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狗崽w 微博同名w 互关点梗请私信w

【双龙组】强制结合 三(哨兵向导设定,r18)

*哨向设定,哨荒x向连连

*虽然我标了r18,但它只是分级,不是每章都有肉的

*副cp暂定博晴,狗崽,其他写到会提醒

*别问我什么时候肉体结合,我也不知道

----------------------

第三章


狭窄的车厢,底下是摇晃的座位,机油的味道从四面八方袭来。但这些荒通通没有注意,他所有的心神都被一目连身上传来的向导素掠夺。

被向导素吸引,是哨兵的天性。但对此刻的荒而言,除了吸引还多了些其他的东西。温暖和满足深入骸骨——


“我们结合了?”荒明知故问。

他们始终保持着额头相抵的动作,眼里只看得见对方放大了的五官。这其实是一个有些怪异的姿势,却没有人肯主动去破坏它。和一目连源源不断传递来的温暖的情绪不同,肌肤相触的热度更为真实和动人。

“只是暂时的精神结合。”一目连说。

荒觉得自己应该为之感到庆幸的,毕竟从一开始他们之间就只是强制结合,然而不快却抢先于理智出现在脑海里并被一目连察觉。


“你觉得不快是正常的,那是作为已经觉醒的哨兵的本能。”一目连说,身体往后挪了些,额头终于和荒分开。瞬间消失的温暖让荒在不快之后又多了一些怅然。以至于他没能捕捉到那一瞬间从一目连眼中溜走的复杂情感。

“抱歉,为了短时间的瞒住塔,我不得不让我们精神结合。”一目连说,“而且你当时的情况也需要一个向导的安抚。”

“我不是这个意思。”

“而且不用担心,”一目连又拍了拍荒的肩膀,“我会升起屏障的,如非必要我不会再传递给你任何我的情绪。”

和话音同时消失的,是先前一目连一直在传递给他的平静宁和的情绪。一目连如他所言那般收回了自己的情绪,可不过才短短几秒的时间,荒竟已开始怀念起那些情绪。就像是一直在大洋中漂流的孤岛经历了数千万年终于触及大陆的边缘,却又在下一秒被洋流推离,哪怕只隔了肉眼可见的距离,也失去了交融的机会。


这不过是哨兵的本能罢了。荒在心底一遍遍地告诫着自己,然而握成拳的双手却怎么也止不住颤抖。


“喝点水吧。你昏迷了有一段时间了。”一个军用水壶递到了荒的面前,荒才发觉自己有多渴。接过水壶就猛灌了几口,等待冰凉的水流下肚,干渴被缓解才忽然发现了从水壶上传来的若隐若现的向导素。这是一目连自己的水壶。

“谢谢。”荒将水壶递还给一目连,手指自然地触碰在一起然后一目连却很快地后缩,将水壶往身后随意地一放。


“我想,你应该有很多问题。”一目连说。

荒确实有很多问题,太多的问题以至于他不知改从何处问起。而这所有的问题又都和面前的人紧紧相连。


“你不只是个B级向导吧?”荒问道。从在静音室看到了一目连的精神向导时,他就产生了这样的怀疑。而现在这怀疑已经变成了一个确凿的事实。他不相信仅仅一个B级向导,还是一个才脱离了混沌状态的B级向导可以完成刚才放映在他脑海中的一切。甚至带着他逃离了塔。

要知道每个哨兵和向导在觉醒后被教授的第一课就是对塔的绝对忠诚。那是精神和肉体的双重宣誓。而在荒所知道的关于塔的一切里,也从未有任何一个哨兵或者向导曾经逃离过塔。思及此,荒的手指不自觉地按了按自己心脏的位置,就在那依旧正常跳动的心脏旁,有一个迷你的植入装置,那是正式进入塔时植入的。不过粉尘大小的装置,就足以让塔随时掌控他们的行踪,甚至是让他们的心脏在分秒间就停止跳动。哪怕荒之前确实有想过短暂地离开塔,也从未想过背叛。

但根据先前一目连传递给他的记忆来看,他们已经叛逃出了塔。而他还毫发无损地坐在这辆装甲车里。要么是塔依旧掌握着他们的行踪,要么就是这个致命的威胁被解除了。而根据一目连之前的表现来看,无论如何第二种解释的可能性都更高。

而能解除塔的监控装置,一目连绝不可能只是一个简单的B级向导。


“我以为你会先问我我们现在在往哪儿去。”对于荒的问题,一目连似乎有些惊讶。

“如果弄清楚了你的身份,目的地应该也不难猜出。”一目连的安抚停止后,头疼仍在断断续续地困扰着荒的神经,变得微弱了的疼痛用另一种方式让荒变得格外清醒。他本就是东京站区数一数二强大的战士,他的强大并不局限于他的战斗力,同样也体现在他的大脑上。虽然先前因为一目连而让他变得有些反常,在一目连重新建立起精神屏障之后荒很快就恢复了平日的思考能力。

“我确实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B级向导。”一目连看着他。单独的一只眼显得格外寂寥,他的笑容有些苦涩,唇角只扬起了细微到几乎难以察觉的弧度,“甚至可以说我并不是个完全的向导。”

“什么意思?”荒不解。正准备追问,却因为装甲车始料未及的加速猛地向前一冲,差点就撞到了另一边的铁板上。好在敏捷的反应让他及时地稳住了身形,还捞住了一起跌下的一目连,将一目连抱在了怀中。

“谢谢。”这次,一目连唇角的弧度比之前大了很多,荒却猜不出他是因何而感到愉悦。一目连向他的身后望去,仿佛视线可以直接越过冰冷的铁板看见外面的景致。

装甲车颠簸的幅度明显地变小,一目连没有挣脱荒的怀抱,而是就保持着这样被他搂在怀里的姿势抬起了头,说道,“快到了。我想带你见几个人。之后你就会明白了。”


约三分钟后,装甲车终于停下。

荒总算见到了一直沉默的司机,那是一个穿着绿衣服扎着马尾的少年。看打扮应该也是平安居战区的原生人口。他把荒上下打量了一遍最后还是沉默地下车了。


“跟我来。”一目连说。


一出车门,荒就被眼前的景色震惊了。在这场关乎人类生死存亡的战斗发生后,即使不断地采取各种措施,全世界都在急速地沙漠化中,就连原本处于密林深处的平安京战区的塔也难逃深陷漫天黄沙的命运。

然而出现在眼前的却是郁郁葱葱的山林,参天的古树在夜色掩藏之下显得越发高大。潺潺溪水声环绕其间,荒甚至可以听清丛林之中动物跑爬之时踩在枯叶上清脆的声响。让他简直忍不住怀疑眼前的景象是否又是一场一目连带来的幻觉。



“这是哪里?”荒问道。

“它曾经有一个名字,现在已经没有了。”一目连话语之间透露着惋惜。

“什么名字?”

“黑夜山。”






评论(10)
热度(277)

© 时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