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狗崽w 微博同名w 互关点梗请私信w

【狗崽】变形计 Chapter2

*接下来一段时间就是几个坑轮着更了

*应该,大概不会再开坑了(遁走)

第二章

“咳咳”妖狐怀疑自己可能根本撑不过一周就会被粉尘淹死。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将门窗打开,然后看了一眼站得远远被摄像师包围的大天狗,大概能够想象节目会如何剪辑。正思考着一会儿自己要不要帮大天狗将他的房间也打扫一下,就听见了工作人员询问大天狗的声音,“这是你们两的房间,你不去帮妖狐收拾一下吗?”

妖狐看了看眼前明显只有一张床的房间,又回头看了看显然也是满脸震惊的大天狗。


“我和他要住一个房间?”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问道。

那个先前询问大天狗的工作人员微笑着点了点头,“对啊。我们这次只找到一个合适的房间,而且你们两个住在一起也方便互相照顾。”

两人又相视一眼,都能看出对方眼中的不情愿和尴尬。


妖狐的尴尬是有原因的。而且有不止一个原因。第一个原因,他从小就是一个人住一个房间,就连出去旅行也没和父母朋友住过同一个房间,实在是无法想象要和另一个人住在同一个房间而且是睡在同一张床上。第二个原因,也是更重要的原因,妖狐是个gay,而且在他知道gay这个词之前他就已经发现自己是个gay。他对和女性的亲密行为有生理性地抗拒,甚至于和同学偷偷摸摸地看小电影的时候也毫无反应。然而却会在看见电视里或者杂志上某些符合他喜好的帅哥时变得格外的兴奋。至于他的喜好,有一条是金发,有一条是碧眼……总而言之,他绝对不能和大天狗住在一个房间。不然,他怕他会切身体验并说明什么叫做“把持不住”。


大天狗的尴尬也是有原因的。并且也有不止一个原因。第一个原因,他有洁癖,很严重很严重的洁癖,他甚至不能接受别人进入他的房间,更别说是睡在同一张床上,甚至可能半夜一不小心就凑到了同一个枕头上。但这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从不曾与人提起过的他的性向——他不喜欢女生,以前不喜欢,现在不喜欢,以后也不会喜欢。他从发现自己不喜欢女生的那一天起就查阅了大量的资料,认定了自己的性向并非异常,却也不被人理解。因此他从未将这件事告诉过任何人。但要他和一个同性同床共枕一个星期,他觉得他做不到。就算他没有阻止妖狐靠在他的肩膀上睡觉,也没有阻止妖狐用口水将自己的衣服打湿。他还是做不到。


两个人今天第一次对节目组表示了明显的抗议,即使知道有许多的摄像头正期待着他们的抗议。

“你们如果不睡在这里,就只能睡在室外了。”先前还一直微笑着的工作人员板着脸对他们说,“你们的家人和节目签了约,我们节目组要对你们负责任,但你们也必须乖乖配合。”


大天狗看了看已经西落的太阳,又看了看由黄土构成表面还有不少未知黄黑物体的地面。沉重地和妖狐交换了一个眼神。最终咬咬牙往房间里走去。

“我来收拾。”

“你确定?”妖狐看着已经过了十几分钟依旧脏乱差的房间,不确定地问大天狗。

“我确定。”大天狗的回答倒是很确定。



一个小时又半个小时后,大天狗身体力行地证明了每一个重度洁癖患者也一定是一个清洁小能手。

“……”妖狐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焕然一新的房间。灰尘替代了花纹的窗帘被取下,改用报纸将窗户封住。水泥的地面被拖得干干净净,年代悠久的桌椅和木床也都擦了一遍,妖狐甚至能看出木材上重新焕发出的光芒。

“你太厉害了。”由衷地赞美。

“不,还不够。”大天狗的回答突然中二了起来,“吾还要变得更加强大和厉害。”

“……”


等到收拾好一切已经是近八点了,节目组带着两人到这房间真正的主人——一户姓安倍的人家里去吃晚饭。安倍家人不多,男主人叫安倍晴明,还有一个似乎是他妹妹的女生叫神乐,另外一个叫源博雅的不知道和男主人是什么关系,只知道他也住在安倍家。大天狗和妖狐花了一顿饭的时间也没能弄清楚三个人之间的关系,只知道神乐和他们一样都是高一的学生,而他们明早就要和神乐一起去上学。

晴明他们对妖狐他们十分客气,也没有让他们做家务之类的,还给了他们一盘蚊香和一个打火机。


“山里蚊子多,一定要记得用蚊香。吃了饭就早点睡吧,明天要早起去上学。”

“起多早?”妖狐问了一句。

“没多早,”在洗碗的神乐回过头来回答了妖狐的名字,“四点半起床就行了。”

“……”妖狐卒。

“第一节课是几点?”大天狗替补。

“七点啊。”神乐麻利地擦着碗筷,“不过山里交通不发达,走过去要两个半小时呢。你们两个对路不熟悉,三个小时能不能走到都还不一定。”

看着神乐纯朴的笑容,大天狗也再说不出一句话。


早起是个难题,但毕竟是明天的事情。眼前还有件更难的事——妖狐在一边的墙角点燃了蚊香,突然不太想转过身去。他刚才和大天狗在院子里一起背对着背冲了朗。而现在在他的身后,是一个躺在床上的大天狗。而且因为是夏天的缘故,只穿了短袖和短裤。

但老用屁股对着人实在是不太礼貌,妖狐看着蚊香烧了一截,还是转过了身。

大天狗睡在床靠墙的里面,再往外,一床不知从哪儿来的被子充当了分割线。妖狐突然松了一口气。


“晚安。”在被子的另一端躺下,妖狐说。

“晚安。”他听见了大天狗的声音,仿佛隔着被子看见了蓝色的双眸闭上。

半分钟后。

妖狐突然从床上猛地坐了起来。


“怎么了?”大天狗也还没睡。

“忘记关灯了。”

明明是关灯的话,却像是打开了不得了的开关。两个人隔着被子傻笑了起来。

“真是坑爹的一天。”妖狐做总结。

“不,明明是坑娃的一天。”大天狗意有所指。

“噗……”两个人又笑成一团。


“妖狐。”半晌,大天狗忽然发出了声音。

“嗯?"

“我觉得这里的床单不干净,睡不着。”

“那……”

“你能不能抱着我,你很干净。”




评论(17)
热度(197)

© 时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