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狗崽w 微博同名w 互关点梗请私信w

【狗崽】【酒茨】(现代paro,学生狗x家教崽)一日为师,终身为受 章三十三

*我以为我可以今天完结的,结果我没有

*我以为我可以不超过10w的,结果我没有

*沉默是今晚的时潋

----------------------------------

第三十三章 八分之一


时间的长短有很多种衡量方式,而对现在的妖狐而言,半年的时间就是即将到来的离别的八分之一。而这八分之一,妖狐想把它过得比一更加漫长。但当两人分别投入到学习和工作中之后,时间依旧跑得比汛期的河流还要快速。经过一次月考之后,就算是二十七班,问问题的学生也比以前多了不少,大天狗再也不能独占妖狐的答疑时间。但他依旧每天都会找问题去问,哪怕只是排在队列中看着妖狐替别人答疑。他喜欢看妖狐遇到难题时皱眉的样子,喜欢看他捏着半截粉笔在黑板上快速地书写的样子,也喜欢终于轮到自己时妖狐语调里细微的差异,不过是语调微弯,如同大庭广众之下的亲密行为。

晚上吃完饭,大天狗就会被妖狐赶到书房学习。大天狗学会了放慢做题速度,一边看着妖狐在他旁边奋笔疾书写着明天复习的重点一边在自己的作业上一笔一划地写着正确的答案。往往坐下的时候不过六七点,一抬头就已经过了十二点。然后妖狐才会收拾东西回到自己的公寓,而当有一天妖狐两人直接趴在桌子上睡着之后,妖狐就默认了大天狗将自己的东西慢慢搬过来的举动。只不过就算妖狐基本算是搬过来同居了,也并没有过上大天狗想象中的那种“没羞没躁”的生活。原因无他,妖狐实在是太累了,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学校一般不会让新人教师担任高三的职务——离高考越近,他就越能感受到压在自己身上那些梦想的重量。而更重要的,真正让他觉得累的是他要假装不知道即将到来的离别。


妖狐以和以前毫无区别的态度对待着大天狗,也会在生气的时候敲他的手,只是力气却暗中收了不少。而对大天狗的某些请求更是觉得难以拒绝。不知何时起,两人在翻滚这件事渐渐形成了默契,在每两周一次的测试那天晚上,他们会放肆地一夜不眠,不接受任何人打扰的狂欢。其间,妖狐也曾经拿出自己作为老师的口才给大天狗上过诸如“年上的好处”等题的思想道德课。每节课讲到一半,大天狗修长的手臂一伸一搂,妖狐就将课程剩下的内容忘了个光,只好改上专属课程剩下的几节。

心情烦躁的时候,两个人也会把笔一扔,坐在书桌旁谈天说地,橡皮是大陆,书页是海洋,手指移动的轨迹便是游览的方向。

“等你上大学了,我们……”兴致来时,妖狐会突然说道,说了半截就像是被无形的手摁住了喉咙,再难发出一个音节,匆匆换了话题。他甚至不敢去看大天狗的双眼,害怕看到大天狗的不解,也害怕大天狗会敏锐地从自己眼中看出些什么。

这一晚,他们谈到了亚得里亚海。

“其实我挺害怕去海边的,”妖狐说,“如果海边只有沙滩的话,总觉得走着走着可能就会迷路了。”

“我不会让你迷路的。”好像自从这学期开始,大天狗在私下相处的时候就很少会叫他老师了。

“那要是我们走散了呢?”妖狐突然认了真。

“那我就站在原地等你。”大天狗看着妖狐,澄清碧蓝的双眼在灯光下宛如海水泛着粼粼的光。

“可是我找不回来了。”

“那我就一直等。”大天狗的吻落在妖狐的双唇上,“等到你回来。”

“你当你望夫石呢。”妖狐狠狠地敲在他的额头上,隐藏自己快要落下的眼泪。

“我就算化成石头,”大天狗抓住妖狐的手把妖狐整个人往自己这边带,“也不是望夫石…唔……老师,咬人是不对的……”


“你也听到了。”大天狗想起鸦天狗的话,“我跟他打了一个赌。”

“无聊。”大天狗说。

“我想也和你打一个赌。”鸦天狗说,“你不能让妖狐知道你已经知道,在四年里也不能和他联系。”

“你还有什么砝码?”

“和他一样。”

“同样的东西赌两次?”

“对。”鸦天狗点点头。

“无耻。”大天狗直截了当地说。

“对,”鸦天狗并没有因为晚辈的不礼貌而生气,“你赌不赌?”

“赌。”

不过是四年而已,他等得起。他可以从B市追到C市,也可以一直等在C市。


二模的成绩,妖狐比大天狗自己先看到。不是偏心,只是明明那么长又写得密密麻麻的成绩单,他偏偏一眼就看见了那三个字。考得很好,想读的学校和想读的专业都不是问题。

这很好。妖狐看着成绩单松了一口气,开心得心底隐隐发紧。

这很好。


“哇,好厉害。”茨木也比大天狗先看到了他的成绩,只不过是用抢的方式,“看来你可以和本大爷一起去C大了。”茨木早就确定保送C大,只不过专业待定。

“C大有好几个校区,希望我和你不在一个校区。”

“你这个人,怎么……”

“今天的五三做完了吗?”

“我给你说……”茨木一边不甘心地拿出五三,一边还在试图和大天狗说话。做了没几天之后,他就感觉到了自己当时的计划是多么的不自量力。在大天狗的帮助下,定了每天的计划。开始脚踏实地地完成。

而大天狗,将那张成绩单小心地折好,放到了衬衫胸前的口袋。


“我看过你二模的成绩了。”饭后,妖狐先一步提起了这件事,“那个约定,你想好了吗?”顺手递了一杯热茶给大天狗。

四月的天已有了一些温度,热水入喉,才能把话说出口。

“想好了。”

“是什么?”

“我最开始想要的,”大天狗扣住妖狐的手,才握过热茶杯的手格外温暖,“已经是我收到的最棒的生日礼物和第一份情人节礼物了。”

“我现在想要的,”他卖了个关子,“等我报道的时候再告诉你。”

妖狐几乎就要忍不住把他和鸦天狗的赌约说出口,声音有些颤抖,脸上却是惯有的笑容,“好。”

他知道,他一定会失约。


真正到了高考前一天,教室里的氛围反而轻松了下来。学霸如大天狗一类早已做了充足的准备,破罐子破摔的也已经将罐子彻底摔成了碎片。而如茨木一流,则更是无心复习,只等着考完开始浪。是以教室里反而比以往吵闹了不少,大部分的声音都是在讨论考完之后的集体聚餐。说真的,妖狐第一次感受到二十七班的团结。索性也不再让他们安静,毕竟这是他们最后一天坐在这间教室里,准确来说,妖狐看了看表,是最后四个小时。下午的安排是看考场。他带的第一届学生就没能带完整个三年,妖狐心情也有些复杂。

而在这间教室里,比妖狐心情更复杂的还有一个茨木。一大早他就收到了酒吞的短信。

“看完考场来办公室找我,我有东西给你。”


这让他如何坐得住,一分钟恨不得看六十次表,确认每秒钟都没有走慢。好不容易熬到去看考场,耐着性子听完试听,返回的时候跑得比他去各个学校考试的时候还要快。他跑得太快,看着酒吞空着的位置才意识到身为班主任的酒吞要跟大家一起回来,又看到了酒吞办公桌上那包扎精美的纸盒,恨不得像物理题里的那条狗一样再往酒吞跑过去。


“跟我来。”酒吞看到已经在办公室等待他的茨木时并不惊讶,虽然早有预料,在看见酒吞拿起那个盒子的时候,茨木还是心花怒放。跟在酒吞身后走了出去。酒吞带他去了操场旁边的一块空地,这里向来是不良学生们的聚集地,酒吞也很熟悉。今天因为全校放假,倒是格外安静。

“给你的。”酒吞将手里的纸盒递给了茨木。

茨木开始拆的时候还小心翼翼地想着不能破坏包装纸,到后来就有些迫不及待了。结果最后只有酒吞亲手打的那个蝴蝶结幸免于难。

“这是……”茨木看着手里的那纸,有些摸不着头脑。

“五三的答案。”

“你这什么意思?”出乎酒吞的意料,茨木竟生气地揪住了他的领带,“你是不是看不起我,觉得我自己做不出来……”

酒吞忍不住给了茨木一拳,然后又给了他一个吻。

“卧槽……”茨木忍不住说了脏话,于是又得到了一拳。

“我怕让你自己做,我可能要等一辈子。”酒吞又吻了已经傻掉了的茨木一下。


“我不想等了。”


小剧场

妖狐:你怎么了?

大天狗:茨木可能疯了。

妖狐:啊?

大天狗:他今天晚上一直在给我发消息

妖狐:那不是很正常吗?

大天狗:可他只发了一句话。

妖狐凑过去看了一眼大天狗的屏幕。

满眼的:我有答案了!!!!


*明天完结wwww







评论(15)
热度(179)

© 时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