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狗崽w 微博同名w 互关点梗请私信w

【双龙组】强制结合 四(哨兵向导设定,r18)

*哨向设定,哨荒x向连连


*虽然我标了r18,但它只是分级,不是每章都有肉的


*副cp暂定博晴,狗崽,其他写到会提醒


*猜猜那六个倒霉蛋


第四章


当全世界都变得安静时,安静便不复存在。而从远方传来的喧嚣在此刻寂静的黑夜里将眼前的安静烘托渲染到了最高点。

“黑夜山”三个字如同禁忌的咒言,在两人周围罩下绝对安静的领域。


“在战争爆发一年后,塔派出了最精锐的战斗小组潜入黑夜山。以牺牲了六个强大的S级哨兵和向导为代价,彻底剿灭了黑夜山,关闭了阴界之门。而在那场战斗中黑夜山被夷为平地,成为被塔封锁的禁地。”荒的声音冰凉,语句毫无起伏宛如背书,实际上,他也确实是在念多年以前从历史书上学得的内容。只不过记忆模糊了的部分被他通通略去。

“噗。”如此冰凉而无趣的话语竟意外地逗乐了一目连,他的目光投向了不远处的密林,像是要在那黑夜中寻找一抹光亮。然而他注定面临失败,等到视线再度回到荒的身上时,又露出了之前那样温柔的笑容,仿佛之前的深邃和探寻从未存在,不过是黑夜中一闪即逝的幻象。


“不愧是经常拿历史满分的人啊。”一目连说道。

又来了,又是这种感觉。即使他们已经精神结合,荒依旧很确定在今天以前他和一目连都不过是素昧平生的陌生人。硬要说关系也不过是同隶属于东京战区,又被迫强制结合。然而从他清醒以后,一目连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语之间总是不经意地流露出对他的熟悉。他知悉他的习惯,知悉他的情绪,知悉他的过往,仿佛他们本就是相识多年的朋友,仿佛他们本就有某种不同寻常的亲密关系……这让荒感到困惑,仿佛自己的记忆出现了问题,缺失了属于一目连的那一角。他在潜意识里怀疑着一目连的居心,又在内心的更深处拒绝着这种怀疑。荒深知自己已经无条件地信任一目连,所以才会跟着他离开塔而保持沉默。他知道绝对信任是结合之后会产生的令人上瘾的”副作用“,却对一目连的微笑毫无抗拒。


“你以前就认识我吗?”荒终于忍不住问道。

一目连的微笑没有任何的变化,荒却敏锐地感知到一目连在那瞬间强烈的悲伤。他已经了解了一目连作为向导的强大,也知晓屏障足以屏蔽他所有的情绪,而自己之所以能感受到此刻的悲伤,唯一的解释就是这情绪实在太过强烈,连屏障都失去了应有的作用。但也只是很短的时间,一目连很快地整理好了自己的思绪,荒再度感受到一片平静。

“我们往前走吧。”一目连看向已经走远了的绿色身影,“我们已经落后万年竹太多了。边走我边跟你解释。”

万年竹?这是那个绿衣少年的名字,荒总觉得这名字似有些耳熟,又想不起在何处听过。他跟上了一目连的脚步,往那未知的黑夜中行去。


似这般毫无准备地潜入未知的危险本是一个战士的大忌,违反他这么多年受训养成的一切本能。但荒走得却毫无迟疑。毕竟他,对一目连无条件信任。


“战争已经持续了多少年?”一目连突然开口问。

“二百四十九年四个月零八天。”这是每一个塔的战士都分秒在不断更新的数字。

“是啊,”一目连意味深长地看了荒一眼,“距历史里记载的黑夜山被夷为平地也已经过去了两百多年。”

荒明白了一目连的意思。

“塔牺牲了六个强大的S级哨兵和向导为代价,彻底剿灭了黑夜山。”一目连将先前荒背诵出的内容重复了一遍,又问道,“塔有多久没有出现过黑暗哨兵和S级向导了。”

就如“黑夜山”一样,一目连此时问出的这个问题也是塔的禁忌之一。


完整的哨兵和向导分级涵盖了S、A、B、C级,四个等级的能力依次降低。C级的哨兵和向导某种意义上已经不能算是完全觉醒。而对一般的哨兵和向导而言,这个分级从他们觉醒的那一天就不会再有变化。像荒这样能力不断上涨的实属异类。在经过长达两百多年的战争以后,塔的中坚力量已经被消耗殆尽。是以塔甚至出台了一系列的举措来强迫哨兵和向导结合,企图制造出更多的新鲜血液。然而,塔的人口流失其实并非塔高层最担心的问题。塔真正面临的最棘手的问题是已经很久没有S级的向导和哨兵出现过了。而A级的向导,哪怕强大如晴明,能力也不过约为S级的五分之一。

但具体有多长时间没有S级出现过,这个问题恐怕除了塔总部的高层,无人能够回答。


“不知道。”即使不知道答案,荒依旧理直气壮。

“二百四十九年四个月零八天。”一目连微笑道,“多么迷人的巧合。”

这是个巧合?这当然不是个巧合。荒知道一目连绝非胡乱地用这个数字来糊弄自己。那么这么巧重叠的时间就是他解开这一大堆谜题的第一把钥匙。

“你的意思是S级向导和哨兵的消失和阴界之门被关闭有关?”

“唔,”一目连躲开了身前伸下的一根树枝,枝丫上的嫩芽在他眼前的纱布上投下清晰的阴影,似雪地里蓦然绽放的一线生机,“答案你自己去探寻吧。我还有一个问题,牺牲的那六个S级哨兵和向导,你知道他们的名字吗?”

荒依旧沉默着。实际上这个问题他也问过,但历史书上并没与清晰的答案。他曾查阅过相关的资料,然而具体的档案早已绝密,他没有足够的权限查看。除此之外的小道消息他找到了不少,却没有一个得到过证实。毕竟在战争爆发的初期,S级哨兵和向导的死亡率高到难以想象,很难从一份死亡名单中找出那六个不知何故被塔隐瞒起来的英雄。

也有不少人对塔的这一做法提出过质疑,认为英雄应该被瞻仰而不是连姓名都无法公开。但塔以铁血的手腕处理了这件事,而随着时光的流逝,随着人口的不断减少,再也没有人还有余力去关心两百年前现在看起来已经无足轻重的事了。


“我也不知道。”荒坦诚地回答。

走在这样黑暗的密林里极易失去对方位的判断,荒只能根据水流的声音来大致推测他们的位置,他们应该已经走到接近半山腰的位置。脚下是一个幅度比先前更大的山坡。一目连没有说话,似乎在专心地走路。

直至他们终于翻过了那个山坡,直至眼前突然出现了温暖的亮光。一目连终于再度开口。


“你很快就会见到他们了。”









评论(19)
热度(233)

© 时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