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狗崽w 微博同名w 互关点梗请私信w

【狗崽】王不见王 章七(现代娱乐圈pa+游戏背景改编 )

*现代娱乐圈pa+游戏背景改编 

*天王狗x天王崽 

*副cp众多,每章前会预警 

*R18(不是每章都有)

*有小天狐(不是怀孕生的,不是ABO) 


第七章

晴明没想到这个吻戏会拍得如此顺利,原本规划的一下午顿时空了一半。索性趁热打铁,看了看时间,将之后的一场黄昏的戏份提前。

这幕戏是整部电影中间靠后的剧情了。彼时妖狐和大天狗已经结为伴侣了很长一段时间,大天狗受到反派人物——由晴明心魔所化的黑晴明所惑,决定离开去追随黑晴明。此时的他心中所有的理智都被想要变强的欲望取代,浑身黑气缠绕(拍摄完毕后后期制作),但仍有执念促使他没有直接离开而是穿过那条长廊去到正在午睡的妖狐身边。他替妖狐披上了自己的羽织之后才离开。而妖狐当时做的梦,则是两人的未来,他梦见平安京所有的魑魅魍魉尽数消失,他和大天狗也重归自由。然而梦醒之后,等待他的却是伴侣的不告而别,整个世界都天翻地覆。

晴明以为这幕戏会拍得很顺利,起码无论如何都应该比吻戏更顺利。他算是看出来了,只要他们两个人不演相爱的、亲密的以及火花四射的剧情,都不会有太大的问题。而这场戏,虽然两人的情感变化冲突明显,但并没有太过直接的对手戏,理应没什么大问题。只不过事实证明,他还是太天真了。这场戏一直拍到夕阳彻底落下,黑暗将众人笼罩也依旧没有通过。


“你没事吧?”大天狗坐到妖狐的身边问道。

周围的工作人员已经开始收拾拍摄现场,大天狗两人就坐在中间,晚风吹过,将他们和周围的吵闹谈话分隔开来。

“没事。”妖狐低着头,可以看得出情绪依旧很低沉。

事实上,拍摄这一幕的时候大天狗一点问题也没有,只有妖狐从第一遍开始就不断地NG。


“妖狐并不知道自己的恋人离开了,”这是第一次NG时晴明对妖狐说的话,“他做的是一个美梦。”晴明皱着眉看着监视器上妖狐的表演,“但是你的表演里我只看到了痛苦。这不应该是你会犯的错误。”

妖狐双手握紧了,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再来一次。”

然后是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一直到日暮。


“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告诉我你想到了什么吗?”大天狗递了一瓶水给妖狐。刚才拍摄的时候他就注意到妖狐趴在长廊上做睡着状时整个身体都在颤抖。像是剧中晴明造出的纸人,轻薄而脆弱。

“你这是在关心我吗?”灯刚被工作人员收走,两个人彻底地没入黑暗中。大天狗看不太清妖狐脸上的表情,却依旧能从他的语气中推断出他此时脸上带着的笑意以及疲倦。以至于大天狗觉得这句妖狐在过去的十几天里经常用以挑衅的话都变得仿佛只是挚友间一句不经意的关心。

“是啊。”所以大天狗说。

长久的沉默。

想到妖狐竟因为自己的两个字吃瘪,诡异的愉悦浮现在大天狗心底。

“那我该说谢谢吗?”

“那么作为谢礼,你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大天狗换了个姿势坐着,不经意地离妖狐更近了一些。随意地搭在长廊地板上的手指再稍微偏移几厘米就能够到妖狐的手指。他忽然想起之前在剧本上看到过的还没开始拍摄的一幕。他和妖狐也是这样坐着,在团扇的遮掩下,两人的手指重叠在一起。

其实就算单纯论合作关系,拍对手戏的时候单方NG了十几次以至于整个剧组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时间,妖狐也是欠大天狗甚至说整个剧组一个交代的。不过他的咖位在那里,状态又是明显的不对。三尾代替他道歉后至少面上没有人再揪着这件事不放,也没有出现对他实力的质疑。

而大天狗此时问起,比起责问则更像关心。

妖狐笑了一下,大天狗不会知道他有多想把一切都告诉他,却偏偏不能。

“我只是想起了一些不太愉快的回忆。”

“不太愉快的回忆?”

“曾经也有一个人,这样离开了我。”

周围的工作人员已经散去,在晴明的悄悄授意下,没有人来提醒他们离开,打扰他们的谈话。


大天狗想起了自己听过的关于妖狐的绯闻。像他们这样好皮囊的人,向来不缺献殷勤的男男女女。只不过大天狗的冷漠太具有欺骗性,早就被打上了“高冷”的标签,出道这么久,也才传过两三个绯闻。与他“洁身自好”的名声相对的,就是妖狐的“风流”,绯闻女友男友最长的也才坚持不到一个月。而且尽数是被他甩掉的。

“那个人会后悔的。”大天狗想了想,说道。

“后悔吗?”妖狐笑了笑,“我一直很想问问他,有没有后悔。”

“圈内人?”大天狗知道自己不应该太过八卦。理智告诉他他和妖狐还没有到可以分享这种程度隐私的关系。

“天黑了。”妖狐果然没有回答他,他站起身走到了大天狗的面前,“要一起去吃饭吗?”

大天狗抬头看着他,点了点头,“好。”


“我太高估我自己了。”妖狐看着那堵墙,说道。

“你和大天狗说了什么?”即使妖狐背对着自己,三尾依旧很确定那句话是对自己说的。她将抹茶粉放入茶碗中,明明该专心的时候却有些分神,从妖狐回来那一刻起,或者说从更早,从妖狐和大天狗重逢的那日起,她就陷入了无休止的担心之中。她们这一步棋,真的没下错吗?

“我以为我不在意了。”妖狐依旧没有回头,“今天下午我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害怕,不过是一场戏我就一遍又一遍地想起了当年,甚至无法控制我自己。”

三尾将泡好的热茶递给他,淡淡的茶香在唇齿间回荡。她伸出手从后面将妖狐拥住。

“你知道的,这部电影的目的,就是把他逼出来。你都有这样的反应,证明我们的设想是有用的。”

“我以为上百年光阴过去,我早已不是那个我,没想到重来一遍还是会觉得痛苦。”

“你确实已经不是那个你了。”三尾把头靠在妖狐的肩上,“起码你现在不会再自称小生了。”

“那倒是。”妖狐将杯中茶一饮而尽,“天晚了,我要去守着他了。”

“我去吧。你明天还要拍戏。”三尾从他手中接过空杯,说道。

就见妖狐摇了摇头,“不亲眼看着他,我不放心。”


他潜入大天狗的房间的时候。大天狗已经陷入了沉睡。

妖狐摇了摇头,无声无息地在他身旁坐下。丝丝缕缕月光将他的影子映在墙上,尖尖的耳朵和蓬松的尾巴清晰可见。

他的手指拂过大天狗高挺的鼻梁和紧抿的双唇。


“若当日受其所惑离开的是小生,一切会不会有所不同?”


----------------


大天狗:告诉我,那个人是谁


妖狐:近在眼前


大天狗:晴明?


妖狐:……






评论(5)
热度(200)

© 时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