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狗崽w 微博同名w 互关点梗请私信w

【狗崽】Maske随本番外 老夫老妻那些事

混更,emmm这是之前本子里未公开的番外,带肉版见微博(基本没啥肉),是很早之前有妹子说想看的日常w

番外二老夫老妻那些事

 

“我还是比较喜欢黑白色调。”妖狐说。

“黑白会不会太严肃了?”

“要不然用蓝色?”

妖狐和大天狗手里拿着厚厚的图册,和站在一边的设计师商量着装修的细节。妖狐的工作终于安定下来,两人也终于可以开始着手实施之前将公寓重新装修一遍的计划。

“我还是比较喜欢黑白。”妖狐说道。

“那就黑白吧。”大天狗点点头,又对设计师说,“之后就麻烦你了。”

 

三个月后。

“这些都是要搬过去的吗?”妖狐看着地上堆着的十几个放得满满的纸箱。他们现在在天羽组老宅的书房,新房终于在一周前装修好,妖狐没有太多要搬进去的东西,大天狗的东西却收拾了很久。

“对。”大天狗点点头,接着收拾架子上的书。

“《百年孤独》、《红与黑》……”妖狐有些无聊地翻看着箱子里装的书,和他想象中的很不一样。

“难怪一直这么面瘫……”小声地吐槽,“咦……这个是什么?”

那是压在箱子最下面的一本书,布制的书套足以说明大天狗对这本书的看重。

“怎么没有题目?”打开布制的书套是纯白的封面,一本没有名字的精装书。妖狐翻开书看了起来,不过第一页就变了神情。

 

“xx年xx月xx日 xx点xx分xx秒

发件人:妖狐

明天要不要一起上下学?”

 

接着往后翻去,一页页,一条条。

翻书的动作越来越快,一直翻到了最后一页。

最后一页的时间是三年前,第986页最后一条信息是他发给大天狗的:这周工作太忙,下周京都见。

之后是一片空白。

 

心情有些复杂,妖狐又想起了那部被他付之一炬的手机,没想到还能再看到这些曾一遍遍翻阅直到烂熟于心的信息。

原来不止他一个人曾那样小心翼翼地将所有回忆都留存。

 

“大天狗。”

“嗯?”从背后被妖狐抱住,大天狗拿书的手顿了顿。感觉到妖狐的额头紧紧地抵着自己的背。

“把这本书送给我吧。”

“什么书?”大天狗不解。

“这本。”修长的手臂将书递出,妖狐整张脸都埋在大天狗的背上,“这本。”

 

“这本啊。”大天狗丝毫没有秘密被发现的窘迫,从妖狐手上接过书,“你拿什么来换?”

“这样?”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

“不够。”大天狗反身将妖狐抵在了背后的书柜上,双臂将妖狐圈在狭小的范围内。

“这样才行。”唇舌交缠,发出水渍的声音。妖狐突然想起刚才看到的消息,他们第一次接吻的那天晚上他发了一个链接给大天狗,那是一个介绍不同接吻方式的网站。

他记得上面罗列了足足上百种接吻的姿势。

“我们把每一种都尝试一遍吧。”他发给大天狗,得到了一个礼貌的微笑的表情。

 

“你还记得那一百种接吻的姿势吗?”趁着双唇短暂分开的间隙妖狐问道。

大天狗思索了一下:“第一种。”双唇微微相碰。

“第二种。”舌尖滑过对方的唇。

“第三种。”微张双唇。

……

“够了够了。”妖狐抓住大天狗放在他身旁的手臂。

“还有五十七种。”大天狗说,气息也变得有些急促。

“来日方长啊。”妖狐双眼微眯,舔了舔唇。

 

那本书表示打死也不会说出那天后来都发生了什么。

 

“比跑一万米还累。”妖狐喘着粗气重重地倒在了铺着手工编织的毛毯的沙发上。大天狗也走过来坐下,妖狐便挪了挪身体将脑袋放在了他的腿上。如妖狐所希望的那样以黑白为主调的装饰,简单冷冽,摆得满满当当的私人物品又增添了几分温馨——这是属于他和大天狗的家。

 

“大天狗。”妖狐翻了个身,占据视线的就是大天狗冒了些胡茬出来的下巴,“我们去旅行吧,我今年的休假还一天都没用。”

“蜜月旅行?”

“对啊。”

“说起这个,”大天狗想到了什么,“我们明天去补办纸质的结婚证吧。”

妖狐仰起头,轻轻地咬了咬他的下巴:“还穿白衬衣?”

 

“麻烦两位稍微分开一点。”摄影师说道,“看这边。”

妖狐和大天狗身上穿着同款的白衬衫,就和那日在医院举办仪式的时候一样。听到摄影师的话,原本靠得过紧的两人才稍微分开了一些。标准的笑容,嘴唇微微咧开,并不夸张却满满的都是笑意。

“咔嚓”一声过后,摄影师说道:“麻烦两位到外面领取证件。”

“这下就持证上岗了。”妖狐拿着充满历史感的纸质证书说。

“而且是终身制的职位。”大天狗补充,“现在只剩下一个问题,我们去哪里度蜜月?”

 

“阿拉斯加。”妖狐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我们把那次旅行完成吧。”

 

阿拉斯加地处北美西北,只有白昼没有黑夜的夏季才是最佳的游玩季节。可要想能看到极光的美景,只能顶着刺骨寒风于冬季前往。

现在是十月,恰逢阿拉斯加每年极光的最佳观赏期。

没有委托他人,妖狐和大天狗亲自上网查找资料、看资料定下了整个行程。

 

到达费尔班克斯的时候是早上九点,受极夜影响的阿拉斯加即使天气晴朗也终日笼罩在黑暗之中。

没有订奢华的酒店而是选了特色的民宿——爱斯基摩人的冰屋。

 

“以前在书上看到的时候就觉得神奇。”妖狐站在冰屋里好奇地打量着周围。大天狗则在一旁收拾着带来的大量行李。

极光需要极其复杂的条件才能形成,两人计划在这里待七天。看了大量的攻略和游记之后默契地放弃了大部分景点,只想看极光的两人将大部分时间都安排在了酒店。

 

“飞了十几个小时,先休息一下吧。”大天狗将行李收好,替妖狐找出换洗衣物递到他手里。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妖狐总觉得自己最近做事情越来越少了。大天狗似乎总是能预知自己的需求和动作,吃饭的时候递筷子夹菜,看文件渴的时候端来蜂蜜水……倒也算是一种默契吧,妖狐想,从大天狗手上接过衣物。

“要不要一起洗?”

(就省略)

从浴室到卧房,从黑暗的白昼到真正的黑夜。纠缠在一起的身体从未分开过。

 

“今天做什么?”妖狐裹着厚厚的外套站在雪地里,昨夜的纵欲使得定好的行程全都泡汤。厚厚的围巾下更满是大天狗留下的痕迹。

“随便走走?”

特地挑了人少的方向走,靴子踩进厚厚的雪层发出类似于松软食物入口的声音。妖狐的手一直放在大天狗的口袋里,他其实并不怕冷,却贪恋大天狗身体的温暖。

“说起来,在信息素出现以前,”妖狐说,“以前的人曾做过一个研究,结果表明人们可以在喜欢的人身上闻到格外好闻而难以形容的味道,比如晨曦,比如初雪。”

“怎么突然想起这个了?”

“我只是在想,如果没有信息素我会从你身上闻到什么味道?”说着就真的作势将头凑过去闻。就在双唇都要贴到大天狗的侧脸时,手突然松开将不知何时捡起的雪渣尽数放入大天狗的衣内,雪被大天狗的体温融化,浅色的衬衫被打湿。

妖狐说撒完雪就往前跑去,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看着大天狗大笑。

 

大天狗摇摇头:“我想我知道我会闻到什么味道了。”

“什么味道?”

大天狗走近他:“和你闻到的一样的味道。”

“这算什么答案。”

肩膀被大天狗搂住:“我昨天查了一下,这附近有一家烤鸡评分很高。”

“我可以吃两只吗?”

“……”

 

“今天就是最后一天了。”妖狐有些郁闷地收拾着行李,“没想到整整七天一次极光都没看到。”

“下次还可以再来。”大天狗打包着准备带回去的特产。

“下次起码是一年后了……”妖狐还是很忧郁。

“不然再多住几天?”

“算了……还是回去工作吧。”

 

一直到退房妖狐都在期待着极光的来临。可很多事都总有那么一点小小的不完美。一直到进入候机室,极光都没有出现。

“真的只能下次再来了。”

“下次我们可以去挪威。”大天狗指了指面前摊开的杂志,上面写了全球最适合观赏极光的七个地点。

“挪威也不错啊。”

“还有……”

 

坏事成双,不仅没有看到极光,回程的飞机还晚点了足足七个小时。

妖狐几乎是一上飞机就沉沉地睡了过去,直到被大天狗叫醒。

 

“你看。”

飞机还未突破云层,而窗外正是梦幻斑斓的极光。

十指相扣,两人就这样看着飞机从极光中穿过。

 

“明年再来?”大天狗问对极光恋恋不舍的妖狐。

“不用了。”妖狐摇摇头,“我们去其他的地方吧。”

 

即使你我生命有限,也想尽可能地将这有限往无穷远延伸。

和你走一条没有尽头、也没有回头的路。

 

 

 


评论(3)
热度(229)

© 时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