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狗崽w 微博同名w 互关点梗请私信w

【狗崽】王不见王 章八+九(现代娱乐圈pa+游戏背景改编 )

*现代娱乐圈pa+游戏背景改编 

*天王狗x天王崽 

*副cp众多,每章前会预警 

*R18(不是每章都有)

*有小天狐(不是怀孕生的,不是ABO) 

----------------------------------------------------------

第八章

累极了的时候其实很难做梦,大天狗从进入娱乐圈开始,便很少有梦。但近日不知为何,工作量明明并未减少,他做梦的频率却大大增加。

他梦见了流星璀璨,然后化为虚无。他仰视着夜空,追溯着河流的源头行走,周围围着很多人,衣着华丽而繁复,如众星捧月般将他簇拥在中间,但他却依旧仿佛孑然一身。

应该还有什么人要站在他的身边,和他一起看这星彩漫天。大天狗停下了步伐,看着已然平静了的河水,又蓦然回首望去,隔着重重人群有人正在唤着他的名字,他说——

“大天狗,我……”


大天狗猛地睁开双眼,正对上的就是垂下的白色纱布,将初升的朝阳明亮的光隔离开来。

“我正准备叫你起床。”一目连缓了缓才说道,而这片刻时间已足以大天狗从那虚幻的梦境中脱离,看着一目连将手中的信函递给自己,“风转符电影节的正式邀请函。我刚跟公司联系了,你这次获奖的概率很大。“

“很大?”大天狗挑了挑眉。

“你也知道风转符是审核最严的一个奖,”一目连一边看着刚收到的今日的拍摄计划一边说道,“不过好几个评委都很看好你。”

“我最大的竞争对手是谁?”大天狗起身洗漱。

一目连在屏幕上不断滑动的手指有了刹那停顿,才说出那个名字“妖狐。”


“正式邀请函。”三尾将盖着金色印章的信封扔进正在打瞌睡的妖狐怀里。

“我看看。”妖狐漫不经心地将信封拆开,途中连打了好几个呵欠。

三尾有些无奈地看着他,“妖族本就不需要睡眠。”

妖狐愣了愣,用展开的信纸遮住双眼,“我当了太久的人,忘记了。”


又一次地,推开门就和隔壁同一时间出门的大天狗不期而遇。

昨夜,他有没有听见自己唤他的名字呢?妖狐想。随即自嘲地笑笑,他现在又不是妖,怎么会听见。


“你也收到邀请函了吧。”连一句早上好都没有,妖狐单刀直入地说。

“恭喜你入围。”大天狗点了点头,看着他。

妖狐有些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他对大天狗的表情再熟悉不过,先前这句话竟是真心,而非嘲讽。

下意识地咬了咬下唇,妖狐主动地伸出手,“同喜。”


一旁的一目连先是睁大了眼,怀疑眼前这和谐友好的一幕是否只是自己的幻觉。随后才释然地笑了笑,看来今天的拍摄应该会很顺利啊。

而一旁的三尾则忍不住打断了他们,“抱歉,妖狐今天早上有场单人戏,我们要先离开了。”

“下午见。”


“你担心得太过了,姐姐。”妖狐一只手用力地揽住三尾的肩膀说道。

“我听见了。”

“什么?”

“你昨晚叫他的名字。”

“只是太无聊了而已。”妖狐失笑,“况且他是听不见的。”

“是吗?”三尾的语气有些坚决,“今晚我代替你去,你给我乖乖待在房间里。”

“遵命,姐姐大人。”


只不过即使妖狐嘴上答应得乖巧,十点一过,他还是出现在了大天狗的房间。今天不再是潜入,而是正大光明地拿着剧本去的。

“对戏?”大天狗刚刚洗完澡,只被毛巾擦拭过的黑发还在断断续续地滴着水。

“对戏。”妖狐一脸坦然,把带来的剧本摊开放在大天狗的面前。上面密密麻麻全是不同的记号笔做的记号,旁边还用黑笔写了不少批注。妖狐显然是用心准备了一番的,“既然我们冰释前嫌了,不如好好合作快点把这部戏拍完。”

“嗯,好。”


虽然已经是深夜,但一开始工作,两个人还是很快就进入了状态。

“今夜月色真美。”妖狐念着剧本上的台词,眼神不自觉地瞥向窗外,不巧的是今夜无云,却也无月。

“是啊。”大天狗应和道。他一直觉得戏里大天狗的性格和他其实很像,就连一目连也深有同感,比如说话的方式,比如有些冷酷或者说是表面冰山内里闷骚的性格。

“大天狗大人,您太无趣了。”这是妖狐的下一句台词。

“是吗?”

“让我来教您如何变得更有趣一些吧。”

两人都早已把剧本背熟,对起戏来根本无需看着剧本。只不过先前的几句对白,妖狐虽未刻意避开,却也没有和大天狗对视。唯独这一句,他看着大天狗。看着无论是剧里还是现在对自己而言都是可望而不可得的存在。


“让我来教您……”两人之间的距离随着每一个音节从口中念出而缩小。

“停。”不过只剩几厘米的距离,大天狗忽然叫了停。


“这里妖狐的自称应该是小生而不是我。”大天狗的指尖轻轻地点在妖狐划了着重的符号。

“但现在我就想自称‘我’。”

“是你说要好好合作我才和你对戏的。”大天狗看着妖狐,神情不解而严肃,满满的都是“不要胡闹”四个字。

妖狐将摊开在膝上的剧本收起,“对不起,我现在状态不好。明天再来打扰,晚安。”

大天狗看着妖狐突然匆匆离开的背影,脑海里全是“落荒而逃”四个字。

虽然他很确定,刚刚因为妖狐的靠近而心慌意乱的只有自己而已。


“交给你了。”回到房间,妖狐对着空无一人的室内说道。

无人应答,但他闻到了一抹熟悉的香气。他知道三尾已经去了。

他看着隔开两间房的那堵墙,再次开口说道,

“晚安。”

这次他说得很大声,虽然他知道那个人依旧听不见。


“我们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午饭的时候妖狐和三尾找了一个单独而安静的地方。

“我昨天和总部联系了,”三尾夹了一块肉给妖狐,她总觉得妖狐这段时间好像瘦了不少,“等你们回去参加完风转符电影节那边会派人跟我们去下一个外景地。”

“这么说的话,如果潜伏在这边的人想动手只能是这两天了。”妖狐想了想,“今晚我和你一起守吧。”

“好。”三尾这次答应得很爽快,她深知前面十几天越是相安无事风平浪静,这两天就越有可能出事。

“对了,”妖狐将那块肉吃下,“晴明那边有动静了吗?”

“暂时还没有。”三尾又夹了一块肉到妖狐的碗里。

“是吗?”妖狐冷笑了一声,“我还是觉得这个方法太过虚无了一些。我不知道她是怎么说服晴明拍这部电影的,但我不觉得拍这么一部电影就可以把那位逼出来。”

三尾叹了一口,“她听上去把握很大。再说我们眼下也确实没有更好的方法了不是吗。几百年前那位的出现也不过是晴明大人的一念之差罢了。”

妖狐修长的手指敲击着桌面,“我还是觉得这样太温和了一些?”

“你有更好的办法吗?”

“让我想想。”


“以前,总是他这样守着我这样一整夜,而我从未发觉。”妖狐时隔十几日再度将自己隐藏在了大天狗房间墙角的阴影里。

“那个时候……”三尾说着叹了口气,将未尽的话语用沉默替代。

“我现在才知道,这样枯坐一夜是多么无聊的一件事。当时是我太任性了。”

“真说任性的话,”三尾把玩着自己的尾巴,“你们俩倒真是不相上下。一个一言不发就离开,一个……”她瞥了妖狐一眼。

“不过我的结果还不算太糟,不是吗?”妖狐想起了什么,笑道。

“结果不算糟糕,”三尾扶额,“你知道我当时有多担心吗,那个方法……”


然而不待她将话说完,眼前一道白光一闪,妖狐已经消失不见。


“他们果然出手了。”妖狐对跟在自己身后出来的三尾说道。视线却未离开眼前的庭院,在寻常人眼中眼前的庭院和白日时没有任何不同。但在妖狐眼中,每一簇青草,每一片绿叶都被浓重的黑气缠绕着。

“逃掉了?”三尾打量着眼前的景象。

“不,”妖狐摇了摇头,眼中流金胜过万千流星,“我不会让他逃掉的。”


而在他的指尖,绿色的液体正一滴滴地落入脚下的土壤。

那是,妖族的血液。


第九章

大天狗是在凌晨五点的时候从一目连口中得到消息的。

已经跟了自己一年多的生活助理半夜死在了保姆车上,死状惨烈,死因不明。

“晴明导演已经把今天的拍摄计划全部取消了,警察正在勘察现场,等会儿应该会来找你问话。”一目连满脸的憔悴和着急,手机屏幕上不断有新的消息弹出。

“公司会派专人来处理这件事情,目前我们的方针是完全保密。”

“完全保密?”

“是,已经通知了剧组全员,”一目连点了点头,“这也是警方的要求。”

如果说公司要求保密大天狗还可以理解,警方要求保密就有些奇怪了。大天狗陷入了沉思,视线不经意地从一目连的手腕掠过,才发现他的手一直在颤抖。

“你没事吧?”

“我没事。”一目连的一只手按住了那只早已空洞的眼,“我只是想起了一些事而已。”似乎按住那只眼让他得到了一些力量,很快平复了下来。

大天狗想到了一目连说的“死状惨烈”四个字。最后还是开了口,“我想去现场。”


因为场景都架设在并不大的庭院之中,保姆车们全部都停在宅院不远处的停车场里。平日冷清的停车场现在已经被黄色的警示带隔离。好在保密措施及时而有效,再加上剧组之前为了保密将附近都租了下来,现场周围并没有太多人围观。

大天狗和一目连到达现场的时候,勘察还没有结束。穿着不同颜色工作服的警方人员在现场进进出出,神情紧张而严肃。让大天狗有些意想不到的是妖狐比他还要早一步到达现场。三尾站在他的身前,正扶着一个哭得稀里哗啦的年轻女子,大天狗认出那个女孩是妖狐的助理之一。

“你们来了。”看到大天狗他们,妖狐也是一脸沉重地招呼道,看出了大天狗的不解,还附带了一句解释,“人是她发现的,所以我在这里。”他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仍在哭泣的女孩,走到了大天狗的面前。

“警察叫你来的?”妖狐问道。

“不。”大天狗摇了摇头。

“不是你的错,你不要想太多。”妖狐拍了拍大天狗的肩膀,又回头看了一眼隔离中的现场,叹了口气。


大天狗正觉得有些疑惑,一个拿着文件夹的警察就走到了他的面前。

“大天狗先生,我们有些事情需要问你。”那名警察说道,“你现在方便吗?”话虽如此,但他的语气根本没有给大天狗留下任何“不方便”的余地。

“你问吧。”

“我想单独和你谈话。”那名警察又说道,看了看一目连又看了看妖狐三人,意思不言而喻。

“好。”在一目连有些担忧的眼光里,大天狗和荒川之主——他刚从胸前的名牌上得知了眼前这位警官的名字——一起坐上了一旁的警用SUV。

“我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不等荒川之主开头,大天狗就问道。为了和荒川对视,他的视线直直地对着荒川,也透过黑色的玻璃将窗外看得清清楚楚,不远处的妖狐恰好朝他看来,仿佛在透过不透明的玻璃和大天狗对视。

他在想什么呢?大天狗想道,竟有片刻的分神。

“大天狗先生?”这已经是荒川喊的第三声,看着眼前显然有些走神的大天狗,他不禁想道有些人就是比别人更幸运一些。眼前的人光是靠着出色的外貌和才艺就拥有了许多人勤奋工作一生也无法得到的名誉和财富。而与之相反的,他想到了刚刚才亲手触碰过的那具已经冰凉的尸体,有些人却注定不幸。

“不好意思,我刚才走神了。”

“突然面对这样的事情,有些慌张也是正常。”眼前的男人似乎和自己一样不擅表情,分明说着安慰人的话,脸上的冰冷却没有融化一丝一毫。也不再给大天狗任何反应的事情,就开始平铺直叙整件事的经过。


大天狗的生活助理九命猫是在昨夜凌晨一点左右遇害的。尸体在凌晨两点零三分被妖狐的助理,和九命猫同住一间的金鱼姬发现,据金鱼姬所说,九命猫在睡前发现有东西忘在了保姆车上告诉金鱼姬去取,然而接近一个小时都没有返回。金鱼姬担心她的安全便找了一个保镖和自己一起去找九命猫,结果在保姆车里发现了死状惨烈的九命猫,金鱼姬胆子不大,当场就吓晕了过去,最后还是那名保安报了警然后联系了剧组的相关负责人。


这是大天狗今天第二次听到“死状惨烈”这四个字的形容。

“抱歉,我可以看一下现场的照片吗?”

“按规定不可以。”荒川说,手却从口袋里取出了一部手机,“不过这次破例,我想让你看到照片应该对案情有帮助。”

“谢谢。”


大天狗一张张地翻着这部手机里的照片,终于知道了他们所说的“惨烈”是什么意思。

大天狗拍过不少电视剧,也拍过变态杀人案相关的题材。但眼前的场景,用“惨烈”这个词其实都不足以形容。九命猫蜷缩着躺在保姆车的后座上,脸部完好看上去依旧娇俏可爱,可是从脖子往下却再没一整片完好的肌肤,数不清的创口不均匀地分布在她的肌肤之,血污将这些创口连接在一起,皮肤上留下的花纹就像是一条被硬生生拔掉了所有鳞片的鱼,又像是三千刀同时进行的凌迟。

荒川一直在仔细观察着大天狗的表现,毕竟他也是警方此时的怀疑对象。因此他没有错过大天狗在看清照片那一瞬间放大的瞳孔和眼里的迷茫。多年的办案直觉告诉他大天狗并非凶手,不过现在就掉以轻心也还为之过早。他将手机取回。

“法医还不能确定这些伤是由什么凶器造成的。凶手很聪明,反侦察意识也很强,截止到现在,我们没有发现任何可能是凶手留下的痕迹。”

大天狗没有说话,他还在想刚才的伤口。他总觉得自己似乎在哪儿见过一模一样的伤口。

“同时我们怀疑凶手真正的目标可能是你。”荒川又罗列了一系列他们这样怀疑的理由,最后问道,“心理专家认为这可能是你的狂热粉丝所为,你有什么头绪吗?”

大天狗思考了很久,才摇了摇头。虽然他是正当红的人气偶像,但他的粉丝大多是理智粉,这么多年来连私生粉都没有遇到过。和不要说可能做出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情的粉丝了。

“谢谢你配合我的谈话,之后如果再发现新的线索我会再来找你。”荒川将大天狗送下车时对他说道。

大天狗点点头,“我一定全力配合你们的调查。”


“他和你说了什么?”一目连看见他下来问道。

“警方怀疑是狂热粉丝所为,问我有没有怀疑对象。”大天狗话刚落,就看见一目连变得煞白的脸,惊觉自己无意间揭开了对方隐藏最深的伤疤。

“我要公司再派几个保镖过来。”一目连匆匆走开去打电话。


“你看见现场了?”妖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悄无声息得走到了大天狗的身旁。

“我看了照片。”大天狗点点头。

“很丧心病狂吧。”妖狐又说道,不知为何他的声音里竟隐隐带了笑意。但他说的太快,让人感觉只是自己的错觉。

“嗯。”

“这样说可能不太好。”妖狐没有和大天狗对视,而是看着不远处的天空。红日正冉冉升起,新的一天才刚刚开始。

“嗯?”

“我很高兴,”妖狐说,“死的人不是你。”

大天狗侧过头看着他,只看见妖狐的金色的双眼被旭日染上了一层红色,鲜艳宛如刚流出的鲜血。


-----------------------------------

崽子:居然敢说我丧心病狂?、?、!!!

狗子(点头):我很高兴,你为了丧心病狂。


九命猫:我有一句mmp我一定要讲。










评论(9)
热度(159)

© 时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