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狗崽w 微博同名w 互关点梗请私信w

【狗崽】Maske 章四十一(现代AU,ABO设定) 百日狗崽day49

全是私设的现代社会!!

*霸道黑道大天狗x帅气警察崽子,先分手再复合

*第一次尝试ABO设定,肉当然有,但不一定多

*请确定能够接受以上设定再往下阅读、

-------------------------------------

 

四十一章

大天狗这一晚是在妖狐的病房里睡的。护工好意地提出要给他们加一张床自然遭到了拒绝,不过枕被床单还是全部换上了新的,上面散发出的淫靡(yinmi)的信息素味道,让身为beta的护工都涨红了脸。

 

“你在看什么?”妖狐换了一套新的病号服当作睡衣,不解地问坐在床头用手机翻看着网页的大天狗,睡前看网页不奇怪,可在他换衣服的过程中大天狗的视线完全没有离开过屏幕就有些奇怪了。指环碰到扣子,声音清晰而坚硬,妖狐的脸竟后知后觉地有些发烫。

 

大天狗终于放下了手机“东京市政府早上八点上班。我们七点起床赶过去刚好。”

“啊?”妖狐一时没反应过来,很快意识到他说的是登记的事情。扣扣子的手缓了缓,“登记的事…能不能等一段时间?”

“为什么?”大天狗修长的十指交叉在一起放在膝上,黄色的宝石熠熠生辉。

妖狐终于扣好了最后一颗扣子,从另一边翻上了床,床不够宽,两个人必须挤在一处才能睡下。“其实…就是…那个,”他吞吞吐吐,大天狗则耐心十足。

“我的性别不是还没定吗?”

“噗。”大天狗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捏了捏妖狐的耳垂,“那我们直接回京都。”

“好。”想到案情,妖狐的面色有些凝重,思量再三还是开了口,“关于那个音频,”他组织了一下语言,“八百比丘尼老师今天下午告诉了我一些事情。”

 

“我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大天狗说。

两人侧身躺着,妖狐的头放在大天狗的手臂上,被指环套牢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大天狗指间的另一枚指环。四条长腿在被子的遮掩下交叠在一起,明明不热的天气却还是起了一层薄汗。

“黑夜山为何要如此煞费苦心地伪造一段如此轻易被识破的音频呢?这并不像他们一贯的作风。”

“挑拨离间?”妖狐也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很快地否认了自己的想法,“确实,这样的手段对于黑夜山而言太低级了。”

“八百比丘尼有告诉你为何会答应和黑夜山合作吗?”

“没有。”妖狐摇摇头,对于八百比丘尼的行为还有些难以相信,“她不肯说。”

“或许她有什么苦衷。”

“你不用安慰我。我只是短时间内还有些无法接受。”

床头的电子钟显示了23:00。

“早点睡吧,明天还要早起。”

“晚安。”

大天狗没有回答他的晚安,关了灯。一个吻落在了妖狐已经忍不住阖上的双眼。

十指相扣,两枚宝石在黑暗中光华依旧。

 

“你怎么还没有离开?”雪女看着从窗户进来的男人,这次他没有再伪装成那个医生的模样。只是依旧带着面具。

“你应该知道桃花妖给你的那种解毒剂无法完全解掉你的毒。”打开手上提着的箱子,取出和白天一样的绿色液体,“要完全解毒需要注射两管,拜你的同伴所赐白天只注射了半管,一次性注射一管半,你会很痛苦,忍忍吧。”说着,冰冷的针头已经刺进了雪女的肌肤,他知道雪女不会拒绝。

白色的棉球按在渗出血的伤口上。

“你到底想做什么?”雪女问,手指按上棉球的时候指尖和那人的手指擦过,“作为同伴,我有权知道真相。”

“同伴?”他似乎对这样的称呼感到很奇怪,用过的注射器被扔回到箱子里,“在问我之前,你还是先问问你自己究竟想做什么吧。”

他背对着雪女站着,修长挺拔的身影和黑夜彻底地融合。

“我说过我无法容忍背叛过我的人活在这世上,除了你。”

雪女回过神的时候,男人已经消失了。

窗帘再度被拉上,雪女知道那后面什么也没有。

 

“我有重大发现!”听到萤草这么说,妖狐就知道她昨晚必定又通宵工作了。

“工作重要,但也要注意身体。”拿出老前辈的态度说道,“你发现了什么?”

“前台的尸体没有什么可说的,只能说凶手的枪法很准。”紧跟着又说道,“我说的重大发现是在镰鼬身上。这次凶手没有再在死亡时间上做文章。镰鼬的死亡时间应该就在你们发现尸体之前的两小时内。”萤草按照以往的习惯先介绍了一下基本的情况,才开始说自己的重大发现,“你猜我在他的胃残留物中发现了什么?”这样的游戏,她简直百玩不腻。

“凶器?”妖狐知道此时只有配合她的游戏才是上策。

“不是。”萤草的语气很是自豪,“我发现了一张用保鲜膜包裹起来的储存卡!”

 

“什么?”妖狐差点直接站了起来——他忘了自己正坐在车上,腰间还绑着安全带。“你看过里面的内容了吗?”

那边传来清脆的咀嚼声,妖狐猜测那大概是萤草正在吃她最喜爱的三明治。

“没有。”咀嚼声停止后,萤草才开口说,声音里似乎有些埋怨。“你们几个不是都瞒着我这件案子吗,我哪儿敢自己看。”又是清脆的咀嚼声,“我问过警视监,他今天请了假,青行灯姐姐告诉我等你回来直接给你。”

“好。”妖狐点点头,估算了一下大概的时间,“我们还有一个小时到。”

大天狗一直通过后视镜看着他,看着他提及案情时原本困倦无神的双目突然焕发出神采,看着他在在听见有所发现时展露出的笑容——或许妖狐自己都没有注意到。

 

他加快了车速。

 

没过多久又接到了晴明的电话,表示他已经和妖王组的两人暂时达成一致结成了同盟。重伤的博雅和夜叉还要住院一段时间,青坊主留下来照看他们。他和酒吞茨木三人则带着录音和技术人员先行一步返回京都府本部。在那里等着他们汇合。

 

妖狐一眼便看见了坐在会议室第一排的银发男子和红发男子,立刻判断出了两人的身份——妖王组的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坐在他们旁边的是形容憔悴的晴明。而在三人的身后,专案小组的人员自然已经被召齐,看到大天狗和妖狐走进来先关心了一番两人的伤势,再顺便打趣了一番两人的关系才进入正题。

妖狐他们都不曾听过那段音频,因此先将音频播放了一遍。妖狐似乎想到了什么,边听边不断“唰唰”在本子上记录着什么。

名为般若的技术人员关闭了音频开始展示他分析的结果。红叶的声音和之后的另一个男声都没有问题,唯独被唤作“晴明”的人的声音是经过拼接而成。妖狐没有向众人提起八百比丘尼的事。有些话他可以告诉大天狗,却不能在其他人面前说起。

 

技术人员解说完了他的分析判断就退回到靠后的位置上。不再参与他们的讨论。笔尖在刚才想到的几点上轻轻地画着圈,有什么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却无法捕捉。

他还是开口问道,“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能否告知这段录音的来源呢?”

“挚友醒醒,”妖狐有些无语地看着茨木童子推了推靠在他肩膀上睡着了的酒吞。茨木并未能唤醒酒吞,看向妖狐,两双金色的眸对到了一处。茨木方才开口说道,“是黑夜山转交给地府,地府再交给我们的。”

没想到地府也牵涉其中,妖狐又问道,“那你们是否知道黑夜山为何要将这段音频交给你们呢?贵帮派之前和黑夜山合作过吗?对他们有多少了解呢?”

茨木在面对酒吞之外的人时总是显得格外不耐烦。“你一下子问这么多问题,想让我先回答哪一个呢?”但还是答道,“地府那个女人说黑夜山委托他们将音频给我们是为了感谢我们之前的帮忙,但我并不清楚他指的是什么,”他看了看仍沉沉睡着的酒吞,“或许挚友知道吧。据我所知,我们和黑夜山之间并无合作。至于了解,我们只和黑夜山之前在外界的联系人饿鬼打过几次交道,不过据我所知你们最近才发现了他的尸体。”

没有合作,那又何来的感谢一说。妖狐将茨木讲述中前后矛盾的两点划出,有些头疼地看着昏睡的酒吞。

发现矛盾的自然不止妖狐一人。“如果如你所说你们和他们并无合作,黑夜山又怎么会感谢你们呢?”

“我怎么知道。”茨木说道。

 

“录音的事情先不论,我们先看看萤草的发现吧。”妖狐将本子翻到下一页,说道。众人也都打起了精神,录音能提供的信息有限。而此刻在萤草手中的储存卡可是镰鼬拼死留下的。他无疑早已预想到了自己可能有的结局,储存卡里的信息重要性不言而喻。

 

储存卡加了密,这是预料之中的事情。无需提醒,般若就自觉地走到了电脑前开始解密。四位的密码对他而言本应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却失败了。

“我可以用更强硬的方法打开里面的内容,”他说,“但是有一部分内容可能会破坏。”

“可以之后再修复吗?”晴明问。

“不确定。”

 

他们暂时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但他们知道不能让里面的内容有任何闪失。

可是这密码又会是什么呢?按理说,镰鼬选择这样的藏匿方式,必然就是想把里面的信息留给警方,那么他选择的必然是他们能够想到的密码。

 

四位数字,排列组合有一万个答案。正确答案又会是哪一个呢?

---------------------------

上一章的糖大家还满意吗233

进入结尾啦,不出意外的话咱们周四见w


评论(64)
热度(338)

© 时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