,依旧满页的“大义”和“强大”。妖狐已经放弃了让大天狗换个主题这件事,改为让他将大义写得尽可能多一些套路。


说完了昨天布置的作文,妖狐又拿出了一张卷子。很明显地看到即使面瘫如大天狗,在看到这张卷子的一瞬间眉毛也抖了一下。

妖狐将卷子摊开在他面前,安抚地说,“今天就做这一张语文,写完了下午我们干其他的。”

“干什么?”

“唔,”妖狐的视线看向被安全放置在大天狗床头的摄影器材,“干你一直想干的。”


人一旦有了动力,做起事来自然事半功倍。大天狗那双已被语文折磨得有些黯然的双眼在听到这句话以后顿时亮了起来,原本耷下去的嘴角也变得微微上翘,提起笔就开始“唰唰唰”地写。妖狐看着身旁埋头解题的少年,不禁有些自豪。

“一个好的老师,一定是个会让学生喜欢上学习的老师。”他的恩师曾经这样说过。

又想到两周前第一次见面时那个格外冷漠的少年,和这几天和他越发亲密甚至可以说是喜欢缠着他的少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是不是可以说明自己还是有成为一位名师的潜力呢。再过两个月,自己就要成为一名真正的教师了,如果能让所有的学生身上都发生这样的改变,光是想起来就是很美好的一件事不是吗?

可他忽略了一个先决条件,大天狗这样认真的学习是有条件的。而条件就是——


“妖狐老师,脸再稍微向我这边侧一点,眼睛看向远方。”宁静的午后花园,阳光不偏不倚,不多不少。无需任何装饰和布景,就已经是绝佳的拍摄地。

大天狗拿着相机,拍得很认真。却有一种深深的挫败感。

眼前的男人,本就已是一副极美的画。快速地翻动着相册里保存下来的照片,每一张都很好看,但也只是妖狐本身的好看而已,更深一层的东西却没能传达出来。究竟是哪里不对呢?大天狗渐渐感到有些焦躁,这种焦躁来自青春独有的自傲和不自信的碰撞。他沉迷摄影已有不短的时间,平时拍的一些照片发到论坛上也大受好评。

可他拍不出来,拍不出来像那日看见杂志上的那张照片时,怦然心动的感觉。

而若他自己都无法感受到那样的悸动,又岂能奢求其他看到这张作品的人能有那样的感觉呢。

将已经照下的照片通通删除,犹豫片刻还是问道,“妖狐老师,你可以把上衣脱了吗?”


妖狐实际是能感受到大天狗的焦躁的,从他的双眼和他重重地按着相机按钮的动作中。他也曾有过这样的焦躁时刻,在那些画不出自己想要的画面的时候。他也深谙这样的困扰旁人是绝对帮不上忙的,只能等待某一个时刻突然迸发的灵感。所以他只是站在那里,尽力地按着少年的要求去做,去尽可能地摆出更好的姿势,他不是第一次做模特,他知道如何让自己看上去再好看一些。他全心全意地期待着少年可以拍出一张能让焦躁消失殆尽的好作品。

可听到大天狗的要求的时候,他还是愣了一下。


大天狗似乎也难得有些羞赧,明明站在妖狐对面的阴凉处耳朵却还是有些发红,但还是坚决地又问了一遍,“妖狐老师,可以请你把上衣脱掉吗?”


妖狐做模特的经验明明很丰富,裸露身体对他而言也不算是很为难的要求——他一向对自己的身体很满意。可一旦提出要求的是眼前的少年,自己的学生,似乎便不再是那么轻易就可以做到的要求。难以做到,不代表做不到。

妖狐本就被晒得有些红的耳垂越发地热了起来,伸手将本就单薄的短袖脱下。


妖狐还是无法正对着大天狗将衣服脱下,他的身体稍微侧了些,随着衣服渐渐离开肌肤,率先裸露出来的是因为弯曲而越发显得纤细却又力量感十足的腰腹,白皙的背脊上一道深沟贯穿始终,在与之相对的身前,两条若隐若现的人鱼线不断地向上延伸在肌肤上摇摆。

几乎从大天狗伸直了手臂的那一刹那开始,大天狗手里的相机就开始了疯狂的连拍。拍那黑色的幕布一点点掀起,露出底下完美的展品。不仅是人鱼线和背沟,甚至还有只有极少数人才能拥有的“维纳斯的酒窝”。

先前的急躁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自体内涌现的一种未知的躁动。鼓嚣着,躁动着,是比之前的砰然心动还要激烈的心跳。甚至就拿着相机的手都开始微微颤抖。全新的未体验的感觉让大天狗完全沉浸在了此时的拍摄中。


看来是帮到他了。看着大天狗和先前完全不同的状态,妖狐满意地想。不枉自己晒了这么久的太阳。


“辛苦老师了。”大天狗终于心满意足,然而先前的激动还未完全消失。深呼吸试图平复自己的心绪,却随着妖狐将上衣重新穿上的动作而再度激动,不过这次似乎还多了一些遗憾。


“那么,到我了。”妖狐说,“请你入画。”

他选择的绘画地点是书房。

“随意一些就好,”一边按照日常的习惯摆放着画具一边对另一边沙发上明显是第一次当模特有些不知所措的大天狗说,“不用紧张,也可以和我聊天。”绘画的时间必定比拍摄长很多,要大天狗保持一个姿势一动不动当然不可能。

“我没有紧张。”大天狗不满地打断了妖狐的话。

“好好好,你没有紧张。”妖狐将已经打好底的画布摆好,平头笔将生褐和松节油调到一起开始起稿,“这是我新买的画笔,多亏了你父亲肯预支工资给我才没错过这套笔。”妖狐随意地聊着家常,大天狗开始还有些拘谨,后面也就越来越自然了。

“说起来孟婆做的饼干真好吃,我喜欢黄油味重的。还有她做的烤鸡……”

大天狗突然冷哼了一声,又冷冷地说道,“那是因为你没吃过真正好吃的。”

颜料有些过稠,妖狐停下来调整,好奇地问道,“真正好吃的?”

“嗯。”大天狗的声音有些闷闷的,“我妈做的才是最好吃的。”说到最后难免有些怀念,“孟婆的厨艺都是跟她学的。”


这是妖狐第一次听见大天狗主动提起他的母亲。他在住进来不久之后就得知了大天狗父子之间关系如此不和的主要原因——大天狗母亲,那位气质优雅的女人在一年前因意外去世,而大天狗的父亲没来得及见她最后一面。这是这个家里禁止谈论的话题。

即使此刻是大天狗主动提起,妖狐还是没有将话题接下去,他不想引起少年的不快。妖狐自幼就很少从父母那里得到关爱已经无法想象有朝一日失去父母会是怎样的感受,更何况是从小倍受宠爱的大天狗,那是妖狐无法想象的伤痛。


大天狗话出口其实也有些惊讶,自那天起他便以为他再也无法自然地同任何人谈起他的母亲。

又是妖狐。

这个老师,大概真的有什么魔力吧。

沉默了片刻,大天狗总结式地说道,“我母亲是个很完美的人,无论是作为母亲,妻子还是一个独立的个体,都很完美。”

这次妖狐是真的不知该说些什么,好在大天狗自己换了话题,反问妖狐,“那老师你呢,我还没听你说过你的家人。”

画笔有片刻停滞,妖狐先是自嘲地笑了,随即又是没心没肺的阳光笑容,“我父母都很好,离婚后各自组成了新的家庭,还给我生了四个弟弟妹妹。”

“对不起。”

“没有,”妖狐摇摇头,“他们对我真的不差,只是……”妖狐想了想认为放任自己自由是一种溺爱的父母,节假日回家过年的时候也有关心和问候,也不曾真的让自己缺衣少食,“只是我无论在哪边都没有归属感罢了。”

他们已经各自组成了新的家庭,自己成了两个家庭相交的部分。看似同时属于两个家庭,其实对每一个家庭而言都是多余的一部分。


“不聊这个了。”家庭对于两人而言显然都不是愉快的话题,“按照目前的进度你应该可以提早把作业做完,之后有什么计划吗?要和同学出去玩吗……”妖狐已经完全接受了自己是大天狗全职保姆的这个身份。

“抱歉老师。”大天狗打断了他,“我没有朋友。”

“没有朋友?”妖狐有些惊讶,无论从相貌还是性格来说大天狗都不像是没有朋友的人。

“因为我的家庭。”云淡风轻的解释。


“这样啊。”妖狐讪笑,“我大学时的朋友大部分也各奔东西了,不过有一个人,”说着露出了笑意,想到了那个长年累月举着叉子混迹于各大夜店的人,看着眼前墙上贴着的日程表,“有一个很有趣的朋友现在还留在B市,如果一个月后的摸底考你能考到年级前一百,我就带你去他开的夜店玩。”

“我还未成年。”

“那就算了。”

“我会努力的。”


嗯,看来自己已经充分掌握了对付中二少年的技巧。妖狐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一个大大的赞。


“我可以看看你画的画吗?”终于可以休息的模特从沙发上站起。

“不可以。”妖狐连忙用布将画遮住,“没画完前都不能看。说起来我还没看你今天拍的照片呢。”

“等老师肯给我看你的画我才可以给老师看。”

“幼稚。”

“对啊,我还未成年。”


心里还未完全消失的赞换了一个方向。

中二少年真的太难对付了好不好。

今天的妖狐也想辞职。


小剧场

“干什么?”

“你想干什么?”

“你。”



-------------

这篇真的一点存稿都没有orz,每天都在和小黑屋做斗争

私信我要开车的小天使们,狗子还未成年啊!!!!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评论(44)
热度(337)

© 时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