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狗崽w 微博同名w 互关点梗请私信w

【狗崽】王不见王 章五

*现代娱乐圈pa+游戏背景改编 

*天王狗x天王崽 

*副cp众多,每章前会预警 

*R18(不是每章都有)

*有小天狐(不是怀孕生的,不是ABO) 

*说起来这篇应该是最后一篇长篇狗崽了,一个复杂的自私地写给自己的故事wwww

 第五章


“上次那个模特架子特别大……”

“哈哈哈对,就是她,要演技没演技……”剧组的工作人员喝得七倒八歪,纷纷聊着圈内的八卦。

大天狗依旧坐在角落里,像是开辟出了单独的空间,不受八卦和流言的纷扰,得以优雅地独酌。


“我挺意外你今天会答应的。”一目连慢条斯理地吃着裙带菜说道,“我都记不清我帮你推过多少次酒席了。”

“就算是我,在同一个地方呆上半个月也会感到厌倦的。”大天狗靠坐在身后的拉门上,酒气上涌,他的姿态也难得的懒散。

一目连的视线不易察觉地在室内环绕了一周,最后落回到大天狗身上,“我还以为你对这里的某个人感兴趣。”

大天狗替自己又倒了一杯酒,出乎一目连的预料回应道,“我也以为。”

他自己也无法解释自己为何会答应这场酒局,或许只是因为邀请他的人那句全剧组的人都会去让他有了给自己的理由的同时,也对某个人的出现有了期待。虽然在出发前他的这种期待就彻底破碎了,虽然他看了整整一晚的河流连酒精都无法将那种荒谬的期待瓦解。他厌恶着某个人,又最想见到某个人。大天狗觉得自己可能开始醉了,不然如何会有这么奇怪而矛盾的想法。

“今天是满月啊。”一目连顺着大天狗的视线看去,因夕阳而变得火红的河流早已变幻成了另一种柔和的色彩,在黑夜里就连那些细小的旋涡也无处寻觅了。“你听过那个传说吗?”

“什么传说?”大天狗越发的往后靠了,膝盖屈起,手臂搭在膝上,手里握着的杯中还有小半杯酒,不断地晃动着。

“是一个本地的传说。”一目连放下了筷子,显而易见兴趣盎然,看着窗外的河流将这个故事娓娓道来“你应该知道这条河流的源头是不远处神社旁的山间清泉吧。”

大天狗点了点头。

“那神社供奉的是稻荷大神。相传那泉水之所以百年不曾干涸,正是因为稻荷大神的庇佑。而之所以稻荷大神会庇佑此处是因为百年之前,小镇的人们曾做过一件善事。”他停了下来,等待大天狗的提问。

“他们做了什么?”大天狗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却没再添酒,修长的手指把玩着空杯。

“他们救下了一只狐狸,据说那只狐狸的毛色梦幻,眼底和额前均有神印。他们发现那只狐狸的时候狐狸已经奄奄一息,于是他们把它带到了神社祈求稻荷大神的救它。”

“然后稻荷神就显灵了?”

“没有,”一目连摇了摇头,“那只狐狸第二天早上就消失了,无人能够找到半点痕迹。”

“这和这条河有什么关系。”

“那年大旱,这条河流当时已经干涸多日,狐狸消失的那天晚上,这里突然出现了一场流星雨。代代相传的说法是那夜从夜空划过的流星全部落进了河中化为流水,河水流金,而这条河自那夜起再未干涸过。”

“你说的流星雨是这样的吗?”大天狗忽然开口。


第一道光落入河中的时候,大天狗并未在意。他正在倾听着一目连口中的传说。

然后那光越来越密集,这和大天狗见过的任何一场流星雨都不同,每一道光都像是有自我意识一般直直地坠落河中,整条河水都似要沸腾。

“快来看流星雨!!!”发现流星的明显并不止他们两人,就连喝得烂醉的人也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

本就不大的窗口很快被霸占,一目连占着原本座位的优势抢得了一个绝佳的位置,趴在窗框上看完了全程。小镇的居民也纷纷走到河边,有人在专心祈祷,有幼童不断地发出惊叫和笑声。也有人争分夺秒地拍摄着眼前的画面然后传上社交网站。对于那些已经步伐蹒跚的老人而言,眼前的这场流星雨正是对他们口口相传的神迹的绝佳证明。

这场流星雨持续了很久,直到天空都被照亮,无形的光尘飘荡在空中,人们才逐渐散去。


“我现在是你真的相信那个传说了。”一目连转过头对大天狗说道,却发现大天狗有些不太对劲。大天狗正低着头,一言不发。拨开身后那堆仍处在兴奋中的人,一目连坐到和大天狗并肩的位置。还未等他开口,大天狗就突然抬起了头,看着他。

大天狗的眼眶泛红,泪痕清晰可见。


一目连认识大天狗十几年,虽然大天狗大部分时间确实都是面瘫的状态,一目连仍曾经见过他各种不同的表情。但除了演戏需要,他从未见过大天狗落下一滴泪。哪怕有一次拍摄武打戏,大天狗意外受伤鲜血流了一地,他甚至没叫过一声痛。

因此,一时之间一目连竟说不出一句话。

“有餐巾纸吗?”倒是大天狗先开了口。

一目连递了一整包餐巾纸给他,看着他将泪痕擦干,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谢谢。”大天狗将剩下的纸巾递还给一目连,“这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

“我知道。”一目连纠结了一会儿措辞,语气越发温柔,“你要现在回去吗?”

“我想一个人走走。”大天狗说道,从一堆醉鬼中间穿了出去。


他从未有过刚才那般的心悸,当他看着那一抹抹金色落入河中,心跳得他觉得自己浑身缺氧,每一处神经似乎都在痉挛,蜷缩然后拉伸。疼痛席卷了全身,无声的泪水不受控制地落下。

就好像,每一抹金色都是他挚爱的珍宝的碎片,在他眼前坠落。而他却什么也抓不住,只能任由它们消失。又期待着它们会再度出现,回到他的身边。

就像……

他心底隐约有个姓名,他知道每个笔画却就是无法拼凑完整。

越着急,便越觉无力。



“我好像睡了很久。”妖狐看着天上那轮明月轻声说道。即使天空被先前的金芒照亮,圆月的光芒依旧无可取代。他眷念地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和尾巴,一如既往地蓬松和柔软。

“是很久了。”三尾站在她身后,眼里满是怀念和难以遮掩的激动,“上百年光阴已逝,我日夜盼着你醒来。”

“辛苦你了。”妖狐撑住额头,“我的记忆还有些混乱,我想我需要一段时间来整理。”说着妖狐闭上了双眼,任由百年时光在眼前匆匆流走。

再度睁开双眼时,眼中早已是一片清明,叹了口气,“没想到有一天,我和他会是这种关系。”

“毕竟是那位授意改写的剧本。”三尾也想到了什么。

“相爱想杀吗?”妖狐露出一个苦笑,转念又想到了什么,问三尾道,“他还好吗?”

三尾这次倒是直接笑出了声,“他很好,有那位保护也很安全,只是很想你。等你这次回去,就可以把他接回来了。”

妖狐听闻也轻笑出声,将耳朵和尾巴收了起来重新化为人形,“他应该能够化形了吧。”

“这个嘛……”三尾面露无奈,“你知道的,他自小就顽皮。”

两人并肩往山下走去。

“他不是顽皮,只是被你们宠坏了。”妖狐摇摇头。

“不过应该就是这几年了。”

“化形之后他才有自保的能力,我才能放心。”妖狐轻叹一口气,“不过现在,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把这部电影演完。”

三尾沉默了一会儿才再度开口,“你要以大局为重。”

“我知道。”

“还不是时候。”

“我知道。”妖狐拍了拍三尾的肩,“我已经等了这么久,再久一点也没关系了。”

虽然明知每多一秒就如一世那般漫长。

“还有,”三尾咬了咬唇,语气里有些不确定,“我感觉到他身上的封印开始松动了,我怀疑是因为你们接触太频繁了。”

妖狐低头看着脚下的路,“我会加强他的封印的。在那个时刻来临之前,我不会让他想起来的。”

“不然还是我来吧。”三尾说,“让你亲手加强他的封印,好像有些太残忍了。”

“不。”妖狐立刻拒绝道,“那是我和他的回忆,我不希望任何除我以外的人触碰。”

他们已经走到了山脚,再走出一步便重返喧哗尘世。


“还有最后一件事。”三尾止住了脚步,“那位让我告诉你,对面已经开始行动了。他们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大天狗。”


妖狐和三尾走回庭院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一路上经过的房间没有一间还留着灯光。整座庭院都陷入了沉睡,除了时而的虫鸣和水流。

还除了,大天狗。


大天狗坐在屋前的长廊上,旁边还放着一套茶具,不过热气早已消失,也只有一只粗陶小杯。

妖狐的步伐已经足够的轻,却还是惊扰到了他。


“你们回来了?”礼貌而疏远的问候。大抵是因为这夜晚太过宁静,全然没有了几个小时前的火药味。

“回来了。”妖狐点点头,像曾经的无数次那样回答。三尾站在他的身后,指甲就快要掐进他的肉里,用疼痛提醒着他许下的诺言。

“姐姐你先去休息吧,我想和大天狗聊聊。”妖狐对三尾说。

三尾有些担忧地看了他一眼,知道他要做什么。

“晚安。”她说道,然后走进了身后的房间。


“你要和我聊什么?”大天狗意外地看着在自己身旁坐下的妖狐。

“聊聊我们。”

“我们?”

“对,我们。”

“你是指最近这段时间的不和吗?我想我需要向你道歉。”

“大天狗,看着我。”

大天狗闻言抬起头,又一次地陷入那抹金色。以至于他忽略了妖狐流着血的指尖,和血液在地板上留下的痕迹。那是一个符咒。

妖狐的吻轻轻地落在大天狗的额上。


“等我。”


他画完最后一笔。肩头一重,大天狗睡倒在了他的肩上。

既然再度清醒便会又一次地忘记所有,这一夜就让他们尽情相守。



评论(9)
热度(169)

© 时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