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狗崽w 微博同名w 互关点梗请私信w

【博晴】浅斟(短篇完结,小破车)

*摸鱼产物

*澄请太太条漫的衍生文w

*第一次写博晴还有点小激动

浅斟 

“博雅,樱花开了。”抚琴动作蓦地停下,琴声突兀地消失,唯余清朗的笛音回声不死鸟。

晴明看着突然弦上颤颤悠悠的那一瓣粉樱,叹道,“又到赏樱的季节了。”

 

竹笛离开双唇,博雅看向庭院里的那棵樱树,樱花确实是开了,却不过寥寥两三朵,点缀在枝桠之上,早樱的绿叶都还蜷缩着不曾伸展开来。

要赏樱似乎还太早了些。

 

晴明却已收了琴站起身来,一袭新换的春裳华贵而清雅。

“最美不过夜樱。”晴明朝博雅走来,又说道,“我知这平安京有一处绝佳的赏樱之地,不如索性趁今夜前往如何?”尚未等到博雅的答复,复又说道,“只有你我,没有旁人。”回身看了一眼身后的居所,对着博雅眨眨眼。

这便是秘密了。

 

“果然是个赏樱的好地方。”一处低矮的山丘,连绵地栽种着一树又一树的早樱。底端有潺潺流水,远远听来已似雅乐。正如他所想,远没到满树繁花蔽日的赏樱季,整片樱林也不过他和晴明两人。

果然是只有你我,没有旁人。连向来不离身的黑豹也被他命令留在在庭院。

 

博雅将手中提着的精致食盒置于树下,里面备了酒和精致的寿司。

“若再过几天,等花都开了,应该会更美吧。”博雅将酒分到一对白瓷杯中,先递了一杯给晴明,才喝了一口。

“我倒不这么认为。”晴明看着杯口,他今天似乎格外被樱花眷顾,又是一片粉樱落在了纯净透明的酒液之上,“此时赏樱,才能期待他日繁花尽开之时的盛景,而等到全开之日,便难免会想到良辰时短,反而无法尽兴了。”

“我说不过你。”博雅道,又轻叹口气,“之后有什么打算?”

 

八歧大蛇复活,不知何时就会出现在面前。此刻眼前的宁静迟早也不过是过眼烟云。

平安京,早已变成暗黑之都。博雅看着被瘴气笼罩的夜空,可惜这般美景独独少了无边的风月。

 

“你呢?”晴明问,“和昔日好友对立的滋味并不好受吧?”视线不经意地瞥过露了一截出来的竹笛。

摇了摇头,“既已成旧友,便难免会有分别的一日。”双眼直直地看着晴明,“况且,此时有你相伴,对我而言已经够了。”

博雅将那只竹笛抽了出来,“那天从昏睡中醒来时,旧笛就消失了。这只是我用你屋前紫竹新制的。音色倒是比那支更为清脆。”随口吹了一段小曲,正是白日里合奏的曲章。

 

晴明本想就着这良乐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又不忍将那花瓣取出,最后便只沿着杯壁浅浅地小酌了一口。冰凉的酒水入喉倒是带来几分热意和甘甜,将原本因夜风而生的冰冷苦涩尽数驱散。

“大吟酿果然名不虚传。”舔了舔唇,才将杯盏放下。

一段乐曲也恰好到了末端。

“没想到你对酒也有了解。”博雅在晴明身旁坐下,华贵的衣料下摆层层叠叠地交织在一起,“有什么是晴明你不知道的吗?”

 

“这么说来……”晴明的扇子缓慢而有规律地敲打着帽檐,似认真思索,“倒确实有一事想要请教博雅你。”

“什么事?”博雅来了兴致,问道。

“就是…”晴明转过身来看着他,夺目的脸就这样越靠越近,“我不知要如何接吻,你知道吗?”话语里带着酒意,若不是语调还算清醒,博雅一定会以为他醉了。

 

晴明确实醉了,脸已经泛着热意和在黑夜中并不明显的红。

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语来。

 

博雅被他的问题惊住,有些慌张。晴明的脸却越靠越近,博雅可以清晰地看到他眼底那一抹红,以及那双不久前才饮过酒显得格外湿润的唇。

“我…自然是知道的。”汗水从额上沁出,难以描述的紧张。

 

“可否向我示范下呢?”晴明的双手已经搭在了博雅的肩上,修长的手指蹭过脸颊,带着晚间的寒意。

博雅的手难以自制地拂过那一头顺滑的银白长发,搭在了晴明的脑后。

“晴明。”

“是像这样吗?”晴明的手忽然用力,原本就只相隔分毫的双唇自然而然地碰到了一起。

 

就在双唇相触的瞬间,博雅终于夺回了主动权。手指插入了晴明的发间,牢牢地压住他,让两人更加靠近。

开始双唇只是单纯地触碰,酒气那甜美的余韵在两双唇上来回。呼吸渐渐变得灼热。

 

短暂地分开给予彼此足够呼吸的时间。博雅捏住了晴明的下巴,手指抚摸着唇瓣让双唇微微开合,“还可以像这样。”

不再只是两双唇的接触,舌尖试探地深入彼此的口中,尽职尽责地示范着。双手不知何时已经紧紧地搂住了晴明的后背,外裳半敞,坠下的布料摩擦过手指。晴明的双手自然而然地搭在了博雅的双肩之上,手臂伸得笔直,宽大的衣袖往下滑落,露出半截小臂。

 

分开少许,对视了一眼。

没有人问为何从赏樱变成了如今这般的局面——两双唇早已又迫不及待地碰撞在了一起。

 

“你还要教我别的东西吗,博雅?”被压倒在树下时,晴明像这般问道。帽子早已被取下放在一旁。外裳在身下展开,皱得不成样子。

“不,这次我们一起学。”

 

“啪。”这是发饰被手指打掉落在柔软的泥土上的声音。

“嗯…啊…”仰着脖子,难耐地喘息着。身体第一次被进入的感觉并不好受,哪怕已经经过了足够的润滑——用剩下的大半壶大吟酿。银白色的长发彻底地在身后散开,博雅黑色的长发编织在一处。

“晴明…。”同样没有过任何经验的博雅只能凭借本能行事,怕身下的人受伤,只敢轻缓地动作,“疼吗?”

“唔…。”大口地喘着气,还是摇了摇头,“再…深…一点。”和疼痛同时存在的是身体深处难以止息的酥麻和渴望。

“博雅…”晴明唤着他的名字,“博雅…”想要将所有难以言语的情愫都传达给他。

 

这份情愫是从何而起的呢?

是初见那日的无礼和口是心非,是无意间看见的温柔笑容,是每日清晨和夜间映在窗上的弓影,还是他唤着“晴明”时的语调?

“晴明,晴明……”比那只新笛还要悦耳。

 

想要告诉他,想要告诉他…并非真正喜欢这样早的樱花,只是贪恋两人独自相处的时光——值得他将那漫天繁花通通忘却。

 

“晴明。”待所有激情平复,博雅揽着晴明的肩说道,“来年再来吧。”

“不。”晴明摇了摇头,“过几天再来吧。”

“可你不是说过几天……”博雅不解地看着晴明。

“如果是和博雅一起来的话,就不会难过了。”

和博雅在一起的话,纵只有片刻良辰,袅袅余音亦足以度过余生。

 

全文完。

 

 

 

 

 

 

 

 

 

 

 

 

 


评论(30)
热度(260)

© 时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