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狗崽w 微博同名w 互关点梗请私信w

【狗崽】一日为师,终身为受 章一 (现代paro,师生设定) 百日狗崽day69

一日为师,终身为受

 

*依旧是现代paro

*学生狗x家庭教师崽

*狗崽属于大家,ooc属于我

*这次所有的考试制度啊之类的都用的国内的设定

*是的,起名废的我勇敢地挑战了起章节名w

 

第一章 除了他,我谁都不要

 

妖狐举着一块薄薄的用油性记号笔写了字的木板,站在人来人往的天桥上。木板上书“B市师范大学研究生英语专业在读,优秀学生……”木板的下面贴得满满的则是黑白复印的各类奖状。远远看去,颇有几分古代“卖身”的味道。

周围有不少学生打扮的人举着和他一样的木牌,就站在天桥的两侧,将中间的道路留给过路的行人——这座天桥是B市有名的大学生家教一条街,在读又有做家教意向的学生就会像这样举着木牌,而需要家教的家长也会特意来这条街寻找。

 

今天是周六,又恰逢B市中小学暑假的开始,为孩子们找暑假家教的家长数不胜数,站在两旁的家教们的数量也多到几乎是肩并着肩站着。

而即使家教的数量如此之多,妖狐也依旧是其中最显眼的一个。

他算不得高,一米七五的个子在人流中不算突出。然而他的相貌和气质实在太过特别。银色的长发因为炎热的天气在脑后扎成马尾,有几绺不安分地搭在光滑饱满的额前,带着几分凌厉的眉下一双狭长的金眸似有些走神,再往下是高挺的鼻梁和弧度格外好看的双唇。皮肤因为长时间的日晒有些发红,额上都覆了一层薄薄的汗。白色的T恤陈旧但干净,下面的亚麻色裤子也熨帖整齐,脚上也是一双简单的运动鞋——几年前的老款。但吸引人的不仅仅是他的外貌,比周围人都挺得更直的背,笔直的站姿体现着良好的修养,唇角似有似无的笑即使是陌生人也会感到几分亲切。

然而,和他优秀、正直、阳光的外表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此刻内心汹涌不断的吐槽。

 

天啊,为什么这么热。如果不是为了买那一整套限定版的画笔,他一定不会大热天在这里受罪。明明来问他的人是最多的,但为什么都是要数理化家教的,现在的家长难道都不重视英语了吗?

 

一个个子有些矮小的人忽然停在了他的面前,打量他的眼神有些诡异,将他面前的牌子看了又看。妖狐当家教的经验很丰富,眼前的人还很年轻,并不像家长,更何况他的眼神大量妖狐那张脸的时间远远长过打量木牌的时间,妖狐心里有些厌烦,并没有理会他。

那男人终于开了口,“我想给我侄子找一个家教,方便的话不如我们到那边的咖啡厅详谈。”看出了妖狐的迟疑,又递出了自己的名片,“我是天狗集团的董事,这是我的名片。”

 

天狗集团是B市最大的几个实业集团之一,也是如今少有的纯家族式企业。而面前男人递过来的名片上赫然写着,“天狗集团副董事长 鸦天狗”。妖狐去年曾经从外包公司接过天狗集团的翻译工作,知道他们的副董事长确实是叫这个名字,只不过思及他刚才的表现,妖狐还是有些犹豫。但他确实已经在这里站了很久,又累又热,如果是去咖啡厅这样的公众场合的话…

妖狐点了点头,将木牌翻过来就放在天桥上,这是惯例的占位手段。“走吧。”

 

妖狐只点了一杯冰柠檬茶,鸦天狗则要了一杯意式浓缩。

“你是怎么收费的?”鸦天狗直截了当地说,看着妖狐顿时变得有些不好看的脸色又抱歉地说道,“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问一下如果请您当家教的话费用怎么算?”想了想又说道,“每天从早上九点到晚上八点,一个月给你两万块可以吗?”

妖狐确实觉得鸦天狗的话有些冒犯,但他之后的表现说明大概确实是无心之失,而他给的价格……即使是在物价居高不上的B市,对于一个家教而言,哪怕一天要工作十一个小时也只多不少。

“不需要这么多的,”妖狐想了想说,“不过,你确定你侄子要每天上11个小时的英语课?”

鸦天狗露出了有些无奈的表情,“其实,我们主要是想找个人在暑假管管我那个无法无天的侄子。”语气里却满满都是宠溺,“他下学期就要高三了,但……”

 

就在鸦天狗和妖狐解释着家教详情的时候,城东的别墅区。

二楼最里面一间的房门被急促而粗暴地敲响,不等主人应允,来人便推门而入。

“又在搞你那堆破铜烂铁。”中年男人的语气说得好听叫恨铁不成钢,说得难听就叫气急败坏。无奈地看着坐在窗前的儿子。中年男人其实长得很英俊儒雅,如果不考虑那有些夸张的语气的话,浅金色的短发,蓝色的双眼,即使脸上有几条岁月留下的皱纹也掩盖不了他的气势——他就是天狗集团现任董事长,天狗。

 

而此刻坐在窗边,俊脸和他如出一辙却明显更年轻稚嫩,身材挺拔却还没有成熟男人强壮的正是天狗唯一的儿子——大天狗。

大天狗就那么随意地坐在窗边,任由暑期正午灼热的阳光炙烤着他的皮肤,手里拿着的是佳能最新上市的5d7,他正细心地擦拭着相机的每一处,如同看着年少时砰然心动的爱侣。单机旁还放着几个定焦长焦镜头。而这加起来十几万的器材,正是天狗口中的“破铜烂铁”。

刚过了十七岁生日的他,暑假一过就会正式成为一名高三的学生。而作为天狗一族这一代目前唯一的子嗣,他更是继承人的不二人选。大天狗自小便被天狗寄予厚望,小学,初中,高中全选得B市最好的学校,最好的老师。又在分科的时候直接替他选了理科,希望他在大学里可以在金融或管理方面的专业深造,出国镀金之后再直接继承家业。规划得很好,可惜主角却并不配合。

 

大天狗既不想读文科,也不想读理科,他真正想学的是摄影。他的第一台相机是母亲在他五岁生日的时候送给他的,徕卡的数码相机,他自此便爱上了照相,等稍微长大一些就开始活跃于各种论坛。而等到进入高中的时候他就直接向家里提出了想走艺考这条路的想法。

然而这一次,就连向来对他百依百顺的母亲都拒绝了他。

 

“这种东西,只是玩玩罢了。”

大天狗永远忘不了天狗这么说的时候嗤笑的表情。

 

之后他就进入了迟来的叛逆期。在过去的学习中,虽然他对那些内容并不感兴趣,但学习的时候都格外认真。然而在进入高中之后,他开始全面抗拒学习,乖乖去学校,只是上课不听,作业不做。一有时间就跑出去拍照,成绩自然一落千丈。天狗本以为这只是短暂的现象,没想到大天狗的叛逆期从高一开始到高二结束持续了整整两年。他曾经想过惩罚,比如把他的摄影器材通通锁起来,却被大天狗他妈和他奶奶骂了一顿,“孩子就这么个爱好,你就随他去吧。”

 

父子间的拉锯战自此正式开始,不听学校的课是吧,那就找家教将课余时间塞得满满的。大天狗就和去学校一样,并不反抗找家教这样的行为,只是暗中逼走了一个又一个家教。

三天前,当大天狗逼走了第一百个数学家教,第一百二十个物理家教和第一百三十个化学家教后。即使是大天狗的母亲也没能压住丈夫的怒火。

 

“究竟要给你怎样的老师你才肯好好学习?”天狗怒问道。

彼时正在翻看最新的一期《摄影周刊》的大天狗指了指面前的页面,抬起头来正对上天狗充满怒火的双眼。

“除非你找个这样的,不然我谁都不要。”

 杂志上,银发的模特半裸着上身,阳光落在那双半阖的金眸里,不禁让人想起一种几乎只存在于传说中稻荷神社的守护神。

“我给你找个这样的,你就好好学习?”

“对,除了他,我谁都不要。”大天狗又重复了一遍。

 

天狗怒极反笑,拿过那本杂志撕了个粉碎。

只不过自那之后直到今天,确实再未给大天狗找过任何新的家教。

 

“你叔叔给你找了个新的家教。”天狗看着头也不抬的大天狗说道。

“我说过,除非你们找个那样的。”大天狗终于肯将手里的相机放下,“不然我谁都不要。”

“他们三十分钟后到。”天狗没有再跟他置气,说完这句话就走了出去。又看着鸦天狗不久前发来的照片,端正地坐着的青年和那天杂志上的模特一模一样。一想到即将能看见儿子吃瘪的样子就觉得开心了起来。

 

“情况大概就是这样。”鸦天狗说。

“我能问一下你为什么选择我吗?”妖狐不解地问,按照鸦天狗所说,不过是想找一个可以陪着一个叛逆中二少年学习一整个暑假的人,或者说是一个保姆罢了,为何偏偏选中了他。

真实的理由自然不方便说,鸦天狗在心里思忖片刻,说道,“因为你站得最笔直。”

“好吧。”妖狐终于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笑容,“我跟你去。”

 

一边在心里感叹着贫富差距一边跟在鸦天狗和天狗的身后往别墅二楼走去,木制的旋转阶梯让妖狐想起了那些他心爱的古典油画。

 

“他就在里面。”鸦天狗敲了敲门,他敲门的动作比天狗要轻很多。在听到里面一句轻朗的“请进”后,才推门而入。

似乎并不像之前鸦天狗所说的那般不讲理,妖狐想着往门里看去。正对上一双打量着自己的冰蓝双眸。

 

“他们居然还真把他找来了。”大天狗有些错愕地想。

“希望接下来的三个月一切顺利。”妖狐看着那张淡漠的脸想道。

 

“你们先熟悉一下吧。”鸦天狗笑着看着注视着对方愣住了的两人,“我们就不打扰了。”

 

“那么老师,今后请多多指教。”大天狗伸出在妖狐眼中比例完美的手,说道。

 

这就是,大天狗在十七岁那年和妖狐的初遇。

 

--------------------------

开新坑啦xd

下一章周五见w

评论(60)
热度(481)

© 时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