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狗崽w 微博同名w 互关点梗请私信w

【狗崽】Maske 章五十二(现代AU,ABO设定) 百日狗崽day61

*霸道黑道大天狗x帅气警察崽子,先分手再复合

*第一次尝试ABO设定,肉当然有,但不一定多

*请确定能够接受以上设定再往下阅读、

----------------------------------------

第五十二章大结局(上)

“他的血液已经送去检测了,检查还需要一段时间…”

“这是一种新型毒药,樱花妖和桃花妖已经开始着手调配解毒剂了…”

 

 各种各样的声音环绕在他的耳边,爆炸的轰鸣声似乎也还没有完全散去。

 好吵,想让他们安静下来。他努力在混乱的声音中寻找着,分辨着他想要的那个声音。

 

很快,周围混乱的声音似乎渐渐平息了。倦意袭来,他需要好好睡一觉了。

他好像忘了什么,又忘了自己忘了什么,挣扎着不肯让自己睡去,倦意却不肯远离。

驱散了倦意的,是漂浮在空气又随着呼吸进入体内的气息。他记得那是一种花的味道,又忘了那是什么花?喧闹的声音再度出现,有一个声音格外地清晰,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大天狗,已经到明天了。”

 

他想他想起来他忘记的是什么了,可他不知该如何醒来。

 

 

妖狐看着仍在昏迷中的大天狗。他的双唇干涸皲裂,那是长时间没有饮水造成的。事实上自从大天狗被送进医院开始,他就没再饮食过,甚至很少离开大天狗超过一米的距离。他看着之前透明的液体被换成了绿色,滴液的速度也比之前更快。

 

“这种药真的有效吗?”他看向站在一旁面容冷峻的樱桃。

“他中的毒和之前雪女中的毒一样。”桃花妖解释道,有些感慨,“我现在才知道为什么雪女会留下那一小瓶药。”

“放心吧。”樱花妖递了一杯葡萄糖水给妖狐,“他会好起来的。”又有些担心地看着他,“你也应该多担心一下自己了。你的手术真的不能再拖了。昨天那个beta护士都闻到你身上的信息素气息了。”

 

距离那晚已经过去了三天。

他们和座敷童子的那一场战斗本应只是在黑晴明眼前的一场表演,就连伤口在手心也都是设计好的——既显得战况激烈,又不会难以愈合。但座敷还是在刀刃上淬了毒。

 

妖狐觉得自己穷尽一生大概也没法找到一个词语可以准确地形容当大天狗倒在他身上时的感受。他看着大天狗掌心紫黑色的伤口,感受着他紧贴着自己的身体下滑,他什么也没做,什么也做不了——他就那样呆呆地看着大天狗的下巴磕在了自己的肩膀上,骨头的重量比想象中更轻,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双手无力地下垂。

他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出现在脑海里的第一个念头居然是觉得大天狗最近瘦了好多。

 

他将大天狗紧紧地抱住,又闻到了那熟悉而浓郁的乌骨木香,大天狗已经将它们控制在最低浓度好久,现在竟突然浓郁了起来,然而那香气还是随着大天狗的每次呼吸在逐渐变淡。

他想起了种在老家的那一株文竹,在长出新枝后的第三年彻底地死去。他又想起被自己烧掉的那部手机,他有些后悔了。

 

“让他躺下来!”是谁在说话,妖狐有些浑浑噩噩地想,好像是酒吞的声音。他们想做什么,有一股力量在将大天狗离他更远的方向拉扯。他知道自己不能放手,他无法预料如果他在此刻放手,大天狗还会不会回来。

“妖狐,妖狐,”是晴明,妖狐猛地抬起头对上晴明的双眼。晴明的声音还是和之前一样的温和,“让大天狗躺下来。”

 

“不,不…”妖狐的声音有些呜咽,抱着大天狗的手指因用力而泛白。父母去世的时候他没有哭,因为他还有大天狗。如果大天狗也离开了,不,他不能让他离开。

妖狐听见晴明似乎叹了口气,但他不能确定,他现在听见了太多的声音,爆炸的声音,人说话的声音,还有大天狗呼吸的声音,它正变得越来越弱,妖狐就快要听不清了。

“妖狐,对不起。”冰凉的触感在脖子上短暂地停留,妖狐终于什么也听不见了。

 

妖狐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晨。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画面便是大天狗。他们正躺在同一张病床上。

几天前的画面还历历在目,只不过这一次手上绑着针管的人却变成了大天狗。他凑近大天狗,偷偷地吻了一下他紧闭的双眼。然后趴在他耳边小声地说道,“大天狗,已经到明天了。”

 

他们认识了十八年。

大天狗从未失约。

除了这一次。

 

和大天狗的身体相连的仪器突然疯狂地叫嚣起来。大堆的医护人员涌入病房,樱花妖,桃花妖。

妖狐呆呆地光脚站在床前,任由他们将他和大天狗分开,任由他们在他的身体上做着他看不懂的急救和检查。仪器又安静了下来,妖狐的双脚已经变得冰凉。

 

“我们已经在着手配制解毒剂了。”桃花妖对妖狐说道,“我帮你预约了检查,你身上的信息素装置已经失效,手术刻不容缓。”

妖狐摇了摇头,然后他被樱花妖打了一巴掌。

“他还没死,我们也不会让他死。你还有事情没做完,不要忘了。”然后她拖着妖狐去换洗,妖狐脱衣服的时候手一直在抖,因为他突然意识到衣服上的血迹来自于大天狗。

他突然清醒了过来。樱花妖说得对,他还有很多事没做。他不能再这么消沉了。

 

妖狐先打电话向晴明询问了情况,不过接电话的却是青行灯——晴明有太多的事情要做。

一夜之间,天翻地覆。安倍大人死了,他必须用最快的时间去处理那些关于安倍家族的不利言论,还要将安倍家族的权利全部掌握在自己手里。博雅的父亲也终于将家主之位正式传给了他,他所面临的考验并不比晴明少。而案件的后续处理则由小组成员继续跟进。

 

“请您好好休息。”青行灯对他说。

妖狐还收到了八百比丘尼的邮件,她将于下周正式辞去工作,又将她和晴明的协议告诉了妖狐。还说了自己的环球旅行计划,妖狐觉得很不错。

能做的事情都做完了,于是妖狐托人买了全套的生活用品放到病房,他就躺在大天狗的旁边,只有看见面前屏幕上依旧平稳的折线,他才能够安心。

但他依旧不吃不喝,就像是在和谁赌气。

 

他检查了雪女留给他的U盘。也终于得知了座敷在刀上下毒的真相——黑晴明给座敷布置的最后一个任务并非是杀死他,而是杀死大天狗。雪女留下的资料里包含着另一段秘辛,晴明和黑晴明的父母是因为妖王组和天羽组才发生了意外。妖狐终于明白了黑晴明对酒吞所说的那句话的含义。

“我希望你不要将这件事告诉他们。有些事情,成为秘密比成为真相更好。”这是雪女留给他的倒数第二句话,而最后一句话是,“你确实很好。”

之后U盘就启动了自动格式化程序,妖狐知道没人可以找回那些资料,毕竟是雪女编写的程序啊。

 

雪女给他留下了U盘,还给医院留下了解药的样本。桃花妖和樱花妖在第二天确认了大天狗身上中的毒和之前雪女中的毒吻合。解药在第三天,也就是今天终于被成功配制出来。

 

其他人都离开了,妖狐脱了鞋袜躺在大天狗的旁边,小指轻轻地勾住大天狗的小指。病房里很安静,除了两人渐渐变成一致的呼吸声之外就只剩下了液体不断滴落的声音。

妖狐在心里数着液滴的数量,在数到五位数的时候,那声音戛然而止。桃花妖进来给大天狗将针管拔掉,又对妖狐说道,“正常情况下他四个小时之内就会醒过来,毒药会在四十八个小时内全部代谢掉。”

正常情况下,那不正常又会怎样呢。不要乱想了,妖狐告诫自己。

 

妖狐知道药效不会那么快起效,但是他无法忍住每隔一秒就想去看一看大天狗是否苏醒过来了的欲望。更何况他之前唯一的陪伴——液体滴落的声音也消失了。

 

但妖狐也不敢转过身去看着大天狗,他怕他还没醒来。

他小声地说道,“大天狗,如果你醒了,就拉住我的手指吧。”

大天狗的手指文丝不动。

“没关系,我等会儿再说一遍。”妖狐说。

 

“傻瓜。”好久不曾听见的声音和自己一样沙哑。

大天狗没有拉住他的手指,他只是吻了他。

 

而妖狐对他说的下一句话是,“你饿了吗?”

带着劫后余生的喜悦。

-----------------------------------

终于走到了这一天,突然觉得超级不舍(捂脸)

有想看的番外什么的可以提一提啦w

评论(80)
热度(341)

© 时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