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狗崽w 微博同名w 互关点梗请私信w

【狗崽】Maske 章四十(现代AU,ABO设定) 百日狗崽day48

全是私设的现代社会!!

*霸道黑道大天狗x帅气警察崽子,先分手再复合

*第一次尝试ABO设定,肉当然有,但不一定多

*请确定能够接受以上设定再往下阅读、

*今天吃到了超好吃的糖w

四十章

八百比丘尼看着妖狐放在桌上的枪,不是日本警察常配的德制SIG,而是一把M2000,这把枪是八百比丘尼第一次执行国际任务时得到的战利品,那时的对手想用这把枪夺走她的生命,却被她用这把枪射死,一发爆头。她将这把枪送给了妖狐,而此时它又回到了她的面前。

 

“你应该很想扳倒安倍家族吧。”这句话,是她和黑夜山合作的开始。而随后她收到的资料却将这次“合作”直接定义成了“胁迫”。

她走到今天,手上又怎可能完全地干净。

“我答应你,”她对电话那头分不清男女的声音说道,“但我有一个条件。”

对方发出了刺耳的笑声,“你真的觉得你还有和我们谈条件的权利?”沉默了一会儿又改变了主意,“什么条件?”

“不能伤害我的人。”她特别加重了声音,“尤其是妖狐。”

之后他们一直以三天一次的电话联系着。她给对方提供了索要的晴明的录音。又从对方手里得到了一些对安倍家族有影响的消息,她不是没有试探着打听对方的身份,她甚至把和对方的通话录音截取出来请人分析,然而无论是号码还是录音,她什么都没查到。她暗中将那些消息传递给了源家。

在安倍家族和源家龙虎斗的这段时间,她确实得到了她想要的,她的工作和权力终于不再有人每天染指。

 

直到她收到了妖狐受伤的消息。这不是一起意外,而是一次针对他的谋杀。

然而她再也无法联系上黑夜山。他们曾在她面前露出了冰山一角。而现在,在这一角彻底融化以后,他们又一次地失去了踪迹。

 

八百比丘尼拿起了那把枪,枪口对准自己的太阳穴。

没有扣动扳机,因为她知道里面什么也没有。

 

 

甫一出门就席卷而来的夜风提醒着妖狐黑夜的到来。裹紧了让妖刀姬帮忙找的干净外套,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晚七点,没有未接电话和连番轰炸的短信。

还来得及,妖狐笑了笑,快步往自己的目的地走去。

 

“这么晚还前来打扰,真是抱歉。”妖狐跟着老人边往屋里走边说道。

白发老人戴着厚厚的老花眼镜,唇角的笑容昭示着妖狐的担忧实属多虑,“东西我昨天就已经做好了,就等着你来取了。”他们走进了老人的工作间。妖狐就站在门下,没有再往前进一步。

“你看看是否满意。”老人谦虚地说着,只是神情之中却透露着满满的得意,“我按照你上次定的匕首的风格设计的。”

妖狐从老人手上接过那个精致的木盒,打开细细检查了一番。又再次道谢离开。

 

远远地就看到了站在雪女门口的妖刀姬。她靠墙站着,看到妖狐用动作打了招呼,并没有出声。妖狐走过去,他的手刚才被冷风吹凉,此时正在逐渐恢复温暖和灵活。

他走到了妖刀姬的身边,门半开着,可以看见里面情景。雪女已经苏醒了,大天狗坐在床边,看着她,两个人在轻声地交谈。

他终于知道雪女那些对他的敌意从何而来,他看见大天狗替雪女理了理被子。

“你不生气?”他听到妖刀姬轻声问道。

妖狐摇了摇头,手指触摸到放在衣服口袋里木盒上的纹路。

 

大天狗看到了他,和雪女说了些什么,就往门外走来。雪女扭过了头,妖狐看不见她在干什么。

“饿不饿?”妖狐总觉得大天狗今天已经问了他好几遍同样的问题。

这次他点了点头,主动拉过了大天狗的手,“走吧,陪我吃饭。”

 

已经快要十点,早过了医院餐厅供应餐点的时间。妖狐难得默认大天狗使用了特权,在四十分钟后得到了色香味俱全的——白粥一份。

“你身上有伤,不能吃别的。”大天狗说。

“你不也是?”妖狐反击。

“所以我喝粥啊。”大天狗一脸坦然地喝着面前的白粥。

“......”

“对了,咖啡也不能喝。”凉拌的裙带菜放到了妖狐的面前,大天狗又加了一句。

“早就不喝了。”妖狐低声地说。

泄愤般地喝了一大口白粥才抬起头来看着大天狗,“大天狗,等下陪我去个地方。”

回答他的是直接塞到嘴里的裙带菜。

 

“锁住了。”大天狗拿着电筒,拉着门锁,回头看着站在自己身后台阶上一时兴起要上天台顶楼的妖狐。

妖狐看着他手上的锁,挑了挑眉,“你来还是我来?”

 

十分钟后,两个人站在空无一人的天台上。天公不作美,这是一个典型的大都市无星无月的夜。电筒直射出的光是此刻唯一的光源。

“把电筒关了吧。”妖狐说,又让大天狗转过身去。大天狗不解但还是照做,“等我说可以的时候才能转身。”

大天狗看着面前漆黑空旷的夜空,总有种一转过身妖狐就又已经消失的错觉。手指死死地扣住掌心,才能忍住不往回看。

 

他听见悉悉索索的声音,妖狐似乎在找着什么。越发疑惑妖狐此时的举动,就在终于要忍不住回头时终于听到了妖狐的声音。

“好了。”

那声音里含着的,是紧张吗?

 

大天狗用了最快的速度转身,转身间甚至隐隐带起了风,然后他愣住了。

 

眼前,是一片星空。

妖狐为他创造的星空。

 

白色和黄色的星星在地上亮起,连成一片。

星星不多,却是大天狗看过的最浩瀚的星河。妖狐没有消失,他就站在那里,站在璀璨的群星之中,星光在他的脚边环绕,而他的双瞳则是最粲然的双星。

 

妖狐清了清嗓子,从口袋里掏出那个已被掌心的温度捂热的木盒。拿枪对着歹徒时也毫不颤抖的双手竟在不断地颤抖。

”我...”他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大天狗,明明刚才打开都很顺畅盒子却偏偏在此刻卡住,任他如何用力也无法打开。直到大天狗穿过了那一片星河,手指和他的交叠在一起才终于顺利地将盒子打开。

大天狗手上的温度给了妖狐勇气,终于能顺畅地说出了口,“我们去登记吧。”

 

天啊,他都说了些什么。话一出口,妖狐就欲哭无泪地想道。明明回来的路上想了那么久,还上网查过资料,兜里还有揉成一团的草稿。但他还是直直地看着面无表情的大天狗,等着他的反应。

 

放在两人交叠的掌心的木盒中静静地躺着两枚指环。银色的指环在星光下闪烁着温和明亮的光,没有更多的雕琢,只是在一模一样的位置上镶嵌着一枚小小的方形宝石。左边的那一枚镶嵌着冰蓝色的sapphire,右边的那一枚则镶嵌着金色的Heliodor。[1] 

 

大天狗说不出话来。真正意义上的说不出话,他看着那双安静地躺在盒中的指环,和那正望着自己的比宝石更耀眼的双眸。却连一个单音节都发不出来。

暂时失去的言语只能用动作弥补。

 

他取出右边的戒指戴到了自己的手上,太过于紧张的手指变得僵直,似乎小了些的指环费了不少的时间才完全套入,紧紧地圈住指根,大概会难以取出。不过没关系,不会有取下的那一天。

妖狐看着他的动作,朝他伸出了自己的手,大天狗将左边那枚指环也取出,轻轻地套了上去,好在重新包扎后手指完全地露了出来。依旧很紧,指腹相互摩擦,戴好的时候两个人竟都冒出了汗。

 

就在指环套入的一瞬间,大天狗听到了一声轻微的“喀嚓”,什么东西终于落到了地上,化为凡尘消失不见。

 

“不能反悔。”语言能力终于回归,戴着指环的手指交握在一起,不愿分开。

“这是我的台词。”妖狐笑道,轻轻地往前走了一步,足尖和大天狗相抵。

 

妖狐自然地回应着大天狗的吻,双唇相碰又分开,分开又再次相遇。

星空之上,是两个人完全交融的身影。

兜里的纸条被彻底地撕碎,求婚的台词不够完美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们的爱足够完美就行了。

 

“晴明…”这是博雅清醒过来后说出的第一个词,模糊的视线渐渐变得清晰,映入眼帘的就是那披散下来的银白长发。

“晴明,过来。”博雅说道,虽然晴明就坐在他的身边,他还想让他靠得更近一些。干涸的双唇索求着晴明的唇,试图吸取一些水分。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和尚?”夜叉睁开眼,看到了那日思夜想的青衫男子,又缓缓地闭上眼,“我果然还在做梦啊。”浑身都被alpha的信息素包围,好想让这梦再多持续一段时间。“你果然还是爱天下人多一些啊。”又喃喃自语道。

一声熟悉的叹息却让他无法安眠。

蓦地睁开眼,双唇就被湿热包裹。夜叉用尽全力抬起酸软地手臂。

那些大义都见鬼去吧,再也不会让你离开了。

 

“挚友,挚友。”茨木兴高采烈地推开了病房门,“你猜我找到了什么?”

酒吞有些无语地看着被他藏在身后露出了一大半的葫芦,还是问道“找到了什么?”

茨木走到跟前像是献宝一样地从身后拿出了葫芦,“我帮挚友你把葫芦拿回来了。”

“笨蛋。”酒吞没有去拿葫芦,而是揉了揉茨木的长发。

笨蛋。

 

手机发出了“飒”的声音,是她为那人专门设置的铃声。

解锁看着新收的邮件,只有两个链接。全是小孩子的搞笑视频。

妖刀姬抬头看了看医院的窗外,今晚的黑夜也很美啊。

 

[1]sapphire,即俗称的蓝宝石,源于希伯来语“Sappir“有“臻于完美之意”;

  Heliodor,金绿柱石,源于希腊语“太阳”。

小剧场

老爷爷:总觉得好像忘记了什么事情,忘了什么呢

妖狐:糟了,忘记给钱了QAQ

---------------

你们居然都以为崽子要出事QAQ

以及我身体没什么大问题谢谢小天使们的关心w


评论(38)
热度(369)

© 时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