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狗崽w 微博同名w 互关点梗请私信w

【狗崽】一日为师,终身为受 章三(现代paro,师生设定) 百日狗崽day72

*依旧是现代paro

*学生狗x家庭教师崽

*狗崽属于大家,ooc属于我

*这次所有的考试制度啊之类的都用的国内的设定

*今天开始恢复日更啦w

--------------------------

第三章 突如其来的同居


豆浆油条,是天狗四十五年如一日不变的早餐。而每天和这份早餐相伴的都是最新的报纸。只不过今天却有些不同,手里摊开的纸张从报纸变成了妖狐的个人档案。

妖狐,C市人。前几天刚从B市师范大学取得英语系研究生学位,已经和之前实习的C市最好的重点高中三中签好了合同,下学期就会成为一名正式的教师。天狗看着妖狐这几年的成绩和获奖情况,满满两页的获奖记录说明了他的优秀。但他的家庭状况并不好,父母离异,似乎从本科开始他的生活费就全部由自己负担。而他之所以在工作前的暑假还做家教也是因为手头拮据。搬离了宿舍的他现在暂时租住在城郊的地下室中。

鸦天狗做事情确实值得放心,在基本信息后面还附了一页纸,写上了妖狐比较隐私的信息,甚至包括他的感情经历。令天狗比较惊讶的这样优秀的一个青年到二十四岁竟然一次恋爱也没有谈过。从他的同学那里打听到他曾经追求过好几位校花级人物却都被拒绝。拒绝的理由也比较一致——因为妖狐长得太“漂亮”,让她们没有安全感。

现在的年轻人啊。天狗啼笑皆非地看着这个理由,不过看来妖狐确实是个可以放心的人,天狗想。

刚把档案放到了桌上,门铃就想了起来。还在厨房里忙活的保姆孟婆没有反应过来,已经有一个身影从二楼跑下来径直去开门。


大天狗站在门前,先等了几秒用手理了理自己因为下楼时奔跑变得有些凌乱的头发,才悠哉地打开了门。

“您好,这是您…定…的牛奶。”平时都是孟婆开门,送牛奶的小哥还是第一次看见大天狗。眼前的少年绷着一张脸,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却好像跟自己有仇一般,一双冰蓝的眸子满是冰冷。以至于小哥说话都有些结巴。

“谢谢。”接过牛奶,将门关上。转身看着客厅里的巨大挂钟,已经九点。



妖狐迟到了,大天狗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不高兴。


将牛奶放进冰箱,面不斜视地从餐桌前走过。

“坐下吃早饭吧。”天狗说。

大天狗转头看了看他,摇摇头,“我在房间里吃。”就转身上楼回房了。

天狗看着他的背影,一口油条卡在喉咙里格外难受。

自大天狗的母亲去世之后,大天狗就从走读转成了住读,而即使是在难得的假期,他也尽量避免和天狗坐在一起吃饭。看着客厅墙壁上悬挂着的全家福,天狗终于将那口油条咽下。

再长大点就好了,他想。


妖狐在九点半终于抵达。额前的发被汗浸湿,衣服背后也湿了一大片。

“抱歉,我迟到了。”一进门就先向天狗道歉,“我明天会再早些出发的。”

他住在城南的郊区,而大天狗家在城北的郊区,从他租住的地下室到大天狗家的别墅横跨了整整一个B市。他今早六点就起床往这边赶,谁料实在太远,即使下车之后直接跑过来也还是迟到了。看来明天还要再起早一些。


天狗看着他有些狼狈的样子,想起之前看到的资料里妖狐平时可是一个格外注意整洁的人,又联想他暂住的地方和今早大天狗反常的行为。突然心生一计。

“妖狐老师不如搬到这里来住吧。”天狗提议道。

“啊?”妖狐气还没喘匀,猛地听到这个消息顿时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你住得很远吧。”天狗说,“反正接下来的三个月你白天的大部分时间都要呆在这里,现在气候这么炎热。与其每天跑来跑去的麻烦不如索性搬过来,反正家里还有好几间空房,我让孟婆收拾一间出来给你住。”

“不用麻烦您了。”妖狐礼貌地拒绝,“我明天会早些出门的,不会再迟到的。”

“既然你不愿住过来,那我让司机每天早上去接送你吧。”

“真的不用了,那样真的太麻烦了。”


又绕回到最开始,“住过来是有什么不方便吗,女朋友?”虽然看过档案,天狗还是问道。

“不,并不是。”

“那……”

十分钟后。

“那就这样说定了。”天狗拍了拍妖狐的肩,“等下午太阳小一点就让司机送你回去拿东西。”

“……”完全不知道自己怎么答应了的妖狐无言地听着天狗的安排。一抬头就对上了一张面无表情的脸——那是站在楼梯上的大天狗。妖狐眼前一亮,如果是大天狗的话肯定会拒绝让自己住进来吧。


“天狗先生,我想这件事还应该问一下大天狗的意思。”

出乎妖狐的预料,大天狗依旧站在楼梯上说道,“我没意见,下午我和你一起去搬东西。”又皱了皱眉,“已经四十五了。”

“那你们先上课吧。”天狗明显心情很好,“我也要去公司了。老师你下午让大天狗联系司机跟你一起去搬东西就行。”



“我以为你会拒绝。”房门一关上妖狐就说道。虽然他和大天狗认识的时间极短,也能看出眼前少年对自己隐私的在意和对他人进入私人空间的不满。

房间里冷气开得很足,注意到妖狐大汗淋漓,大天狗先将空调调高了几度才说,“别人不行,但妖狐老师可以。”

妖狐觉得少年一板一眼地说出这句话格外有趣,“为什么?”

大天狗避开了他的视线,“没有为什么。况且你住进来的话我拍照也会比较方便。

“……”


既然已成定局,妖狐决定不再纠结。

“你先把昨天的卷子做完,”又问道,“你介意我用一下你房间里的卫生间吗?”出过汗的皮肤黏糊糊的,虽然没带换洗衣物不能洗澡,擦洗一下也总归会舒服很多。

犹豫了一下,大天狗才点点头,“可以。”想到了什么突然站起来往衣柜走去,翻找片刻,“想洗澡的话可以换这套。我爸买的我没穿过。”

“谢谢。”妖狐接过那套衣服。他一向对自己的外貌很在意,确实想将汗湿的衣服换掉。同性之间偶尔互穿衣服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更何况还是全新的。


“紫色的是洗发水,蓝色的是沐浴乳。”大天狗一一说明。说完转身就愣住了。大天狗还在发育期,现在身高和妖狐差不多,先前全然没意识到妖狐跟自己站得这么近——近到他一回头,眼里便只余妖狐的眉眼。染着热气微微发红的肌肤,即使混合着些许汗意依旧好闻的气息却让他想再靠近一些。

下意识地退后一步,“你先洗吧。”就走出了浴室,还顺手将浴室门重重地关上。



“谢…”一句谢谢本身就只有两个字,还有一个字来不及出口妖狐就被突然离开了的大天狗关在了浴室里。

叛逆期的小孩心思真是不好猜,这么想着妖狐将换洗衣服放好准备洗澡。

不过说起来,妖狐打量着整理地井井有条的浴室,又想起同样整洁干净的浴室。对于这个年龄的男孩子来说能把房间整理得这么干净也很少见,对于大天狗的好感不禁又多了几分。不过也许是保姆收拾的,但大天狗不像喜欢让保姆收拾房间的人……一边愉快地享受着热水的沐浴,一边胡思乱想着。而所有的胡思乱想,无论想到的画面还是如文字般突然出现的思绪都离不开一个人,一个正坐在外面备受煎熬的人。


妖狐其实将大天狗看得很准。他确实很讨厌他人侵入自己的隐私空间,甚至就连他最好的几个朋友也很少到家里来做客,更别说自己还主动找了换洗衣服让人用自己的浴室。而且自己和这个人认识不过才一天而已。

实在是太反常了。

十七岁的少年大天狗就这样坐在椅子上,看着不断有流水声传出的浴室门陷入了青春期特有的纠结和烦恼。

那个时候,他还远远没想到这些问题的答案会是那样的简单和直白。


“这么看来,你偏科挺严重的。”妖狐哭笑不得地看着眼前的卷子,真说起来大天狗也不算偏科——除了语文,其他的都和之前的英语做得一样好。可让妖狐感到棘手的就是大天狗的语文,准确地说是作文。卷子上的题目是一道典型的高中作文题,随便按照老师教过的模板多用些修辞和典例就可以写得不错,大天狗却偏偏不走寻常路。妖狐看着他通篇的“大义”就觉得头疼。叹了口气,“作文急不得,我给你多找一些好的范文,你多看多练。”

大天狗双眼看着他,视线的延长线也确实在试卷上,心思却全然没在学习上。

妖狐说的每个字他都听得很清楚,而更清楚的是去掉了汗水变得更清新的香气。大天狗分辨不出那是什么味道,是花草或是更稀有的香料。昨天就有这种香气了吗?大天狗努力在脑海里回想,还是妖狐今天喷了香水,可香水的味道洗过澡不应该没有了吗,想着想着大天狗居然问出了声,“老师你身上好香,是用了香水吗?”


“啪。”是圆珠笔掉落在桌上的声音。

如果不是大天狗说出这句话的语气过于正经和那张看上去青涩无害的面瘫脸,妖狐一定会以为自己是被调戏了。可看着那张严肃的脸,妖狐只能低头闻了闻,除了沐浴露清爽的味道之外再无其他。

“没有。”妖狐回答,“你是不是闻错了?”

大天狗突然就凑得更近,那味道也变得更加浓郁,“确实是老师身上的味道没错。”

被他的突然靠近惊到,妖狐向后退了少许,将话题引开,“你们布置的暑假作业应该不少,给我看看吧。”

B市严格规定寒暑假学校不得组织集体补课,但暑假作业并没有减少。而即将步入高三的大天狗,作业自然不会少。

花了两个小时按照大天狗目前的情况制定了接下来近三个月里的教学计划,将巨大的表格贴到墙上。而上面一些花花绿绿的点则是两人商讨的履行两人约定的点。表格的下方还写了整套的奖惩措施,比如提前完成学习计划可以增加摄影时间,而错误率达到多少当天的学习时间就要再增加。大天狗依旧一边说着幼稚一边在表格的下方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等计划做好,也就到了中午。


妖狐第一次在大天狗家吃饭。大天狗家虽然有钱但天狗父子都不喜欢被人服侍,是以家里并没有雇太多人,只有司机、保姆还有一个兼任园丁和维修工的男人。天狗对他们都很好,但吃饭的时候还是分开来的。

“孟婆汤可是人家的拿手菜,老师您多喝点。”孟婆热情地招呼妖狐,和妖狐印象里一般人家的保姆阿姨不一样,孟婆实际上是个长相娇俏年龄甚至可能比自己还小的姑娘,而她的宠物也很独特:一只妖狐认不出是什么的爬行动物。孟婆唤它“牙牙”。而遇到漂亮姑娘就忍不住多欣赏两眼的妖狐目光一直追随着她进了厨房。

确实是个很可爱的女子啊。


“别看了,汤都要凉了。”远比汤更凉的声音响起,妖狐才注意到眼前的大天狗。虽然顶着和之前无二的面瘫脸,妖狐就是知道他有些不开心。

一时之间,房间里只剩下两人安静喝汤的声音。不得不说,不知道加了什么的汤确实好喝,好喝到妖狐忘了问大天狗究竟为何不开心。

大天狗的不开心持续了整整一个下午,表现为他认真做了一下午的题且没有和妖狐说任何一句话。

直到太阳落下,“走吧,我陪你回去收拾东西。”

---------------------------------------

表示目前两人都还没开窍嗯w

评论(24)
热度(290)

© 时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