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狗崽w 微博同名w 互关点梗请私信w

【狗崽】觉夜 (短篇完结,R18)

*翻lof发现距离第一篇狗崽快两年了,时间真的太快太可怕了,狗崽真的是最喜欢得最神奇最疯狂的cp了,本来以为现充半年差不多淡了,结果看到新皮……老老实实下回游戏开始肝orz,所以大概,今后也请多多指教了

月难破云,暗夜无光。


手中所提的烛火越过竹架与细致刻画过的纸张连成一片,照亮了那不断发出“叮铃”脆响的金铃,花式各异的浴衣下摆也随着人流连成一片。巨型的灯笼不断被推出,锣鼓声乐紧随其后,却比不过人声喧嚷。


众人的面上皆覆着有色彩鲜明的面具,有人遮住全脸化身为鬼,也有人只遮住了半张脸,别有亦人亦妖的风情。妖狐也混在人流之中,不急不缓地走着。改了已保持百年之久的形貌,暗蓝色的短发轻而易举地便融入这夜色,却衬得脖颈愈发修长莹白,自有一种难言的光泽。双眼亦不复金色的锐利,至于这蓝是随心所选亦或是心之所向却是难以回答。鎏金面具所附的双耳与自身双耳缠绕,叫人难辨真假。环顾四周,身前之人正与身边人打闹着,身后之人带着的面具遮住了整张脸,白色的长须垂落看上去格外凶恶,皆是凡人,他能感受到他们的脉搏与其胸腔之中跳动的那颗鲜血之心。他们离他这般近,却无一人怀疑过妖狐的身份。


也不知他是否能认得出?


三年前,他与大天狗打过一个赌。赌在这青森的灯笼节之中,大天狗能否认得出他。

“汝便是化为尘寰,坠于凡世之间,吾亦识汝。”他这般说。

“那大天狗大人不妨与小生打一个无伤大雅的赌。”彼时的他,仍是银发,金色双眼灿若欧泊。

既是赌,便要有赌约。

恰好,他要大天狗一颗心,大天狗与他纠缠百年想要的亦不过他的真心。

“小生对所遇之美人皆付出过真心,对大人也是。”听到大天狗所提赌注,妖狐这般答道,大天狗便握了他的手置于自己胸口,“吾之心,唯一。汝之真心,亦唯一。尽皆真心,便是尽无真心。”

愈是面上多情,便愈是难动真心。

赌约既成,三年不曾相见。


笼中烛火已要燃尽。有人换了新的,笼中之光便变得明暗不一。明明灭灭之中,众人五官越发显得不清晰。妖狐分出一丝妖力,细细温养着手边那一丝摇摇欲坠的烛火,勉强能照亮灯笼上所提之字。他不知自己已在这街上走了多久,只知先前那震天的乐声逐渐地小了去。眼前原本连绵不断的灯笼也变得稀稀落落。

眼见着,就快要走到这街的尽头。

不再想大天狗何时出现,又或是本就不会出现。妖狐望着头顶的夜空,前方尽头之处的云层似乎要稀薄不少,走到那处时手中烛火便也该熄灭了,不知能否得见明月破云而出?


忽然被握住了手腕之时,妖狐还是晃了神,虽不过短短一瞬,那灯笼中的烛火还是彻底熄灭了。

“小生以为……”话尚未能尽出口,又被咽了下去。妖狐勉强不让自己溺于那双黑得深不见底的双眼之中,便看见了大天狗手中拿着的,刚从脸上揭下的面具。白色的长须垂下,遮住了大天狗手中所提的灯笼。

“吾赢了。”

“可小生仍不知何谓真心。”


锣鼓队走完了一遍主街,又沿着来路返回。有些疲软了的乐声复又响声震天,将所有不该被旁人听见的声响都笼于其中。

shimo 微博

评论(11)
热度(240)

© 时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