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狗崽w 微博同名w 互关点梗请私信w

【狗崽】王不见王 (现代AU+游戏背景改编,r18) 第三章

现代娱乐圈pa+游戏背景改编

*天王狗x天王崽

*副cp众多,每章前会预警

*R18,有小天狐(不是怀孕生的,不是ABO)

第二章http://shilianjh.lofter.com/post/1d2f3282_105e846e

--------------------------------------------------

  第三章



《阴阳师》原著讲述了平安京时代著名的阴阳师安倍晴明和贵族后代源博雅相识相伴一起解决了不少异事的故事,而大天狗和妖狐不过是原著里一笔带过的式神。原著里关于大天狗和妖狐的描写稀少而模糊,只提到两人都有难得的好外貌以及开始处于互相敌对的立场,只在最后一个故事里才为了整个平安京的大义并肩而战。然而正如晴明所言,这次的翻拍就是要讲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而原著模糊的描写恰恰给予了编剧极大的发挥空间。于是在经过著名编剧青行灯的改编及润色之后,大天狗和妖狐变成了戏份仅次于晴明和博雅的重要配角,而他们之间的关系也变成了因爱而恨,相爱相杀多年最后为了心中大义才暂时将爱恨纠葛放下只为成全对方的故事。至于两人最后的结局,则仍在创作中。


“我讲过很多故事,这一次我想给他们一个全然不同的结局。”这是由晴明转述的青行灯的原话。


虽然情节经过了大幅度的改动,但是人物身份并没有发生变化。故事发生的时代依旧是平安京,人物居住的地方也依旧是低调而奢华的传统日式庭院。工作人员本来提议在新修的影视城进行外景的拍摄却被晴明拒绝了,这是他第一次执导一部电影,每一处细节他都力图精益求精。之后工作人员花费了整整三个月的时间才终于在一个偏远的城镇找到了一处符合晴明要求的宅院。而要去那里,则要先坐两个小时的飞机再换乘剧组包下的大巴,而大巴也要开足足四五个小时才能抵达那个几乎仍与世隔绝的偏远小镇。为了避开媒体粉丝,也为了更好地保持博雅仍未公开的神秘形象,整个剧组的行程都高度保密。而入住庭院之后,更是除了负责采买的专人外几乎没人能够自由进出。


晴明为了这座庭院肯定是下了血本,妖狐坐在廊下看着不远处的池塘想着,几尾红金的锦鲤在其中肆意地摇曳着自己的尾巴,慢悠悠地从这头游到那头,再周而复始。

“我去问了,”三尾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他们说房间是一早定好的,没办法更换。”

妖狐回过头去看着她,三尾今日依旧穿着一袭,被满院生机勃勃的绿映衬着,显得越发美艳动人。带来的消息却是他所不愿听见的。

“我可以用大房间换他们的小房间。”妖狐说道,“只要不是住在他的隔壁。”他的视线在三尾手里拿着的住宿安排表上短暂地停留,“大天狗”三个字清清楚楚地写在了“妖狐”的旁边。

“算了,”妖狐站起身,“我去找晴明说。”


晴明的房间就在原定的他和大天狗的房间的后面,妖狐走进去才发现他并不是第一个来找晴明的人。高大的身影遮站立在晴明的身前,宽肩窄背,双腿修长。即使是在炎热的夏日依旧穿着修身的衬衣和西裤。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确实有被评为幻想对象第一的资质。但这也依旧无法抹去妖狐对他的厌恶。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谎话说了一千遍就会变成真话。而即使不是出自他口,大天狗和妖狐相互厌恶这件事也早已被他们的粉丝甚至是无关的路人说过成千上万遍。

晴明很快察觉到了妖狐的到来,向妖狐点了点头。


“我们刚好说到你们俩的事。”听见晴明的话,大天狗也转过头来。面色清冷,对着妖狐点了点头,算打过招呼。妖狐并不知道大天狗对自己的感官如何,但他敏锐的直觉告诉他大天狗对他的感觉大概就和他对大天狗差不多,不耐以及莫名的厌恶。妖狐上前一步站到和大天狗齐平的位置,两个人之间保持着有些微妙的距离。

“这里只有我们三个人,有些话我就直说了。”晴明说。“是我把你们的房间安排在一起的。剧本你们肯定都看过了,作为导演,我希望给你们尽可能多的机会培养感情,尽快让自己进入角色中。不过看来你们两个人对这个安排都不是很满意。”

妖狐能够感觉到大天狗的视线似乎落在了他身上,但是等他看过去的时候,大天狗依旧保持着先前的姿势,直直地看着面前的晴明。


“我相信以我和妖狐的演技,不需要这些机会也可以很快地进入角色。”这就是无声的拒绝了,但他这话实在说得滴水不漏。准确来说,妖狐还是第一次从大天狗口中听到对他的肯定,至于这肯定背后有几分真心就无人知晓了。但也就是这句话让妖狐几乎肯定了大天狗对自己的厌恶,毕竟大天狗虽然顶着冰山帅哥的人设,但所有和他合作过的人给出的评价都是待人有礼,为了演戏无论多苛刻的要求都不会拒绝。妖狐曾经听说有一次大天狗扮演一个盲人,虽然只是一个出场不到几分钟的配角,大天狗却将眼睛蒙起来生活了足足一个星期。而现在,他这样强硬地拒绝了晴明,只是为了不和自己住在一起。虽然他们来找晴明的目的一样,但妖狐还是有一种自己被嫌弃了的感觉,非常不爽。


“你呢?”晴明问妖狐,“你也这么觉得吗?”

妖狐似乎思考了一下才回答,“我觉得你说得有道理,我们确实应该好好培养一下感情。”最末两个字妖狐说得很重,面上却是最受粉丝喜爱的笑容,他的五官不像大天狗那样阳刚清秀,而是多了一些超越性别的美。光是这样唇角微勾的一个笑容,在别人身上叫做痞子,在他这里却蒙上了诱人的色彩。

一边说着,余光却没有放过大天狗的表情,看着大天狗脸上露出的短暂的错愕,妖狐竟油然而生一种报复得逞了的快感。而直到走出房间看见三尾,他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他到晴明房间的本意好像是为了不和大天狗住在一起吧?


“今后这段时间就麻烦您多多照顾了。”

“哪里哪里,我们才是要麻烦你们了。”

妖狐坐在已经收拾好的房间里,看着三尾和一目连寒暄。虽然知道不礼貌,却还是暗自打量着一目连被绷带遮住的那只眼。一目连身为他们经济公司的王牌经纪人之一,手握众多人脉和资源,一向是公司几乎所有艺人讨好的对象。然而一目连最开始是以艺人的身份出道的。凭借罕有的音色和出色的外表,一目连刚进入公司就被当做秘密武器包装,公司在他的身上倾入了足以让大部分人都眼红的资源,力争第一张专辑就能上榜。而他也确实坐到了,他的第一张专辑就霸占了好几个重量级榜单,甚至被称为唱片市场低迷的救星。公司趁热打铁,在他出道的第一年就为他策划了全国巡回演唱会。然而天不遂人愿,就在演唱会的前夕,一场意外彻底地改变了他的命运。

那场意外的真相至今不曾曝光,因为警察至今无法确认凶手更别谈追捕。人们知道的只是一目连失去了一只眼。之后公司仍未放弃他,甚至认为这不失为一个爆点,利用好了只会让一目连的人气更上一层。然而一目连却拒绝了,他选择退出歌坛转行成为经纪人,同年他签下了大天狗,之后的这么多年里,他也只带了大天狗这一个艺人。

妖狐收回了自己的视线,转而望着房间的另一边,大天狗的房间就在那堵墙后。


大天狗在晴明的房间里说的那句“可以很快地进入角色”在之后的几天里疯狂地打着他的脸。他和妖狐作为娱乐圈炙手可热的当红影帝,档期一项排得很满,会出演这部电影主要也是冲着和晴明以往的情谊。是以,晴明将他们的戏份统统排到了最前面,争取让他们以最快的速度杀青。然而,就连晴明大概也没想到大天狗和妖狐会演得如此不顺利。

跟其他人对戏的时候还好,几乎都只有对方NG的份。可是每次一演到两人的对手戏,一条拍十几条就变成了常态。倒不是演技的问题,两个人都演得很认真,演技也很到位,只是飚戏飚过头,晴明从监控器里都能看到两人之间明亮的火花——想要将对方压到身下的火花。用一直在场边一边看戏一边写着结局的青行灯的话来说就是,“相杀演得很到位,至于相爱嘛……他们把我写的细水长流的爱情硬是演成了轰轰烈烈的争攻受。”


这一日也是如此,他们花了一整个下午演一场对视的戏。剧本上写的是“温柔又含蓄”,可两个人总是演过头,那“激情四射”的眼神看得晴明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得不喊了一声“停,休息十分钟,调整一下状态。”

夏日的午后本就是最炎热的时刻,即使他们站在阴凉的廊下,打在身上的灯光和繁复的和服也足以让两人都热出一身汗来。

妖狐叹了一口气,终于主动开了口,“你究竟对我有什么不满?”虽说房间的事他小小地为难了一下大天狗,但第一天演戏的时候妖狐还是认真的。然而大天狗的飚戏却挑起了妖狐的斗志,不知不觉就发展到了今日这样的局面。

“我对你没有不满。”妖狐有些佩服大天狗在这样的时候还能保持面无表情,就看见他侧过头,“我只是觉得这个剧情有些恶心。”

“恶心?”

“我无法接受这样的改编。”大天狗这次说的更直接,“他们之间不应该是这种感情。如果不是晴明,我不会接这部戏。”

“你恐同?”妖狐直接把话题转向了更深层的方向,“你应该知道演员是服务于角色的,我们无权质疑剧本,我们只应该思考如何让自己演得更好。”

“我不是恐同。”大天狗叹了一口气,“但是大天狗和妖狐这样,我就是觉得不舒服。”

“我知道了。”无名的怒火在心头躁动,妖狐自己也无法说清究竟是缘何感到愤怒。深吸了一口气,露出一个典型妖狐式的笑容“我会让你爱上我的。”他的“我”指的自然是电影中,大天狗却觉得心头一颤。

妖狐还带着全妆,笑起来的时候眼底的那抹红仿佛有了生命,直直地往大天狗的心底蹿去。让他不得不将头转得更开,“我去休息一下。”说完就往另一边的卫生间走去。

没人知道,也没人会想到他状态不佳以至于为难妖狐的真正原因——他对妖狐有说不清道不明的yw,那yw就像先前的笑容,像妖狐说的每一句话一样缠绕着他,如影随形,让他像野兽一样失去理智在公共的卫生间里发泄着yw。

大天狗厌恶这yw,他厌恶妖狐,他更厌恶自己。用清水将双手洗净,他只希望赶快拍完,才可以尽快地离开这里。





评论(8)
热度(213)

© 时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