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狗崽w 微博同名w 互关点梗请私信w

【狗崽】Maske 章四十七(现代AU,ABO设定) 百日狗崽day56

全是私设的现代社会!!

*霸道黑道大天狗x帅气警察崽子,先分手再复合

*第一次尝试ABO设定,肉当然有,但不一定多

*请确定能够接受以上设定再往下阅读、

*今天被某个太太拒绝了组队请求,不开心QAQ

-----------------------------------------------------------------------------

章四十七

“这纸条是哪里来的?”烟烟罗接过纸条,上面的字迹明显不属于成年人。

“是一个叫座敷童子的小女生偷偷塞到我手里的。”

“这是什么意思?”食发鬼问。

博雅打量了纸条好几遍,“我想,20也许是时间,晚上八点。”

“201可能是地点,”姑姑接着说,“我回来的时候已经查过医院的地图了,201是个暂时空置的诊疗室。”

“不会那么简单吧。”食发鬼说。

姑姑将纸条撕碎扔进垃圾桶,“今晚一探便知,若不对我明天再去一趟儿科。”

 

房门被敲响,“看来我到的时间刚刚好。”众人抬头往门边看去,是推门而入的妖刀姬,“我和你一起去。”

 博雅不方便行动,食发鬼和烟烟罗更适合望风。虽然姑姑觉得只是在医院里的话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危险,但两人行动总好过一人。

食发鬼两人在探望结束时就离开医院回到车上了,姑姑和妖刀姬身上都佩戴了隐藏式摄像头,和车上的监视屏相连。

她们提前了五分钟到达201的房间,房间用的是传统锁,开门并未耗费太多的时间。可直到八点一刻依旧不见人影。

“难道我们真的想错了?”姑姑问。

妖刀姬则显得更加淡定,“再等等吧。”

直到八点半的时候,头上突然响起了悉悉索索的声音,妖刀姬和姑姑看着从天花板上探头出来的小女孩,此时她和白天呆滞的形象完全不同,显得精灵而活泼,灵巧地从天花板上翻了下来,只是动作显然不算熟练差点摔跤。

“跟我来。”她说。又重新返回了天花板上的空间,姑姑和妖刀姬相视一眼,一前一后跟了上去。管道比想象中更大,两人爬起来并不算困难,只是要时刻注意着不能让长刀碰到管壁发出声音。

小女孩爬得快而熟练,不知已重复过多少次。两人跟在她的后面,厉害如她们也无法判断出这管道究竟通向何处,只知道应该是在不断向下。

“到了。”女孩用气声说道,此时在她膝盖跪着的位置旁边,是焊死的通风口,有光亮从下面传来。姑姑和妖刀姬艰难地挤在通风口的两侧往下看去。

下一刻,两个人纷纷倒吸了一口冷气。

 

通风口的下方,是一间手术室。单从手术室来看,这是一间干净明亮的与普通手术室无二的手术室。而让两人倒吸一口冷气的,并不是手术室本身——而是现在正在进行的手术。妖刀姬学过基础的医学知识,姑姑不曾学过却也知道眼前的手术并不正常。躺在床上接受手术的人胸腔已经被完全打开,除了骨头和肠已经空无一物,而在旁边的推车上却并排放着四五个冷冻箱,医生和护士的注意力全部落在旁边的冷冻箱上,视那个病人为无物——或者应该称他为尸体更加准确。

非法的器官贩卖因其巨大的利益曾在黑市活跃过一段时间,但是在政府和黑帮的共同打击下,虽然没有完全消失也已很罕见。更何况像眼前这样摘取全部器官的案例。

姑姑和妖刀姬靠得更近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下面的每个人脸上都写着大大的“麻木”两个字,就好像病床上的并不是人,只是一棵果实已经被全部摘下的果树。

眼前的画面尽数通过摄像头传回了车上,而看见眼前发生的一切,食发鬼和烟烟罗也没有闲着,立刻通知了身在京都的晴明。横滨不在京都府的管辖范围内,他们无法立刻搜查。

 

姑姑换着角度试图让更多的画面传输回去,手腕却突然被妖刀姬握住,她指了指手术室的另一边,那里存放着大量的氰化钠——目前运用最广泛的安乐死药,应该不是为眼前这样血腥的手术准备的。两人对视一眼,都明白这间医院可能还做了些其他的事情。姑姑只觉得自己指尖微微发麻,恨不得直接跳下去质问眼前那些拿着手术刀的人如何能做出这样的事情。但她的手腕被妖刀姬握住,长年累月拿刀的掌心的厚茧使她冷静下来。要想将幕后的势力彻底拔起,现在必须要冷静。然后她突然想起了什么,看着坐在另一边抱着双膝蜷缩着的座敷童子,一个想法在心中形成,足以让她不寒而栗。这群人,他们甚至还对孩子下手。

再度回到201的时候,姑姑看着墙壁上写着的“救死扶伤”只觉得格外讽刺。

“你不能回去了,跟我们走吧。”姑姑对又准备返回管道的座敷说道,“这里太危险了。”

“可是…”她看上去怯弱而勇敢,“我不能抛下我的朋友们。”

“你们一共多少人?”妖刀姬问道。

“来的时候有十二个,但我们被分散了,现在我也不确定。”她低下了头,看上去很难过的样子。

“你们从哪儿来的?”姑姑抓住了重点。

“时间要到了,让我回去吧。”座敷看上去有些着急,“再过一会儿一生要来查房了。”

姑姑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妖刀姬,“不能再拖了。”

“你确定要这么做?”妖刀姬问。

“没关系,出了事有晴明大人。”

“嗯,还有大天狗大人。”

 

就在姑姑准备掏出警官证拍到前台的时候,一直没有声音的对讲耳机里终于传来了食发鬼的声音,“搜查令下来了。”

 

而此时的京都,晴明正阴沉地看着眼前屏幕上放大了的照片。那是他在姑姑留下的和医院相关的资料里发现的。就在他焦急地要到搜查令之后,无意间地一瞥使得他的视线久久停留在了这张之前匆匆翻过的照片上。那是医院董事会成员的合照,一共三排的成员要放大到三倍才能看清他想要的东西——第三排角落那个只露了半张脸的男人。那是他小时候最熟悉的家庭医生。他有一个连博雅都没有告诉过的秘密,他曾患有先天性的心脏病,稀有的血型使得他的配型格外困难。即使以安倍家的权势也只能让他插到移植列表的最前列。他在十岁的时候手术,主刀的正是眼前的男人。然而之后他再没见过那个男人,他一直以为是因为他曾患有心脏病的事情必须被隐瞒,但现在看来他或许一直在暗中为安倍家族工作。联想到刚才烟烟罗传来的图片,心脏似乎跳动得比平时更为剧烈,这真的是他应得的心脏吗?

拨通那个烂熟于心却很少使用的号码。

是时候摊牌了。

 

今夜,对于有些人来说注定是灯火通明的不眠之夜,对于另一些人来说,却是一个恩爱缠绵的激情之夜——虽然最后的结局都是一样的筋疲力尽。前者是姑姑和妖刀姬,后者是妖狐和大天狗。

老板的嘱咐没有白给,一整盒避孕套残破的外盒已经安静地躺在了垃圾桶里。脏掉的床单丢在了脏衣篮里,取而代之的是大天狗亲自铺上的新床单。而此时在这张新床单上,两人正相拥而眠,使用了一天的手机发出最后一声震动之后不甘地黑屏也未能将两人吵醒。

至于窗外的雨,正越下越大。

 

即使疲倦异常,妖狐还是因为生物钟而早起,然而大天狗依旧比他起得更早,和人说话的声音不断地从卫生间传来。妖狐穿上被油汀烤干的衣服,微囧地在旁边找到了应该是被大天狗洗过又烤干的内裤,等衣服全部穿好的时候,大天狗已经推开浴室门走了出来。

“他们有了重大发现。”大天狗说着,将自己的手机递给了妖狐,上面是才解压完毕的来自姑姑的资料,十几个视频和上百张图片。妖狐看了看拍摄日期,20日21:45。

 

“我们还要继续去横须贺吗?”大天狗问。

“不,我们直接去和他们汇合吧。”妖狐说,“然后一起前往那家疗养院,我们必须争分夺秒了。”

 

姑姑他们花了整整半夜搜查整间医院。之前座敷带他们去的地方确实是在地下室,而像那样的手术室在这间医院里,一共有三间,此外还查获了大量用于安乐死的药物。而姑姑他们也终于知道了座敷他们的来处——一间位于横滨和京都之间的疗养院。说是疗养院,倒更像是当地精神病院和疗养院的合体。事情变得明了,这家医院一直在非法贩卖从孤儿和一些无人照顾的精神病人的器官。同时他们还提供非法的安乐死服务,有些委托来自身患绝症的人,有些委托来自求死的人,还有些巨额委托来自那些精神病人的家属。

医院自然被查封,只不过对外宣称的理由自然和真正的原因不同。

 

处理完其他的事情,姑姑心疼地看着坐在椅子上睡着了的座敷童子。光是想象一个这般年纪的小女孩为何拥有那样冷静和坚强的心就让她觉得难过。她给她搭上了一层毯子。

“晴明大人的电话。”妖刀姬将手机递给姑姑。

 

“晴明的电话。”接到电话的并不只姑姑一个人,还有妖狐。

“我接下来说的事情很重要,你一定要认真听。”

 

“他说什么了?”妖刀姬问挂掉电话的姑姑。

“我们必须得赶快前往疗养院了。”她说。

“我可以和你们一起去吗?”座敷似乎是被她的声音惊醒,咬着干裂的嘴唇问道。

“你应该和你的小朋友们一起去新家,我保证那里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姑姑温柔而耐心地说。

然而座敷却一直恳求,“我想亲眼看到坏人被绳之于法。”

姑姑最终还是被她说服了,“等大天狗和妖狐到了,我们就出发。”

 

小剧场---------------

晴明/大天狗os:excuse me???

 --------------

评论(36)
热度(246)

© 时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