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狗崽w 微博同名w 互关点梗请私信w

【狗崽】Maske 章四十五(现代AU,ABO设定) 百日狗崽day54

全是私设的现代社会!!

*霸道黑道大天狗x帅气警察崽子,先分手再复合

*第一次尝试ABO设定,肉当然有,但不一定多

*请确定能够接受以上设定再往下阅读、

*第54天啦,难以置信(捂脸)目测还有一周正文就完结啦w(相信我我在努力控制自己的话唠程度)

---------------------------------------------------------------------

章四十五

 

“这件事不可能和他们有关。”大天狗十分笃定。

“她们自然并未牵涉其中。但我要说的事情却是和她们在一起时发生的。有一次我们带那个小女孩去横滨游玩的时候,她突发脑膜炎住院。隔壁床的母子在得知我是警察之后告诉了我们一件事。”

“什么事?”

“那个小男孩坚信他的一个好朋友在那家医院失踪了。”

“失踪?”

“对,据他所说他在医院认识了一个每天下午和他一起做游戏的小朋友。有一天那个小朋友突然告诉他让他救他,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奇怪的是,除他之外似乎没有人见过那个小朋友,所以他妈妈一直以为只是小孩子在胡说罢了。但那个小男生却坚持要告诉我。我问了医生和护士,都和他妈妈的想法一样。那个时候我还没从一课调走,这个案件的证据也很不充足,所以当时我并没有重视,回到东京不久后就把这件事忘记了。”

“后来呢?”妖狐问。

“大概一个月后吧,我突然接到了那个小男生的电话。他似乎是偷拿他妈妈手机给我打的,告诉我他认识的另一个女生的朋友也失踪了。我将这件事告诉了当时四课的同事,他们进行了调查。”她指了指桌上的文件,“不过依旧没有发现,不久之后…源博雅大人的妹妹就被人绑架,四课全员都在跟进那起案件,这起没有结果的案子的资料就到了我的手上。我后来抽空又去过一次那家医院,不过那个女生已经不治身亡了,我依旧什么也没查到。我也针对那家医院进行过一些调查,这串坐标就是当时记下的。”她将文件夹中间的那一页展开放到两人的面前,指着那串手写的数字,除了中间那两个无法辨别的数字外,其余的坐标都和镰鼬留下的录音吻合。

“这是医院的坐标吗?”大天狗依旧不肯放开妖狐的手指,妖狐只好用另一只手绕过来指着那串数字。顺便收获了姑获鸟有些无奈的白眼一枚。

“不是,这个坐标是那个小男生告诉我的,他说这是他那位失踪的朋友玩游戏的时候一直在念的数字,说是他来的地方。我曾探查过这个坐标,只是一栋普通的住宅罢了,什么也没发现。但现在看来,可能并非那么简单。”

妖狐翻着这份文件,因为物证的缺乏,除了几张姑获鸟提及的那个男孩的照片,余下的大部分内容都是笔录,有男孩母亲的,医生的,护工的。大天狗打开卫星地图搜索这串坐标,才发现之前姑获鸟探查的居民楼已经被拆除,现在是当地有名的写字楼。用内网对这栋楼进行了调查,如姑获鸟所说并无任何异常,当然若是真和黑夜山有关,查不出来似乎才是正常状态。

 

“我想,我们还是等般若他们的结果出来再做决定吧。”妖狐合上了手里的文件夹,“毕竟两位数字的区别范围还是很大的。”

“好。”

 

结果还没出来,博雅先从医院出来了——坐在轮椅上被晴明推出来的。他刚刚取得了医生的出院许可,虽然晴明坚持认为医生是迫于黑豹的威胁才答应的。自从听了那段录音,博雅每夜都会梦到神乐,梦到神乐叫他哥哥,又说,“我不知道你是谁,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在这里。”而每个梦的结尾,都是他打开门看见神乐坐在椅子上永远地睡去的画面。他必须要抓住那个凶手,他曾以为自己永远错失的那个凶手。

 

“看起来恢复得不错。”大天狗看到推门而入的博雅和晴明说道,黑豹已经擅自离开了主人跑过来呆在妖狐脚边。

“对啊,不快点恢复怎么继续和你并肩作战追求大义呢?”

“以前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吧。”

“什么事情?”妖狐听得云里雾里,好奇地问。

大天狗岔开了话题,“还是先说正事吧。”

提起正事,博雅脸上本就不明显的笑容顿时彻底地消失。

“调查的结果还没出来,但是姑获鸟有了一个新的发现。”大天狗说,将姑获鸟拿来的卷宗交给两人,晴明坐在博雅轮椅的扶手上一边和他一起翻看,一边听大天狗讲姑获鸟发现坐标的来龙去脉。

 

“砰”文件夹突然从博雅的手中掉落,夹子被撞开,纸张散落在地上。然而并没有人去关心那掉在地上的纸,他们都看着博雅——看着他突然紧张苍白的脸和不断颤抖的双唇。

“博雅。”晴明握住他的手,小声地唤他的名字,“怎么了?”

“抱歉。”博雅终于开口说道,“那份文件…”

姑获鸟将重新整理好的文件放到了博雅的手里,看着博雅重新将它翻到了之前看的那一页。那一页是姑姑第二次去医院的时候拍下的男生的照片和当时的谈话记录。

“这张照片,”博雅指着贴在左上角的照片,关注点并不是占据了画面百分之八十的小男孩而是那有些模糊的一角,只能看到旁边一团模糊的粉色和一个相较之下要清晰不少的毛绒玩偶。

白色的玩偶有些旧了,造型很别致,应该是一只狐狸或者狗。

博雅的手指触碰着那处,格外温柔,“这个玩偶,”他抬起头,“是我做了送给神乐的。”又抚过那团粉色,愤怒而怀念,“这应该是她。”

没有人问他所说的她是谁。

 

“你确定?”听到他的话,惊讶之后妖狐问道,“就凭这个玩偶?”

“这个玩偶叫小白,造型源于我源氏的族徽,我并不擅长做玩偶,所以这里,”他指了指玩偶的尾巴,“形状有些怪异。我绝对不会认错。我在小白的身体里置入了追踪器,却被取了出来,我们当时只找到追踪器没有找到小白还觉得有些奇怪。”他看了看照片旁的日期,正是神乐死亡前的几天,那个时候他正在没日没夜地找寻着妹妹的下落,博雅眼里一片肃杀,“没想到他们竟然把她藏在了医院。”

 

“这么说来,”大天狗看了看姑姑,又看了看妖狐,“这个坐标和这家医院果然都有问题。”

“事不宜迟,我们分开调查吧。”妖狐很快做了决定,无论般若那边的结果是何,神乐曾经被藏在这家医院就已经足以说明问题。“姑姑你带着食发鬼他们去医院探查。至于我和大天狗,”他看了看照片上没有丝毫笑意的小男孩,“我想你应该有这个小男孩的联系方式吧。”至于答应要帮忙的妖王组两人,妖狐暂时没将他们考虑在内。

 

医院在横滨,姑姑记录下的地址上小男孩则住在川崎,尽管留下的电话已经变成了空号,妖狐还是决定去碰碰运气,好在川崎和横滨相隔不远。

 

“我想先去一个地方。”出发前,博雅对晴明说道,“陪我去吧。”

 

小兔子形状的花簪放在黑色的大理石台上,上面是小女孩的黑白照片。

“从葬礼之后,我就没来过了。”博雅说,他坚持用拐杖站着而不肯坐轮椅,“我不敢来,我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我曾承诺过会保护她,却没有做到。”

晴明没有安慰他。无论怎样的话语都不可能抚慰一个真正伤心的人,只不过是让说话的人自己好受一些罢了。

博雅在墓碑前站了很久。除了最开始的那句话再未发出过任何音节。然后他转过身,“走吧。”

 

金黄交错的跑车停在高速公路的入口处,是不请自来的酒吞和茨木两人。

“别以为你们可以瞒过我们偷偷行动。”

“……”

两辆车组成的车队延长成三辆。

 

“就是这里了。”姑姑说。

不得不说,坐在轮椅上的博雅简直是他们此刻能拥有的最完美的伪装,正如之前晴明所想的那样,博雅的伤势确实没有之前严重,但离正常的出院也还需要至少几天的时间,博雅以伤口撕裂为由顺利地办理了住院手续。只不过他住在胸外科,而他们调查的重点却是儿科。不方便集体行动,只派了最适合和小孩子打交道的姑姑前往。剩下的几人则分散到其余几科,这次晴明依旧留守京都,而接到大天狗命令的妖刀姬则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抵达。

 

与此同时,大天狗和妖狐也到达了姑姑留下的位于川崎的地址。位于神奈川东北的川崎虽然小,却是有名的工业城市,而他们此刻所处的地方正在一家大型石化企业的旁边,居住的也多是这家企业的员工和家属。早有预料所以并未太失望的是男孩一家已经搬走了,他的父亲原来也是这家石化企业的员工,于一年前离职从横滨北边的川崎搬到了南边的横须贺。

并不打算经过横滨和众人汇合,两人直接驱车前往横须贺,无奈半路突然下起了大雨。

 

“看来,我们只能先在这里住一晚了。”大天狗看着不远处的小旅馆说道,雨势远超过他们的预期,冒着大雨和黑夜赶路并非明智的选择。

将车停在一个较高的位置,两个人合撑一把伞,开始伞歪向妖狐,不过几步的距离大天狗的肩膀已湿透了一半。意识到这一点的妖狐很快将伞往大天狗那边推,自然又被推了回来。一来一往间,倒成了这雨夜特有的游戏。

 

“房间在二楼,早上六点前退房的话把房卡放在前台就可以了。”老板递给他们一张有些泛黄的卡,上下打量了两人一番,又加了一句,“避孕套是免费的,壁柜里有干净的床单,祝两位入住愉快。”

 

小剧场--------

博雅和大天狗的那些年

博雅曾经和大天狗一起玩网游,在最中二的时候。

玩的是角色扮演类游戏,一个远程,一个T。他们还建立了一个帮派,名字十分响亮,叫做“正义联盟”。他们还有一个更加响亮的口号:来吧,让我们一起追求大义。

黑历史什么的,真是太可怕了。

 

以上纯属胡编,请不要告诉大天狗大人。(鞠躬)

------------------------

以下是一个小广告,之前很荣幸地参了妖狐单人无cp的本,写了一个短篇,不要脸地说觉得自己写得还不错23333,有兴趣可以戳微博看(鞠躬)

地址:http://weibo.com/5890691871/EBBQGdJEf?from=page_1005055890691871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490535178146

评论(34)
热度(252)

© 时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