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狗崽w 微博同名w 互关点梗请私信w

【狗崽】不,是你的狐狸(1) 百日狗崽day66

*一个在手机里躺了很久的小甜饼w

*狗崽属于大家,ooc属于我

--------------------------------------

不,是你的狐狸

1.

大天狗在早上8:27分被快递小哥“亲切”的呼唤吵醒。在起床气还未发作前签收了来自他浪迹世界各地多年的爹妈寄来的巨大包裹。

一个40kg的包裹。

在拆和继续睡觉中挣扎了很久,最后良心一点都不痛地回去睡觉了。

 

这一觉睡得很沉,作为一个每天矜矜业业除了工作几乎没其他爱好的CEO,睡到下午两点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起床,刷牙,叫外卖。

一切都很正常,如果忽略掉那个消失了的巨大包裹和桌子上满满的一桌菜还有蹲在餐桌旁的那只金眼白毛的狐崽的话。

 

“我是来报恩的。”狐崽如是说,短小柔软的爪子在大天狗面前挥了挥,粉色的肉垫让大天狗想起了幼年时养过的那只白猫。

嗯,有点萌。

 

2.

按理说看到一只狐崽说话正常人的反应大概只有以为自己在做梦和尖叫出声两种——其他变态的反应不在本次讨论范围之中。

但大天狗的反应十分坦然,他不是变态,却也不是正常人。更准确地说,他不人。不仅他不是人,他全家都不是人。

用那本被他爹扔在储藏室积灰的族谱上的简介来说就是:大天狗一族是有着强大力量数次和人类并肩作战并在平安京时期帮助阴阳师安倍晴明大人(省略一万字)...的拥有光辉历史的一族。族人的特征是金发蓝眼,散发着光辉的黑色羽翼。虽然大天狗一直坚持认为称之为不断掉毛的黑色羽翼可能会更加恰当。

那为什么眼前的大天狗却是扎成小揪揪的黑发和同样黑的双眼呢?其中的故事写出来大概可以写一篇长达百万字的玄幻类网络小说。

一言以蔽之,在晴明和他的小伙伴博雅解散了所有式神出去浪迹天涯以后,各族式神围绕“谁是平安京最强扛把子“这个问题展开了激烈的战斗,这场战斗的没有赢家,也没有输家,史学家称之为,“第一次式神世界大战”,虽然据后人考据称这个世界的范围不过是一个平安京。

而这场战斗的结局就是式神们分成了两个流派,一个以原本的形态隐居世外,另一个流派则隐藏形态扮成普通人活在人类世界里。

大天狗一族选择了隐藏形态,而眼前的妖狐一族则选择了隐居世外。

说起来既然要生活在人类世界,“大天狗”这样骚包的名字自然不能用了,是以大天狗他爹大手一挥给他起了个人类的名字,叫“狗子”,写作“苟子”。希望他能够向先贤学习。

 

3.

看着眼前的狐崽,淡定地在桌旁坐了。


眼前的狐崽眼睛笑成了月牙,“小生是来自阴阳寮(式神隐居地)的狐神,特来此处报答您的恩情。”

唔,这大概是把他当成普通人了吧。才会自称狐神这般尴尬的称呼。虽然想不起自己做过什么要让眼前这狐崽报恩的事情,大天狗还是开口问道,“你要怎么报恩?”说着上下打量着眼前的狐崽。

只见那狐崽又举起了爪子,掰着压根分不开的手指数着,“我会洗衣,打扫,做饭,还能做你的保镖。”说着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模样说这话实在没什么可信度,不知从哪儿掏出了扇子,背上背着一个类似纸巾盒的东西大力地将那扇子朝一旁挥了一挥。

 

如果大天狗的记忆力没问题,那个被狐崽扇得在地上碎成渣渣的大概是他昨天才买的曲面液晶屏电视和ps8限定版。

 

妖狐虽没在人间生活过,也不知那碎掉的究竟是什么,但看着对面人脸上沉下去的表情,意识到自己大概做错了事。讨好地用爪子将自己精心准备的菜往前面推了推,说话都少了几分底气,“你尝尝我做的菜吧?”金色的眸子扑闪扑闪地看着大天狗。

 

大天狗看着故意卖萌的狐崽,实在无法将它和传说中魅惑,狡诈,嗜血的“妖狐”联系在一起。原本一肚子的气消了大半。

夹了一块金黄的鸡肉放在嘴里。然后吐了出来。看着眼前的狐崽,“我还是把你寄回去吧。”说着就站起身准备去联系大概已经一年没传回来任何消息的爹妈。

 

裤腿却被扯住,低头就只见一个白色的毛团沿着自己的裤子“嗖嗖”往上爬,尖尖的耳朵碰到了自己的耳垂。围在脖子上的大概是那条巨大蓬松得跟身体不成比例的尾巴。

 

唇角被什么湿热的东西舔了一下,接着是可怜兮兮的声音,“让小生留下吧。”

“不行。”往卧室走去拿手机。

 

4.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您拨打的电话已掉进海里。”

“您拨打的电话刚刚发射到火星。”

 

大天狗无奈地将狐崽从身上扒下来举到自己面前,“以后不许捣蛋。”

狐崽的脖子被他捏着,头和身体就缩到了一起,拼命地点着头。

“恩人你和小生定个契约吧,这样以后在外面的话小生就可以隐身起来只有恩人才能看见了。”

 

大天狗想说他根本没打算过把它带到外面去,但想了想以防万一还是点点头答应了。

 

然后,然后大天狗保存了近三十年的初吻就被一只妖狐夺走了,还附赠了一次用尖牙在肩膀文身的体验。

 

“今后请多多关照啦。”鲜血从狐崽的唇边流下,染红了白毛,“恩人大人。”然后他飞快地从大天狗的肩膀蹿下。

 

“对了,立下契约之后我就可以以人形出现在你面前了。”滚圆的眼眸变得狭长,修长的手指擦拭着嘴角的血渍然后放入口中细细品尝,恩人的血果然世间最甜美的味道。依旧保留着的尖耳和尾巴因为品尝到珍馐不住地小弧度晃动,白皙修长的双腿交叠在一起,对大天狗说道,“对了,小生还会暖床。”


评论(23)
热度(364)

© 时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