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狗崽w 微博同名w 互关点梗请私信w

【狗崽】坐在搞基阳光spa专区的那个男生(教师节贺文,短篇甜文)

坐在搞基阳光spa专区的那个男生


教师狗x教师崽


其实我真的不懂数学老师为什么要来旁听语文老师的课,旁听课就算了还非要坐在我旁边。

“苟在觅,把你的语文书拿过来一下。”坐在我旁边就算了,还要和我同看一本书,我在心里这样吐槽着,却还是只得乖乖地把书挪了过去。没办法,这个叫大天狗的男人不仅仅是我们的数学老师,还是我们的教导主人。老实说,我觉得他长得真的很奇怪啊,为什么一个日本人会有金发碧眼啊,而且那些女生还把他评为校草,校草不应该从学生里评吗?只能说现在的女生审美真的太差了,我反驳女友的时候还被说是直男审美,然后她就变成了我的前女友。而且这些女生不仅审美差还很花心,校草都不止评一个,至于另一个是谁——


“苟在觅,你起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是的,另一个校草就是这个好听的声音的主人,也就是我的语文老师,妖狐老师。

“老师可以把问题再重复一遍吗?”

“好的,小生刚才说……”我觉得跟大天狗老师比起来吧,妖狐老师帅是帅的,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专业的缘故,总喜欢吟诗作对,还老自称“小生”。我听说女生们内部也分了两批,一批觉得大天狗老师比妖狐老师更帅,一批则觉得妖狐老师更帅,我个人是觉得妖狐老师比较好看,尤其是他每次笑起来的时候总会露出尖尖的犬齿。不过女生内部虽然平时老争得你死我活,倒是有一个共同的口号,说是“大天狗老师妖狐老师cp最棒”,我问过我前女友cp是什么意思,她告诉我说是操评。我虽然不同意他们两人校草的称号,但操评这一点我是很同意的。大天狗老师的数学叫得确实很好,把我从不及格教成了及格,妖狐老师对美的理解更是帮我们拓宽了视野。而且很多学生晚归的时候都看淡他们俩人还在办公室研究教案,应该是每天走得最晚的两个老师了吧。


“回答得不错。”妖狐老师对我笑了笑,他今天好像换了新发型,笑起来比以前更好看。

“苟哉觅同学,苟在觅同学,你可以坐下来了。”大天狗老师敲了敲桌子。

“啊,好。”我坐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大天狗老师好像有些不爽。不过也有可能是我的错觉,毕竟他经常不爽。尤其是在旁听妖狐老师的课的时候,每次妖狐老师对学生一笑他好像就不爽。我上次专门分析了一下,可能是因为大天狗老师自己不喜欢对我们笑,所以比较不喜欢妖狐老师的这种教学方式吧。但我明明记得教导主任是有权利让老师改变教学方式的,还是因为他们太熟了所以不好意思。

不过他们俩关系好是真的,明明都三十多岁的人了,上卫生间还要一起。我有一次听见他们在卫生间里说话,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在比大小。不仅仅是上卫生间,吃饭也要在一起。那次我坐在他们旁边吃便当的时候,就看见妖狐老师把大天狗老师碗里的鸡肉夹到了自己的碗里,还把自己便当盒里的素菜放到了大天狗老师的碗里。大天狗老师都没不开心,只是强迫妖狐老师把素菜全都吃光了。上次和妖狐老师聊天的时候,妖狐老师告诉我他和大天狗老师从小时候就认识了,一直是同班同学然后变成同事,这样的友情实在是让人觉得羡慕。


“专心点。”大天狗老师轻声地提醒我,我才发现我走神了,连忙把语文书翻到下一页。

“不是这页,再往后翻。”大天狗老师又说,我一边翻着书一边想原来大天狗老师真的有在认真听讲啊。偷偷地往旁边看了一眼,才发现大天狗老师真的是一动不动地看着妖狐老师呢,听到有趣的地方嘴角还会微微弯起。我好像又产生错觉了,总觉得每次妖狐老师看向我们这边的时候都是笑着的,我看了看面前的文章,这明明是篇悲伤的散文啊。记得以前有一次坐在后面的狗哉而,对,就是我那个双胞胎的弟弟偷偷地在课上看小说结果在妖狐老师讲课的时候笑出来了,可是直接被妖狐老师带去办公室训话了。不过最近妖狐老师的心情好像一直都很好呢,打招呼的时候我觉得我都能看见空气里的“~”了,自称“小生”的频率也越来越高了。

之前听我女…不,前女友八卦,说有一次妖狐老师从办公室出来领口的扣子没扣好,脖子上带着戒指。我问她那个戒指长什么样子,她说那个戒指很特别,一半是羽毛另一半好像是一个面具,那个面具长得就像是……和现在拿着我语文书一边的大天狗老师无名指上的那个一模一样。我看见大天狗老师将书翻了页,露出了戒指的另一边。羽毛!!!!我目瞪口呆地看着大天狗老师手上的戒指。

“你在做什么?”这次我听出来大天狗老师是真的不爽了,为了避免被找去办公室谈话,我乖乖收回了视线。没想到他们的关系好到带同款戒指,真是好兄弟啊!


终于熬到下课,我本以为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睡睡觉,毕竟昨天玩yys玩到凌晨两点。谁料大天狗老师突然对我说“把你的语文书借我一下。”

我自然只能点头同意,原本睡觉的计划就此夭折有些抑郁。就看见大天狗老师拿着那本书走上讲台去找妖狐老师,他们说了什么我根本听不清,只看见妖狐老师的脸越来越红,该不会是被大天狗老师骂了吧?结合之前大天狗老师有些不爽的语气,我越想越觉得可能。他们好像还在往我这儿看,这下惨了,妖狐老师不会迁怒于我吧。我假装看着窗外的风景,余光一直看着他们俩人,突然听见“啪”一声,两个人手上的书居然同时落到了地上,然后两个人又蹲了下去捡书,再起身的时候,妖狐老师的脸居然比刚才还红。

“谢谢你的书。”大天狗老师走下来把书还给我。

“不用,不用,那个,大天狗老师……”本想问他是不是和妖狐老师说了什么。

“怎么了?”

“没…没什么。”

我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两人走出了教室。算了,别想了,准备下节课的书吧。我正准备把语文书收下去就看见上面多了几行字迹:想回到那间窗明几净的教室,一无所知的我,带着最纯粹的直觉,看着那个在窗边念诗的陌生人。

后面还有两行被涂掉了,不过我很肯定这本格外旧的语文书不是我刚才给大天狗老师的那本,那这本就应该是…我翻到了书的扉页,果不其然看到了工整的笔迹——“一年A班 妖狐”不过这笔迹似乎跟刚才那几行字完全不一样,但那几行字的笔迹也好熟悉,总觉得在哪儿见过。



上课铃声响起,我听见了隔壁班传来的妖狐老师的声音。往窗外望去则能看到前面教室窗外被风吹出的几缕金发。明明一样的课程,大天狗老师居然要听两遍。

啊,我想起那个笔迹是谁的了。


我翻到书的背面,努力从划痕中分析字迹——

“直觉告诉我,我喜欢他。”

而在这一页的角落,我看见了妖狐老师的字迹——

“他现在,是你最熟悉的人。”




评论(5)
热度(187)

© 时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