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狗崽w 微博同名w 互关点梗请私信w

【狗崽】不,是你的狐狸 (短篇完结)百日狗崽day74

*

小甜饼一发完

*ooc属于我,狗崽属于你们

*我知道前半段发过,但目测也没人记得了就合在一起发啦w

----------------------------------------------------------------

不,是你的狐狸

1.

大天狗在早上8:27分被快递小哥“亲切”的呼唤吵醒。在起床气还未发作前签收了来自他浪迹世界各地多年的爹妈寄来的巨大包裹。

一个40kg的包裹。

在拆和继续睡觉中挣扎了很久,最后良心一点都不痛地回去睡觉了。


这一觉睡得很沉,作为一个每天矜矜业业除了工作几乎没其他爱好的CEO,睡到下午两点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起床,刷牙,叫外卖。

一切都很正常,如果忽略掉那个消失了的巨大包裹和桌子上满满的一桌菜还有蹲在餐桌旁的那只金眼白毛的狐崽的话。


“我是来报恩的。”狐崽如是说,短小柔软的爪子在大天狗面前挥了挥,粉色的肉垫让大天狗想起了幼年时养过的那只白猫。

嗯,有点萌。


2.

按理说看到一只狐崽说话正常人的反应大概只有以为自己在做梦和尖叫出声两种——其他变态的反应不在本次讨论范围之中。

但大天狗的反应十分坦然,他不是变态,却也不是正常人。更准确地说,他不人。不仅他不是人,他全家都不是人。

用那本被他爹扔在储藏室积灰的族谱上的简介来说就是:大天狗一族是有着强大力量数次和人类并肩作战并在平安京时期帮助阴阳师安倍晴明大人(省略一万字)...的拥有光辉历史的一族。族人的特征是金发蓝眼,散发着光辉的黑色羽翼。虽然大天狗一直坚持认为称之为不断掉毛的黑色羽翼可能会更加恰当。

那为什么眼前的大天狗却是扎成小揪揪的黑发和同样黑的双眼呢?其中的故事写出来大概可以写一篇长达百万字的玄幻类网络小说。

一言以蔽之,在晴明和他的小伙伴博雅解散了所有式神出去浪迹天涯以后,各族式神围绕“谁是平安京最强扛把子“这个问题展开了激烈的战斗,这场战斗的没有赢家,也没有输家,史学家称之为,“第一次式神世界大战”,虽然据后人考据称这个世界的范围不过是一个平安京。

而这场战斗的结局就是式神们分成了两个流派,一个以原本的形态隐居世外,另一个流派则隐藏形态扮成普通人活在人类世界里。

大天狗一族选择了隐藏形态,而眼前的妖狐一族则选择了隐居世外。

说起来既然要生活在人类世界,“大天狗”这样骚包的名字自然不能用了,是以大天狗他爹大手一挥给他起了个人类的名字,叫“狗子”,写作“苟子”。希望他能够向先贤学习。



4.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您拨打的电话已掉进海里。”

“您拨打的电话刚刚发射到火星。”


大天狗无奈地将狐崽从身上扒下来举到自己面前,“以后不许捣蛋。”

狐崽的脖子被他捏着,头和身体就缩到了一起,拼命地点着头。

“恩人你和小生定个契约吧,这样以后在外面的话小生就可以隐身起来只有恩人才能看见了。”


大天狗想说他根本没打算过把它带到外面去,但想了想以防万一还是点点头答应了。


然后,然后大天狗保存了近三十年的初吻就被一只妖狐夺走了,还附赠了一次用尖牙在肩膀文身的体验。


“今后请多多关照啦。”鲜血从狐崽的唇边流下,染红了白毛,“恩人大人。”然后他飞快地从大天狗的肩膀蹿下。


“对了,立下契约之后我就可以以人形出现在你面前了。”滚圆的眼眸变得狭长,修长的手指擦拭着嘴角的血渍然后放入口中细细品尝,恩人的血果然世间最甜美的味道。依旧保留着的尖耳和尾巴因为品尝到珍馐不住地小弧度晃动,白皙修长的双腿交叠在一起,对大天狗说道,“对了,小生还会暖床。”


5.

妖狐一族的生长要历经三个阶段。第一个是狐形的幼年,对于妖狐这样一个看脸的种族,狐形毛越多,尾巴越大,长得越可爱也就意味着成年后能力越强大。第二个阶段是少年阶段,能力强的妖狐在这个阶段已经可以化成人形,但招式和法力都会受到限制,也无法驱使御魂。直到第三个阶段--成年觉醒阶段,招式和法力才会变得完全,也可以充分发挥御魂的力量。


妖狐自小便是妖狐这一代最可爱的几个崽子之一,幼年期成长得很顺利,亦是第一个进入少年期的。在少年期的后期他甚至就已经可以勉强驱使御魂,是以所有长辈都在期待他早日进入成年时期,担起守护族类的重任——妖狐也确实没让他们失望,很快就到了晋升成年期的瓶颈。按说只需再经过一个妖狐一族特有的简单仪式就能正式成年,却遇到了一个大麻烦——妖狐找不到他的面具了。


面具,对于容貌过于美丽的妖狐一族而言,不仅仅是遮挡容貌的工具,更已经成为他们身体的一部分。没有面具,仪式便无法进行。这么重要的东西要么随身带着,要么父母在小时候便会替小狐崽保存起来,直至仪式才再度取出。

妖狐一直以为他的面具便是被父母保存起来,理直气壮地去找自家父母要。


“你的面具?”狐爸认真思索了下,大声叫道,“夫人,你看到崽子的面具了吗?”

“......”

后来经过狐父狐母长达半小时的认真思考,狐母终于一拍大腿,“你的面具不是在小时候被你送给那个恩人了吗?”


“恩人?”


6.

随着母亲的讲述,尘封的记忆渐渐恢复。

妖狐的记忆里,的确是有那么一个恩人的。


那是妖狐还不会化形时候的事了。幼时顽皮总喜欢去各处历练,好吧,是去看美丽的小姐姐。父母担心不安全,便将他活动的范围限定在了稻荷神社附近。毕竟,会去稻荷神社参拜的人多半都是不会伤害妖狐的。

然凡事均有例外,妖狐还是被人绑了,要将他做成一根围脖。别问他为什么不用法术,再强大的法术也抵不过加了麻醉剂的烤鸡。


好在他醒来的时候尚还未被做成一根围脖。那人太过贪心,捉到一只还嫌不足,还想再捉一只做成情侣围脖。妖狐浑身被绑了,只能趁着那人不注意快速地往旁边滚去。

这一滚就遇到了那个命定的恩人。那个时候妖狐还不知他叫大天狗。


恩人替他解了绳子,又靠眼神交流成功将狐崽送回了家。

妖狐想起来了,是他自己回房叼了面具出来递给大天狗。他想着以往看过的人类世界的故事,不都说无以为报当以身相许。这面具总也算是身体的一部分,送给恩人便也算是以身相许了。

现在想来,自己当时对那个词是有怎样的误解啊。


好在狐父狐母记下了后来匆匆来寻狗子的狗父狗母的联系方式才有了如今妖狐报恩这一幕。

报还当年的恩情,取回面具。就是妖狐来此的目的。

可要怎样才算报答了恩情,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7.

“暖床?”大天狗走上一步捏住妖狐的下巴,看着那张容貌昳丽的脸,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很有诱惑力的提议。

“对啊,”妖狐身后的尾巴欢快地甩了甩,“妖狐的体温比人类要高不少。”

这甩尾巴的动作若是由狐形来做,也就只是萌和可爱。可现在做出这个动作的是全身赤裸的美人,所有的萌和可爱便变成了一些让体内荷尔蒙飙升的东西,惑人又不自知。


大天狗对情爱一事算不得热衷,也觉得喉头发痒。

“你确定你要帮我暖床?”距离再度缩小。

“对......啊。”看着那张和狐族天生美貌不同类的俊脸越靠越近,妖狐咽了咽口水,有些紧张。

不过是想用体温将被窝暖热,怎的被眼前这人用这般难以形容的语调说出来便好似完全变了变了意思。


妖狐越来越紧张,而紧张的后果是就在狗子的双唇即将触碰到他时,他猛地翻下了床。

揉了揉屁股站起来。

“恩人,你流鼻血了。”


再暧昧旖旎的气氛消失殆尽。

大天狗清醒过来。妖狐,果然是很危险的种族啊。


当晚妖狐还是和大天狗睡在了一张床上,以狐崽的形态,也确实将一张床烤得热乎乎的。大天狗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觉得自己胸口多了一团重量,很软很暖。


8.

“你要跟我一起去上班?”大天狗整理好了西装和领带,看着好整以暇地靠门站着的人形的狐狸。

身上的衬衫有些大,是大天狗的。裤子也有些长了,还是大天狗的。材质优良的裤子后面剪了一个大大的洞用来给尾巴自由。

“对。”不知从何而来的扇子在手里不断地晃,“小生要二十四小时跟着恩人,保护恩人。”

大天狗想起了一个至关重要却一直都被他忽视了的问题,“你到底是来报什么恩的。”

无形的空气被扭曲,是妖狐的幻术。大天狗看到了小小的狐狸和小小的自己。


扇子在空中划过一个花哨的弧度,“救命之恩,”说得太快,连后半句也顺便带了出来,“当以身相许。”嗯,好像哪里不太对。

“所以我把面具给你,你就会离开?”大天狗直截了当地问,他自认和眼前的狐狸不是一路人。况且和狐狸呆在一起还有暴露自己非人身份的危险。

妖狐顿了两秒,才又笑道,“对。”实在没想到自己还有被嫌弃的一天。

“我去拿给你。”大天狗记不得妖狐,却记得这个面具。此前他只记得这个面具是有一次出去玩带回来的,未曾想到后面还有这样的渊源。想到那只突然来到自己世界的崽子有些天真蠢笨的性格,他应该呆在妖狐一族的隐居地而不是复杂危险的人类世界。

“你的面具。”大天狗将精心保存了许多年的面具递给妖狐。

“谢谢。”妖狐的声音有些闷。


“恩人你可以放手了。”

“我放了。”

然而那面具就像黏在了大天狗手上,怎么都甩不掉。

妖狐决定打电话咨询自家那对很可能也不知道原因的不靠谱父母。


“哦,很简单啊。”妖狐他爸这次回答得很干脆,“因为恩没报完。”

所以这个面具类似游戏信物还会自动识别任务是否完成是吗。大天狗看着黏在自己手上的面具,面色沉重。


9.


“第一,不能打扰我工作;第二,不能让别人看见你;第三,变成狐狸的时候不能说话。”

“我们已经签订了契约,我暂时就是你的式神了,别人自然是看不见我的。”

“就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可以让你报恩的吗?”

妖狐一摊手,“我父亲说了,没有。”


大天狗在开一个很重要的会议,但他一个字都没听进去。脑子里满满的都是那只被自己留在办公室里的狐狸。

应该不会跑出去吧。就算跑出去应该也没什么吧,妖狐一族的强大可是和美貌一样出名,即使他们每次攻击的力量基本靠运气自保应该也没问题吧。

这样想着想着,计划三个小时结束的会议只开了半个小时。


然而大天狗还是低估了妖狐。

他回办公室的时候已经不见妖狐的身影。就在他匆匆套上外套准备在办公楼里来一次轰轰烈烈地寻狐之旅时,办公室门猛地被推开。


气势汹汹进来的是姑获鸟,围着一根大天狗觉得有些眼熟的围脖。定睛一看,正是那只狐崽。


“喏,”姑获鸟将那根围脖取下来递给大天狗,“你的狐狸。”


10.


“小生不过是见那处美丽的女子格外多才想进去一探究竟。”再度化成人形的妖狐完全没有被人捉住的窘迫,坐在大天狗的办公桌上,两条长腿不断地晃动。

而他口中的那处则是女性专用的更衣室。

“不过,我发现了一个秘密。”妖狐献宝似的笑着,“刚才那个女子不是人,也是式神。你们这里式神真不少。”


嗯。你面前就坐着一个。


大天狗敷衍地点点头,又无可奈何地对妖狐说,“你既然是来报恩的,就要遵守人类世界的规则。”

“比如?”

“比如不能去看女性换衣服。”

妖狐顿时露出很遗憾地表情,随即又释然,“那小生以后便只看恩人换衣服好了。”

“……”


11.

“恩人。”不知不觉,妖狐已在大天狗家住了一月有余。因为妖狐睡觉时不愿保持狐形,卧室里的单人床都已变成了双人床。至于为何不是另住一个房间,妖狐说了,“我要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恩人。”

正在厨房给某狐做炸鸡的大天狗听到他的呼喊,有些痛苦地转过头,“什么?”


“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面色微沉,显得格外凌厉,“为什么这么问?”

“我想也许我帮你找到真爱我的恩就报完了。”视线看向放在床头的面具——他依旧无法拿起它。


大天狗带着烤鸡的香味靠近,“你就这么希望我和别人在一起?”

看着妖狐迷茫的神情,大天狗叹了口气,真是迟钝而天真的狐狸啊。习惯性地伸手想摸摸那对耳朵。


就看见妖狐点点头,“对啊。”

虽然恩人看上去对他很冷漠,对他每天努力报恩的举动都不曾表示感谢,每次自己看美人都会被凶,不让自己变成人形裸睡。但恩人也会为自己做炸鸡,会给自己梳毛,会给自己打理尾巴,会让自己抱着他睡。

妖狐不知道什么时候恩会报完,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会离开。

但起码,希望自己离开以后恩人可以和他喜欢的人在一起。

起码…起码…明明希望恩人幸福的,为什么…好像…有点难过呢。


那天,一半要吃两只炸鸡的妖狐只吃了一只。

那天,大天狗又铺了一床被子,妖狐晚上习惯性地凑过去的时候,再也抱不到有些硬但很舒服的胸膛。

妖狐在床上翻来覆去了一整晚,最后还是变成了围脖才睡着。梦里有谁一直在亲他的耳朵。


12.

狗子从那一天开始就变得有些奇怪。不再约束妖狐的行动,甚至不再限制他出现在别人的面前。

应酬越来越多,回来得越来越晚,带回来的烤鸡和炸鸡都格外冰冷。不过妖狐倒是因此学会了用微波炉。


妖狐这天下午又百无聊赖地在街上逛,他隐去了身形穿梭于人群之中。偶尔有人撞上他便会露出惊讶的眼神。这让他觉得很有趣。

有趣而无聊。


狗子在做什么呢?

开会?他想起狗子桌上那一堆厚厚的资料。

应酬?现在才五点是不是有点早。

又或者…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妖狐想起在狗子公司看见的那么多美人,是其中一个吧。

狗子会和她们说起自己吗,说自己莫名其妙地捡了一只狐狸?大概不会说吧,毕竟自己就要离开了。


妖狐看着玻璃窗里印出的自己的脸。有一件事,他没有告诉过狗子。

判断报恩完成与否还有另外一个方法。

额上印记完整之日,便是报恩结束之时。

而他额上的印记,只剩最后一点。


妖狐用扇子将印记遮住。

再给我一些时间吧。


13.

晚些时候突然下起了大雨,妖狐跟着人流跑到屋檐下躲雨,才意识到自己根本不会被雨淋湿。

有些自嘲地笑笑,便自顾自地在街上走着。往那些偏僻无人的小巷走去。


攻击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的,那是一口棺材。还有一个一看就不是正常人类的小哥。

妖狐敏锐地躲过他的攻击,顺便突突突他好几下在那人身上留下不少痕迹却没能真正地伤害到那人。

“就是你轻薄我妹妹?”


妖狐的大脑放空了两秒,努力思索着谁是他妹,自己又是何时轻薄了别人。思考无果后鞠了个礼,“小生只是恋慕令妹的美丽罢了。”

这番解释无异于火上浇油,那人的攻击越发凌厉起来。妖狐毕竟还未成年,连御魂都无法驱使,渐渐地便落在了下风。就连脸上都被划开了伤口,血沁出来,恰好形成完整的印记。



今天可能回不去了吧。

突然想起狗子告诫自己的话,有些后悔。

力量渐渐消失,意识也渐渐模糊。却还在坚持着反击。

喃喃道,“小生还没报完恩呢。”


就在意识即将彻底地消失之时,眼前突然被阴影覆盖,一对巨大的黑翼在面前打开。



14.

妖狐从大天狗手中接过面具。这次面具没有再黏在他的手上,妖狐却依旧拿得很缓慢。

“终于报完恩了。”妖狐的语气似乎很欢快,面对的却是大天狗的沉默,“我走了,你就清静了吧。”

“你怎么不一开始就告诉我你是大天狗一族的啊?”

“谢谢…你那天救了我。”


妖狐将面具戴上,额前的印记被完全地遮住。


“好歹一起住了这么久,以后欢迎来阴阳寮玩啊。你怎么都不说话,我走了你这么开心?狗子,你……“


突然地被拥入怀中,霸道的吻落在唇上。


狗子终于说了第一句话,“你说的,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

“那句话啊,”妖狐轻笑了一声,一如初见时魅惑,从大天狗的怀抱中挣脱又摇了摇扇子,“不过是一时顺口罢了。”


“不过……”复又靠近,双唇再度触碰,“小生倒确实是愿意以身相许的。”


狗子终于明白了何为白日宣淫。

“这样的小生……”妖狐坐在他身上,俯身对他耳语,“恩人可喜欢?”话尾咬着他的耳朵,额前印记艳如烈火,双眼却宛如皎皎明月,满覆温柔水光。

“嗯。”将狐压倒,双腿张开成近不可思议的弧度。


待大天狗再度醒来的时候,却连一根白毛也不剩了。

浮生两月,就剩了一张看不清字迹的快递单。


15.

妖狐消失的第三个月。大天狗依旧每周六做炸鸡,每周日做烤鸡。

他知道妖狐在哪儿——阴阳寮。他也知道如何去往那处。但,选择离开的是妖狐。他总不能用翅膀捆着那只狐狸回来。


那张快递单被他压在了枕头下,妖狐便夜夜入他的梦乡。

“喜欢吗?”一遍遍地在耳边回响。

还有大天狗未说出口的喜欢。这样的你,那样的你,人形的你,狐形的你,幼时的你,如今的你。

都喜欢。


这无数句的喜欢是被刺耳的门铃声打断的。


“您有一个快递。”

大天狗又听到了那句喜欢。

快递的品名上写着,“你的狐狸。”


“这样的你,我也很喜欢。”一边拆着快递,一边迫不及待地说。

“噗。”一声轻笑从门外传来,未完全上锁的门口走进来的是几月不见越发修长完美的身影。

而快递里的,是一根真的围脖。


“用成年仪式上落的毛做的。”妖狐朝他走来。

“恩人那日在巷子里又救了小生一次。”妖狐在他对面站定,“所以小生又来报恩了。”


“以身相许?”

“那是自然。”


是夜。

“狗子…我…嗯…”

“知道错了吗?”

“知…道…了。让我…嗯…啊”


16.

正在环游世界的狗爸收到了来自狐爸的短信。

“大功告成。”

“什么时候告诉他们真相?”狗妈也看见了短信。

“等到他们自己发现的那一天吧。”狗爸挥了挥翅膀。


全文完

-------------------

说起来,cp准备印的无料目前准备收录这篇和露背毛衣那篇,你们还想要哪篇吗??



评论(31)
热度(385)

© 时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