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狗崽w 微博同名w 互关点梗请私信w

【狗崽】王不见王 章十二(现代娱乐圈pa+游戏背景改编 )



*今日头条:天王妖狐竟主动曝光恋情并展示吻痕???!!!

*现代娱乐圈pa+游戏背景改编 

*天王狗x天王崽 

*本章含博晴

*R18(不是每章都有)

*有小天狐(不是怀孕生的,不是ABO

十二章

第十二章



“没想到妖狐养了一只狐狸当宠物。”般若有些感叹地说,手指似乎还残留着毛绒绒的触感。

“很可爱。”

“啊。”

车子平稳地发动,大天狗闭目养神似乎根本没说过那两个字。


脑海里全是那双蓝色的眼睛,和自己的眼睛一模一样。而那毛绒绒的耳朵和尾巴又让他想起了昨夜不甚清晰的记忆。

真的只是梦吗?


保全系统更新了,原本凌乱且不堪入目的卧室也变得一尘不染。沐浴过后大天狗坐在完全按照他的喜好布置的大床上,冰冷的感觉油然而生。他望着门口,一些混乱模糊的画面随着冰冷的渐深而清晰。是昨夜的记忆——

“大天狗你这个傻(哔)。”妖狐面色绯红靠门而立,一个个脏字不断地从他的口中飘出,仿佛大天狗是这世间最让他感到厌恶的人。手里拿着的是自己珍藏已久的红酒,气泡洒了满手,冰凉的液体顺着妖狐的肌肤不断地滴落在地上,骂着骂着妖狐忽然低下头去将手背上的红色醇液舔干净。露出的笑容让大天狗感到莫名地熟悉又毛骨悚然,身体都因为他的动作而兴奋地颤栗:妖狐对着他舔了舔自己的唇,问他“你要不要也尝尝这瓶酒的味道。”

即使是自己高价买来珍藏的酒,味道大天狗也全然忘记了。他甚至不记得自己究竟有没有尝过那酒,他只记得自己翻来覆去地尝了妖狐的味道,纯粹而甜美。

记忆完全复苏,大.天王.以为自己是直男.天狗才发现纵使开始确实是妖狐引诱自己在先,后来不肯放手的却是自己,乃至于对方带着哭腔的哀求自己都没有理会。只不过记忆的细枝末节依旧有些模糊。妖狐的表情和神态都如此模糊,而记忆中的尾巴和耳朵也似有似无。

若说之前大天狗对妖狐还有几分怨怼,现在更多的竟是心虚。而想起对方滚烫的泪珠落在自己的背上,则更蔓生出了一种无力的自责。联想到之前在片场就对妖狐有过的不正常的欲望,大天狗愈发觉得心情复杂。


这一复杂,就瞪着眼到了凌晨三点才勉强睡去。

梦中他看见了妖狐站在一扇木制门扉前,全身上下只松松垮垮地搭着一件和服外套,露出的皮肤上满是欢爱之后的痕迹。对他说……

大天狗猛地从梦中惊醒。又是一个戛然而止的梦,在妖狐刚开口时就落下了尾音。

七点半。还有半个小时,一目连就会来接他去警局。而晚上他还必须要参加风转符电影节。


负责询问他的还是上次在案发现场的那个警察。大天狗还记得他的名字:荒川。前天见面的时候他穿着便服,今天却穿了全套的警服。加上冰冷惨白的审讯室,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起来,和上次完全不一样。

“九命猫死亡的那天晚上,你在哪里?”

“一直待在外景地的房间。”

“有人可以给你作证吗?”

“我的经纪人和我一起待到十二点,之后我就睡觉了。”

“也就是说没人可以证明一点到三点的这段时间你是待在房间里的。”

“这话是什么意思?”大天狗面无表情地看着荒川。

“我们调查了九命猫的全部通讯记录,发现你在凌晨十二点曾经给她发过一条短信。内容正是让她帮你去保姆车上取你忘了的手表。而她死亡时握在手里的,也正是你的那块手表。”

“所以?”

“所以,你已经成了本案的嫌疑人之一,大天狗先生。”

大天狗并没有急着辩解,证明一个人无罪向来是比证明一个人有罪还要困难太多的事情。更何况,他不过只是嫌疑人之一。

“拍摄场地的监控应该能证明我没有离开过。”

“很不巧的是,”荒川直直地看着大天狗,大天狗敏锐地察觉到他的眼神和先前已有所不同,“案发现场的的所有监控都被人蓄意破坏了。”末了,荒川又补充了一句,“是被和凶手一样的凶器破坏的。”

“那你们找到凶器了吗?”

“这就不是你需要担心的事情了。”

“我以为我有权知道。”

“我建议你尽快通知你的律师。毕竟……”

门在此时被敲响,荒川又看了大天狗一眼,转身去开门,而坐在他旁边的那名小警察,视线一直不曾从大天狗的脸上挪开。眼里满满的都是不可置信。大天狗确定自己并不认识他,自然也不能理解他的这种不可置信从何而来。可对方的视线执着而明显,大天狗无处可躲只能把注意力全部放到门外隐约的谈话声上。谈话并未持续多久,荒川回来的时候神情并不太好,眼神却明显地比先前缓和。

“我希望你要知道我们今天的谈话内容全部都不会公开,你可以放心地对我说真话。我再问你一遍,那天晚上究竟有没有人一直和你在一起?”

有些模糊的念头在大天狗脑海中一晃而过,让他没有立刻出声否认,也没有承认。而在荒川的眼里眼前的男人明显是陷入了两难的抉择之中,又想起先前另一名警员告诉自己的话,他轻轻地咳了一声,说道,“我们的另一位证人说那天晚上他一直和你呆在一起,一整夜。”一整夜这三个字,他刻意加重了语气,算是一种提醒。

大天狗几乎立刻就明白了这个“另一位证人”指的是谁。


“你知道做伪证是犯法的吗?”甫一离开警局,大天狗就对妖狐说。

“我以为我起码会得到一声谢谢。”妖狐的声音清冷。大天狗带着责问的语气听在他的耳中简直像是一桶冰水将他浇了个透心凉。就算大天狗本来就是为了自己顶锅,但在大天狗的眼里难道不是自己甘愿冒着牺牲星途的的危险帮了他一把吗?妖狐气冲冲地往前走,直到肩膀被人按住——


“谢谢。”大天狗说。


“下次不要这样做了。”

“哼,”妖狐冷哼了一声,“不用谢。


并肩走到停车场,两个人才各自分道走往自己的保姆车。

“妖狐,”大天狗忽然将妖狐叫住,“晚上见。”

“嗯,晚上见。”


“没想到他们还留了这一手。”保姆车的司机也是组织的人,妖狐放心地对三尾说。

“你怎么解释的?”

“我说我和大天狗暗地在交往,那天晚上我和他一起睡的。”至于这个睡是动词还是名词,就要看那个警察的思想觉悟了。

“警察没有怀疑?”

“呃…”妖狐纠结了一下,“我给他们看了点东西。”

“什么东西?”

妖狐将自己衬衫的衬衫领口稍微往下拉了一些,深深浅浅的吻痕上一道牙印清晰可见,“我跟他们说可以去做牙齿比对。”

三尾深吸了一口气,知道自己再多的说教和阻拦估计都无济于事,只说道“大人要见你,计划要加快了。”


“是吗?”妖狐收敛了笑意,“我知道了。”

“还有一件事。”

“什么?”

“小崽子昨天缠了我一天问那个男人是不是他的父亲。”

“你怎么回答的?”

“我让他自己来问你。”

“……”



评论(5)
热度(158)

© 时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