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狗崽w 微博同名w 互关点梗请私信w

【双龙组】强制结合 五(哨兵向导设定,r18)

*哨向设定,哨荒x向连连

*虽然我标了r18,但它只是分级,不是每章都有肉的

*副cp暂定博晴,狗崽,其他写到会提醒

*本章一句话狗崽

第五章


荒甚至还来不及理解一目连那句“你很快就会见到他们了。”究竟有何含义,他们已经走进了灯光笼罩之下。出现在面前的是一座古朴的建筑,看上去似乎只是一座平凡的小木屋,四周被葱郁的竹林环绕,灯光下黑影在墙上刷上了一层别有风雅的涂鸦。屋后似有流水环绕,细小的水流声不绝于耳。荒却清楚地知道这不过只是表象而已,潜意识里总觉得眼前的场景除了温馨之外更有荒诞的异常。手下意识地摸到了腰间,那是他习惯放置武器的地方,摸了个空之后才响起早在进入那间静音室之前自己的武器就已经被迫卸除了。


万年竹的身影不知不觉中已经消失了,也许是已经进入了房内。荒终于找到了异常的来源,这里实在是太安静了。哨兵的五感本就远比常人敏感,更何况他虽然还未成为黑暗哨兵,能力也已经超过普通A级哨兵。可是在这里,哪怕他已经将自己的五感提高到了极限,除了水声和自己的呼吸声,他却捕捉不到任何别的声音。

荒猛地转身,一目连依旧站在他的身后,不到一米的距离,荒甚至能看到一目连呼吸时起伏的胸膛却听不见他呼吸时发出的声音。哨兵最敏感的是五感,战斗时最相信的也是自己的五感。眼前的状况让荒将警惕提到了最高。


“不用紧张。”肩头突然一暖,是一目连将手搭在了他的肩上。荒终于能听到一目连呼吸的声音,平缓的呼吸轻柔地撩过他的耳根,让紧张的哨兵在顷刻间便放松下来。

“进去就好了。”


“你……”一目连的手指试图离开荒的肩膀却被荒突然地抓住,憋了半天才将“你”之后的后半句补全,“你走在我后面。”

一目连欲言又止,强忍住笑意,最后才“嗯”了一声。他都快忘了自己有多久没有像这样站在另一个人的身后,接受另一个人的庇佑。

荒说完那句话其实有些后悔,毕竟无论怎么看,他才是那个彻头彻尾的外来者。而一目连对这里显然并不陌生,无需撤除精神屏障荒也知道一目连自进入这片树林就放松了下来。而他本来想说的也并不是这句话,只是那句话当他看着一目连的双眼时,竟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了。


他想说,你的手指很暖。


荒往前走去推开那扇并未上锁的木门,一目连就跟在他的身后,他的手仍被荒握着,指尖传来的温度熟悉而令人怀念,一目连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手指握起,去触碰荒的手指。

就和先前一样,荒听不见自己开门的声音,那门已经打开。温暖的光从门后倾泻而出,包裹了全身的却是刺骨的寒冷,荒突然想起了先前昏迷时所做的那个就快要忘却了的梦。梦里也是这样的寒冷将他的全身包裹,只不过这次却不再有无止尽炙烤的热度。有的只有从一目连身上传来的温度,替他冰冻的灵魂解冻。

一目连从身后抱住了他。


从寒冷出现到消失不过几秒的时间,荒却感觉格外地漫长。待到视觉恢复,才发现他们已经到了一个和先前那看似温暖的木屋全然不同的场所。金属结构支撑起了整个巨大的空间,光亮不再是温馨的暖黄而是来源于头顶节能灯的冷白。他们似乎正处在一个一个房间的正中央,周身是五条一模一样的长廊,而除了那些支撑的立柱外再无任何物体。看得再仔细一些,才发现真正的通道只有处于他们面前的这一条,剩余的都有着微弱而难以察觉的波动,那是镜像。

一目连的视线从未离开过荒,自然也没有察觉他脸上一闪即逝的惊讶。荒果然察觉出了这里的幻象,一目连的手不自觉地握紧了。但他忘了他正和荒握着手,突然增加的力道让荒转过头来。面带不解和警惕。


“我们走吧。”这一次,一目连主动拉着荒往那仅有的通道走去,“他们已经等我们很久了。”

踏出第一步的时候,荒的视线瞥了一眼脚下,却突然愣住了。在他们先前站立的位置。一个小小的五芒星被刻在了地面之上。他认得那个符号,就在不久之前在塔的最高层。

那是晴明专用的符号。


而越是沿着那条通道往前走,就有越来越多的五芒星符号。往往刻在不起眼的角落,在柱子的下方,在墙壁的阴影里……

荒知道一目连知道自己一直在打量这些符号,但一目连只是加快了脚步并没有解答的意图。这大概是另一个需要自己去探索答案的问题。就在荒快要以为这条走廊并无尽头的时候,他们终于走到了走廊的尽头。


又是一扇门。


这一次虽然一目连走在了前面,但他还是耐心地等待荒上前去打开那扇门。

“你想知道的答案,都在这扇门后。”一目连的笑容一如既往地温柔。

“那么,”荒和一目连对视了一眼,“就让我们一起打开它。”他拉起了一目连的手,手掌完整地覆盖在一目连的手上,一起按上了那扇门。


“欢迎回来。”

突然爆发的音乐声让自从进入这里就将五感放大到极限的荒怀疑自己快要聋了。紧接而来的是笼罩了全身的彩带和喷洒到他身上的香槟。冰凉的液体带着气泡袭击了他的肌肤,荒下意识地就要伸手去抵挡。手却被一目连拉开

“好好看看周围,看看他们。”一目连的声音在荒的脑海里直接响起,他又撤下了他们之间的精神屏障。

荒看着周围的人,只有不到十个人,此刻几乎是将他围在了中央。先前担任司机的万年竹此时站在较远的位置,身边是一个拿着彩带的少女,而再近一些,金发和银发的男人站在一起。另一个青发的女子站在他们的身前。

屋子里的这五个人都带给他熟悉的感觉,零碎的画面在脑海中一晃而过又很快消失。他们脸,他们的名字……荒总觉得自己能脱口而出叫出他们每一个人,但再进一步,他的记忆里又确实对这些人一无所知。


“你们太心急了。”另一个温和的男声响起,荒才发现这屋里还有第六个人。


白发的男子坐在众人的身后,轻轻地摇晃着手里的香槟。

“欢迎回来。”他向荒举杯示意。

荒确定自己认得这个男子的脸,他们在不久前才见过——那是晴明。




*其实我很好奇为啥我都写了万年竹了没人猜他和辉夜姬~

评论(15)
热度(248)

© 时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