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狗崽w 微博同名w 互关点梗请私信w

【狗崽】摆渡(HE,短篇完结)

*第一次尝试这样的文风,深感文力不足,但还是希望大家喜欢wwww

*灵感来源:http://music.163.com/#/m/song?id=468546961&userid=310374611

 凡间书生为寻求力量与大义参试者,需渡一河。河唤为冥,四周终年白雾环绕,不见其起,不知其终。其水朱红如血,深不可测。河上只一扁舟,舟上只一摆渡人,无名,终日以一面具掩面,是以亦无人见其真颜。欲渡此河者,需以一轶事为酬。

  “吾只知大义,无轶事可与之。”大天狗道。周遭宁静无风,然衣袂自起,飘飘然如仙人。

  “无妨,小生可借一轶事与你。待他日归来,且还小生一物即可。”虽不见人影,语声清朗,彬彬有礼。话毕,船无风自行,大天狗观湖面,竟无一丝波澜。

  “不知汝所欲何物?”

  “先生不妨先一听小生的轶事。”摆渡者又言,“先生以为,人妖殊途否?”

  “吾以为,世间万物皆可为妖。”

  “先生所言极是。今日小生便想同先生讲一个妖的故事。世人常道世间鬼怪横行,然鬼与怪却分明是截然不同之物。为鬼者,盖因生前怨恨深重不得解,执念使然,独有怨恨一念,可算得无情之物。为怪为妖者,却因感念天地精华而生,恰为多情之物。是以鬼多丑陋,妖多妩媚。其中佼佼者,不外乎狐族。约百余年前,有一狐,好收集天地至美之人,以魅术诱人魂魄再以秘法制尸为趣,其所制之尸,尤喜曼妙女子,不腐不朽,宛若活人。然此狐法术精湛,尤擅御风。人族惊惧而无应付之法。”

   “天地万物,均衡方是天道。此狐作恶多端,纵是妖术再为精湛,理应也有能人收之。”

   “正是。时民怨滔天,或是天道所命,恰逢一道者出山游历,途径该地,出手将该妖收服。”

   “这道者想必法力高强。”

   “自然。然道者并非道者。”

    “何解?”

    “这道者,也属妖怪一族。其翼黑如墨,腾空而起,百里不过分秒之间。擅御风更胜狐族。如先生一般,一心只求大义。是以化身为道者,将那妖狐收服。”

    “听汝所述,妖族性情各异,倒当真有趣。这未名之妖既追求道义,应将这狐妖杀之。”

     摆渡者的声音顿了顿,大天狗正觉怪异,便闻一声轻笑,“先生非妖,如何知妖所想?那道者并未将狐妖杀之,反而与其结下誓约。”

    “何种誓约?”

    “这便要从两人初逢说起,先前小生疏忽,且听小生将收服狐妖一事细细道来。那道者,乃是那狐妖生平所见之至美,是以道者未花半分气力,那狐妖便自己上了门来。以魅术为引想要那道者的一颗鲜血淋漓之心。狐妖狡诈,趁两人翻云覆雨之时欲以风刃弑之,不料道者早有准备,狐妖一击不得,试图逃脱,终被那道者擒住。”

     “吾以为,那狐妖与那道者皆为男子。”

      此番摆渡者的笑声比方才更胜,“自古便有断袖分桃一说,人族如此,妖族放浪形骸自更不必提。”

      大天狗点点头,听摆渡者接着将故事往下讲去—— 

      “正如小生方才所言,那道者擒了妖狐,便同他立下一誓:百年为期,百年之内,那狐妖若不再杀害一人,百年之后那道者便给他所欲之物。”

       大天狗眉头微皱,“鲜血淋漓之心?” 

       “非也。”

       “那是何物?”

       “一颗真心。”

       大天狗沉默片刻,“这道者,做的恐怕可以称作天下第一赔本的买卖。”

       “可见不止有痴人,亦有痴妖。”

       “狐妖最后可有得到那颗真心?”

       “这便是故事的后半阙了。他二妖相伴数十年,道者寻道,狐妖便时时待在他眼前,无聊时便以捉弄道者为趣,倘若嗜血之欲发作,便与那道者滚做一团,以魂肉极乐化解。”大天狗总觉摆渡者说到此段的语气满是欢沁。

        “倒不失为一段佳话。”

       “与人而言,唯人之情可称佳话。未免非议,数十年间,狐妖敛了妖形,化了新的形貌才安然与道者同行。然一日酒醉,竟于人前现了形。道者为救其性命,亦暴露身后所负双翼。一时人族大骇竟远胜妖狐作乱之时。遍寻能人欲将此两妖除之。”

      “恐难矣。”

      “两妖并除自是难事……”大天狗正值兴致高昂入神之际,船停不知。

      “后事如何?”

      “已抵彼岸,愿先生高中。”那摆渡者终于现出身形,面具遮脸,只一双金眸璨如流金。眨眼之间,便又隐匿于湖面白雾之中。


        “吾已高中,不知汝所欲何物?”

        “烦请先生,予小生一颗真心。”




评论(3)
热度(61)

© 时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