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狗崽w 微博同名w 互关点梗请私信w

【狗崽】 闲医 一(短篇,很和谐)

   *小甜饼,治愈向,兽医狗设定,私设一堆,是一个很神经病的脑洞了

    *献给亲爱的judy的剪指甲梗

    *粗体部分为回忆

    *被屏蔽的没脾气了,能看到的都是有缘人


  一。


   平安京一隅,有一个设施齐全收费合理的宠物诊所。诊所里只有一个医生,名为大天狗,据说是以前的一个大妖,现在则成了一名闲医。至于为何要在医前冠上一个“闲”字,原因无他,只因平安京这种地方,大部分的人宠物生了病,氪金一下也就治好了,很少有送到医院的。医院里收治的主要对象就变成了那些被捡到的或者自己溜达来的流浪动物们。对于正常的宠物医院来说,长期没有收入只是做慈善早就关门大吉了。但大天狗并不在意,反正钱这种东西,他多得是。


  大天狗的诊所每天早上八点十八分准时开门。因为诊所开门的时候晴明曾替大天狗算过一次,说他的命格太过严肃,五行缺八一八。大天狗对这些事情向来是不在意的,或者说,从那一日起,这世间便再无他在意的事或者人或者式神。那一日的事情暂且不提,这一日,大天狗看着堵在诊所门前的笼子,愣住了。笼子很大,大到那足以山兔进出自如的玻璃门被堵得结结实实。一个巨大的笼子并不足以让大天狗愣住,曾经还有人往诊所的门口放过更大的笼子,里面放了条很是眼熟的喝醉的龙,后来发现是晴明和博雅小酌完回家的时候,不小心把背后的龙给忘在了街上被人当做了无家可归的流浪动物。大天狗狠狠地宰了晴明一次才让晴明把龙领了回去,从此之后诊所更加不缺钱。让大天狗愣住的是眼前那么大的一个笼子,里面却空空如也,只在笼子底部垫了块白色的绒布,看上去很是柔软好摸,人见人想撸。


  里面的动物逃走了?还是这其实是有人捐给宠物诊所的物资?然后他就眼睁睁地看着底下那块绒布动了动,翻了个面,露出四只有些肥短的爪子,嫩粉色的肉垫还抖了抖。同时露出来的还有粉色的,被一层短短地绒毛盖住的肚皮。


  清晨的微风吹过,宣告着又是新的命运之日的到来。一张黄色的便利贴被微风卷着颤颤巍巍地飞到了大天狗的面前,被修长的手指抓住。上面用比晴明画的符还要难以辨认的字体写道“白色小奶狗,捡于狐塔外。”大天狗默了,又看了一遍笼子里四脚朝天的白色生物,仔细辨别了一番爪子和才露出来的耳朵的形状。是犬科的幼崽没错,不过不是狗,分明是只狐狸崽子。


  笼子是不可能搬进诊所的。诊所里的空间有限,小崽子也用不着那么大的笼子。打开笼子准备把睡得正香的小崽子抱进诊所,就对上了一双圆滚滚的金色的眼。


  然后下一秒,刚碰到小崽子的绒毛甚至都没来得及碰到肚皮的手臂便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大天狗低头先看了看沾染了血迹不再雪白的爪子和那亮晶晶还来不及藏回去的凶器,温暖宽厚的手按住了那粉粉的肚子,决定了小崽子接下来的命运——剪指甲。


  小崽子大概也知道了自己做错事,在大天狗按住他肚子的那一刹本能反应便要往后躲。


  “别闹。”他其实听不太懂这句话的意思,却在听到大天狗的声音后鬼使神差地安静了下来。圆眼滴溜溜地看着他。

    大天狗没空关注自己的伤势,按在小崽子肚子上的手没动,另一只手绕到身后去托住他的背,稳稳地将小崽子抱了起来。小崽子乖乖地靠着他,爪子自然地想要扒住大天狗的领口。

    约三秒后,大天狗看着自己被抓落到地上的扣子,再次默了。怀里的小崽子这次不需要他开口就知道自己做错了事,耳朵都垂了下去做出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然后讨好地伸出小舌头舔舐着大天狗手臂上的伤口。


  大天狗浑身一抖,差点没把小崽子掉下去。小狐狸敏锐地察觉到了他情绪上的变化,不解的看着他。其实在将小崽子抱起来的那一刻,大天狗就发现眼前的狐狸崽子身上并没有任何妖力,也没有妖狐一族传承的妖纹,只是一只普普通通的狐狸幼崽。可是此时小狐狸望向自己的眼神……大天狗闭上眼,记忆里也曾有这样一双金色的眼总是这样望着自己,骄傲任性的、温柔羞怯的……记忆里的那双眼渐渐变得黯淡直至消失。大天狗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幼崽。


  苦笑着摇了摇头,“你怎么会是他。”


  这句话小狐狸依旧听不懂,只觉得眼前的存在似乎不太开心。他毕竟还太小了,并不知道有的时候不太开心又被称作悲伤。

    常来这家诊所的人只知道大天狗很擅长给狗看病,却没有人知道比起狗,大天狗更了解的其实是狐狸。毕竟他曾照顾过一只笨狐狸足足百年,无论大小事从不假手他人。怀里的小崽子只是撅了撅嘴,大天狗就知道他饿了。从冰柜里取出常备着的羊奶,放到炉子上加热。回过神来就看原本放在椅子上的小崽正竖着站着,两只爪子努力地想要够到矮桌上的肉干。大天狗无奈地把他抱了下来,“你太小了,还不能吃肉。”怀里的小崽子这次学乖了,不再用爪子而只用舌头不断地舔着大天狗的下巴,身后白色的大尾巴摇成了一个大大的圆。见大天狗丝毫没有妥协地样子,突然往下一坐拿圆滚滚的pixgu对着大天狗,又把尾巴放了下来,不高兴了。


  “你受了伤,本来就不应该吃肉。”对着他的依旧只有尖端带着点红的大尾巴,尾巴上的毛都竖了起来,宣泄着心中的不满。

      “我是妖,又不是人,我才不需要忌口。”闷闷不乐的声音从另一端传来。

        大天狗刚想揉揉眼前的大尾巴就被大尾巴重重的扫了一下,脸上立刻多出两道红痕。

      狐狸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立刻化成了人形转过身来看着大天狗被自己扫伤了的脸。毫无羞躁地说“要不,我给你舔舔?”至于最后是谁舔了谁,大概只有那夜平安京高悬的月亮知道。


  大天狗是被小崽子的叫声从回忆里唤醒的,炉子上的羊奶已经沸腾扑了出来。大天狗走过去把火关掉,刚才是觉得奶太冰,现在这奶又太烫。大天狗回过头看了眼现在乖乖坐在椅子上的小崽子,眸色暗了暗。快步走了过去,在小崽子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一把将它放到了自己的腿上,小尾巴落在了大天狗的两腿之间,两只前爪则被大天狗抓在了手里。小崽子还没适应这样的姿势,就察觉到了大天狗向下的视线。顺着那道视线望去,小崽子瞬间炸毛了。


  “果然是个公狐狸。”事实证明在大天狗面前,毕竟武力值相差太大,小崽子炸毛也没有用。不顾偶很快他就没有心思操心要如何隐藏自己两颗可爱的毛绒绒的蛋蛋了,因为自己引以为豪的指甲落入了眼前这只大妖的手里。

    我收收收收收,小崽子努力地想把指甲缩回到肉垫里,却失败了。只能听着“咔嚓”一声,眼睁睁地看着那一小截指甲落了地。


  QAQ。他错了,他不该把这只大妖的衣扣抓掉,他不该抓这只大妖的手臂,不,他就不该把爪子亮出来。


  “咔嚓”又是一声。小崽子闭上了双眼,实在是不忍直视。


  看着小崽子的表现,大天狗松了一口气,又有些莫名地失落。果然不一样啊,那只狐狸,向来很喜欢自己给他剪指甲。


  “大天狗,”狐狸总是喜欢先趁他不备在他手上抓出一条浅浅的红痕,像是想要将自己的印记融入他的血脉又舍不得,“我指甲又长长了。”

     妖,尤其是像他们这样厉害的妖,是可以控制自己外形的变化的。所以才能上百年地保持同样的形貌。大天狗从不揭穿他的谎言。只是默默地握住他伸出的那只手,将整个狐狸都搂入怀中——“乐意效劳。”




  


  


评论(8)
热度(141)

© 时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