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狗崽w 微博同名w 互关点梗请私信w

【双龙组】强制结合 二(哨兵向导设定,r18)

*哨向设定,哨荒x向连连

*虽然我标了r18,但它只是分级,不是每章都有肉的

*副cp暂定博晴,狗崽,其他写到会提醒

*章一

---------------------------

第二章


“三十分钟后开始下一组实验,为A35的所有实验体做消毒准备。”比机器更冰冷而不带一丝感情的机器从远方传来。声音熟悉却无法和记忆里的任何一个影像重叠。

冰冷的液体吞噬了所有的肌肤,为余下的谈话竖起一层屏障。身体随冰凉的液体轻微地摇晃,宛如重生成了婴孩呆在安全的子宫里。只是现下所处的器皿显然算不上安静温暖。

那谈话隔着水波渐渐演变成了激烈的争吵。


“他们还是孩子。”一个急促的女声响起。似乎并不满那冰冷声音做出的决定。

“他们都是最合适的实验体。”

“你的实验强度太大了!”

“我们没有别的办法了。”

“之前的实验不是……”

“你知道的,我们必须要找到‘神之子’。”

来自先前那个冰冷声音的一句话给谈话画上了并不完美的休止符。身周水波的荡漾在刹那间平复下来,又在下一刻变得无比地激烈。噬骨的寒意从足底升起,以来不及反应的速度占据了全身。不过几秒钟的时间,连呼吸都变成了挣扎。冰冷扼住了咽喉,手脚都无法动弹。慢慢地,意识似乎也被冰冻了起来,和那包裹着身体的冰冷液体融为一体。

恍惚间听到了谁激动的声音。然后是无止尽的热度。


热度似荒原上绽放的烟花,每一粒绚烂后未烬的粉末都足以燎原。在解除冰冷的同时用另一种痛苦将身体彻底地摧毁。温度早已超过了人体所能承受的极限,更别说是用温暖来形容。可他偏偏从中感觉到了一丝暖意,仿若夏初的微风带着潮湿和温暖将那被极冷和极寒摧毁的身体缓慢地修复。而那风的气息……


荒猛地坐起,白色的纱布从脸上拂过,触感就和方才的微风一般。头痛和此时仍旧混乱的意识让他无法顺利分辨出眼前的人,却依旧伸出了有些颤栗的手指想去抚摸眼前人的脸庞。仿佛他已经像这样做过成千上万次,而本该如此。

“你醒了?”似一把钥匙,这三个字将他混乱的记忆重新编码。也让他将眼前的场景重新勾勒。伸出的手停在了半空,距离一目连那只失去了的眼还有不到五厘米的距离,手指映下的阴影和指缝间走漏的光明在那白色的纱布上显示出他们之间的距离。不知为何,荒竟觉得有些心悸,仿佛有什么本就记不起的东西随着那空洞一样落入了无迹的黑暗,无论用何覆盖其上,都难掩其后的缺失。

“我……”刚刚才平复的大脑的疼痛再度持续,荒甚至怀疑有人在自己的脑后插入了一根钉子,此刻正在用无形的手不断地敲打,试图将那钉子彻底而完整地钉入。但他还是强忍住疼痛将问句完整地说出,“发生了什么?”

而在他问完这句话之后,在一目连回答之前,他有了短暂的几秒去用勉强恢复了的神志打量周围的环境。显然,即使他的记忆不再像一两分钟前那样混乱,也依旧存在着明显的空缺。他最后的记忆还停留在那间静音室,他发现身为B级向导的一目连的精神导体竟然也是龙。然后便是席卷了全身的结合热,让他失去了理智,还有恍惚中听见一目连所说的那句“放心,我不会让我们结合的。”声音干哑得如同刚才梦中那一点即燃的荒原。


然而现在他们显然不再身处那间纯白到让人厌恶的静音室,替代了纯白的是一片黑暗。即使没有任何可以用来辨别的标志和物品,荒还是凭借长时间以来养成的军事素养和从身下的不算柔软的座椅下方传来的震动感判断出他们应该正身处一辆装甲车的下方。如果再做更大胆一些的猜测,这辆装甲车的型号也许是……一目连的回答来得有些突然,剥夺了荒用来猜测的时间。

而这回答的方式也太过特别,荒知道一些强大的向导有共享情感的能力,而他在军校学习的课程中更提及过曾出现精神力强大到足以用精神力将脑海中画面分享给特点对象的向导。只是荒从未想过自己会在此刻,会在一辆未知型号未知来源的装甲车上亲眼见证这个被教科书用“奇迹”来形容的技能。

像是才从一段诡秘恐惧的梦中醒来就又进入了另一段未知神秘的梦。一目连的额抵着他的额头,荒还来不及因为眼前出现的一切感到惊讶,那似曾相识的温暖便源源不断地从肌肤相触的部位传来,捎带着画面和声音穿过神经和血脉最后出现在他的脑海,屏蔽了他的视觉。只是在这段梦里,他的精神依旧存在着,并且因为一目连的向导素而变得前所未有的稳定,宛如高高在上的天神俯瞰着一切。


那是一片纯白。荒很快反应过来,这正是记忆最后所处的那间静音室,只不过他现在是以一目连的视角来目击一切的发生。而这段“梦”里时间的流逝显而易见的难以计算,荒只服从这里的规律,看着那扇还未被打开的门,等待着自己的闯入。这让他感到有些诡异的滑稽。但一目连分享画面的时候连带了一些情感,而荒从中清楚地感受到了言语难以形容的期待和一些他从未有过却让他觉得连灵魂都被填满了的更复杂的情绪。这情绪让他感到怀念,又想干脆停留在现在。

但这情绪很快便消逝了——那扇门也终于被荒打开。


之后的一段梦境和荒的记忆无限重合——除了由期待变为紧张的情绪,和那先前消失了又出现并且变得更强烈的未名的情感。他终于看到了记忆里缺失的空白,他看见自己像失控了的猛兽一般像一目连扑去,直直地将一目连紧紧地抱住,然后,然后他昏倒在了一目连的怀里。这让荒感觉到了一些羞耻,然而视线很快被接下来的画面吸引——画面开始大幅度地震动。一目连应该是处于连续而激烈地运动中,荒的脸出现在画面的下角,双眼紧闭,眉头紧皱,依旧处于昏迷中,依旧处于一目连的怀中。然后是晃动的天花板,纯白里出现了一道缝隙,一目连精致进入了那道越来越宽的缝隙,之后便是昏黄的灯光和黑暗的走道。紧张和一丝若有若无地激动不断地从一目连的身上传入荒的脑海,直到看到那辆停在黑暗之中的装甲车。

一目连回头,最后看了身后的塔一眼。


它高高地竖立在被高墙围住的平原之上。像一个洞悉一切的王者监视着一切属于他的臣民。

然而,它连蜿蜒于自身体内的黑暗道路都不曾知悉。


一目连踏入了装甲车,细微的震感传来。他们离开了塔。


画面孑然而止,一目连和荒同时睁开了双眼。

“你可以用精神传递画面?”荒问出的第一个问题让一目连觉得有些措手不及,但还是给予了准确的回答。

“只能和特定的人。”

“特定的人?”

一目连的向导素在这一刻毫无保留地释放出来。


“起码是和我精神结合的人。”


那向导素的味道和记忆中的已经有了差异。在纯粹的救赎中多出了几分嗜杀。

那是,已经结合后的向导素的气息。


-------------------------------

*你们没跳假坑,因为每一个都是真的坑

*感谢上一章说我文笔好的妹子们,人生中好像第一次得到这样的赞誉23333


评论(14)
热度(269)

© 时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