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狗崽w 微博同名w 互关点梗请私信w

【狗崽】【酒茨】(现代paro,学生狗x家教崽)一日为师,终身为受 章三十二

*小虐怡情,大虐伤身

*以及我真的是亲妈和HE专业户好吗,不要质疑我的职业素养

*好像好久没写小剧场了,也好久没把酒茨放出来玩玩了

------------------------

第三十二章 经典剧情

“有位学生家长在办公室等你。”开学第一天,妖狐讲得比平时久了一些,课间已经过去了一半,已经等了一会儿的酒吞忍不住敲门打断了他。四目相对的时候给他递了个眼神,让妖狐觉得有些奇怪。

在办公室看到鸦天狗的时候,妖狐心里一惊,拿着教案的手指越发地紧了。脸上倒是一点也没表现出来。从和大天狗在一起的第一天起,他便想过会有这么一天。更何况前几天他还冒险去了一趟大天狗家。只是鸦天狗着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些,在新学期的第一天就找上了门。

“这里不方便说话。”妖狐将教案放到了自己的办公桌上,“门口有家咖啡厅,我们去那儿谈吧。”

“是不太方便。”鸦天狗站起身跟在他后面,妖狐这才注意到他手里还拿着一个信封,心底又是一沉。


学校门口的咖啡厅繁忙的时间总是和下课的时间保持一致。此时整间咖啡厅就他们两人,说话确实是方便。随意地点了两杯服务员推荐的新品,本来就不是真的来喝咖啡,自然无人在意杯中饮品的味道。不过看着坐在对面的鸦天狗,妖狐的心里还是五味杂陈。他对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并不感到害怕,但心虚和愧疚却是真的。大天狗一家对他怎么样,他不用摸着良心也能说出来,但妖狐也知道那些好意并非真的给他这个人,换任何一个人将大天狗从当时的那种状态拉出来,都会得到一样的待遇。是以妖狐现在越想便越觉得心虚和愧疚,毕竟他自己也说不清自己是否从那时起就对大天狗有了一些别的心思。


鸦天狗的开场没什么气势,只是长长的一声叹息就让妖狐握着小勺的手抖了抖,将整块糖扔进了杯中。

“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吧。”鸦天狗看着妖狐,眼神里是从未有过的戒备和一些复杂的疏离。

妖狐点点头,看着鸦天狗。鸦天狗按照经典的剧情开了头,他却没有按照经典剧情给予回应。既然鸦天狗找到了这里,妖狐又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那被鸦天狗放在了桌上的信封,必然早已将两人的事情查了个滴水不漏,而那信封里装的大概就是确凿的证据。妖狐便不愿再过多地解释他和到大天狗之间的关系,他们之间本来也没什么好解释的。至于花费一些词句来美化他们之间的关系,又确实不是妖狐做得出来的事。就只能沉默地坐着,等待着鸦天狗的宣判。


妖狐的沉默在鸦天狗的眼中是一种默认,也打断了他准备好的那一套激烈说辞。只好将带来的信封里的照片拿出来,不用看妖狐也知道这一摞照片都是什么内容。瞥了一眼最上面的一张,是今早他和大天狗在公车上大天狗低下头吻了一下他的耳垂。妖狐自己也没想到他以为隐蔽的动作在旁人的眼中竟然是这般明目张胆。而在照片之后,摆在妖狐面前的是那张收据,那是他给大天狗买镜头的收据,当时担心大天狗会不习惯也担心镜头有质量问题,妖狐便一同放在了盒子里,没想到却在这样的情况下再度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你们想我怎么做。”妖狐抬起头看着鸦天狗,既没有去翻看那一叠照片,也没有触碰已经放到自己面前的收据。

“其实我也不知道,”鸦天狗的神色复杂,似有一些倦意,妖狐没有看那些照片,他倒是一张一张地翻看起来,还将照片全部放到了妖狐的面前,“我很久没看见大天狗笑得这么开心了。”

“如果不是因为和你在一起的话,我也会很开心的。”


“对不起,”妖狐看着鸦天狗,他想了很多鸦天狗可能提出的要去,也想了很多可行的应对方法,温和的、强硬的……但听到鸦天狗的这句“开心”,心底几乎只剩下了愧疚。鸦天狗不是真的不知道,他只是不想大天狗不开心。

很巧的是,妖狐也不想让大天狗不开心。



“如果我说让你离开他的话,你不会答应吧。”半晌,鸦天狗终于碰了碰那杯快要凉掉的咖啡。

“不会。”这两个字妖狐从刚才开始就已经在心里翻来覆去地练习了太多遍,此时出口太快倒像是未经思考。

“哪怕是要堵上你的前程?”鸦天狗的手指在那叠照片上敲了敲。妖狐知道,不要说是那一叠照片,便只是其中的一两张,只要被校长或者是家长看到,都足以给他才开始的教师生涯划上一个休止符。而他在过去十几年间付出的所有都会付之东流。

“对。”这句话他不像先前的两个字练习了那么多遍,却依旧称得上是脱口而出。


鸦天狗心情复杂地看着眼前的妖狐。他没有撒谎,他是真的不知道改怎么办。眼前青年的优秀是毋庸置疑的,要不然也不会让向来眼光挑剔的大天狗垂青。可偏偏……偏偏和大天狗像这样搅和在一起。鸦天狗并非顽固的老头,也不是所谓的恐同者。他只是对两人的未来感到担忧,差异巨大的成长环境还有足足八岁的年龄差。无论哪一点,都足以令一个合格的家长感到担忧。但是,他看着面前的照片。一直以来,他和天狗都尽量不干涉大天狗的成长,支持他的每一个决定。所以哪怕天狗一直吵着闹着认为大天狗不务正业,要他继承家业,也从未真正做过任何强迫他的事情。但这一次,鸦天狗看着对面的妖狐陷入了沉思。

妖狐看着正在思考的鸦天狗,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咖啡,犹豫着要不要先打破沉默。


“我们打一个赌吧。”不知过去了多久,鸦天狗突然松了松领带,往后一靠,终于做出了决定。

“什么赌?”

“你们分开四年。”鸦天狗说,“我们集团和师范大学有一天联合的深造项目,为期四年。我希望你去参加。”他终于喝了一口杯中的咖啡, “但不能告诉大天狗这件事。如果四年后你回来的时候你们还想在一起,我一定帮你们扫清所有的障碍。”而他们之间最大的阻碍,在鸦天狗之后,大概只剩下了天狗。

“如果四年之后,你们不想继续在一起,我相信你自身在这个项目中也会受益匪浅。”

“由我一个人来做这样的决定,对大天狗不公平。”

“是不公平,”鸦天狗又喝了一口咖啡,手腕刚好压在了那叠照片上,提醒着妖狐他的砝码。“不过我以为你对他会无条件信任。”

“他最讨厌背叛和不告而别。”

“那就要看你敢不敢赌他对你的感情会超过他对这件事的厌恶。”

“时间是什么时候?”妖狐有些动摇,想喝一口咖啡,才发现杯子不知不觉中已经空了。

“高考完。”鸦天狗的目的已经达到,语气变得比之前好了许多,“剩下的这个学期对他很重要。”

“我知道。”

“那么,”鸦天狗站起了身,没有拿那叠照片,“希望我们四年半后还能再见。”

“一定会的。”


妖狐回到教室的时候,酒吞的课刚开始。他做了一件他一直以来都不喜欢的事情——站在教室的后门透过窗户偷看。毕竟到了高三下学期,听课的人比之前多了不少,大天狗的金发和茨木的银发却依旧显眼。看着茨木时不时地就会转过头去看大天狗的笔记,妖狐突然觉得有些好笑。手指不自觉地摸着大天狗坐的位置。

四年啊,那大概会是少年的整个大学时光……


“妖狐老师肯定是在看我们。”和妖狐想得不同,茨木确实时不时地把头偏到大天狗的这边,却不是在看笔记,而是拿着不知从何而来的小镜子不断地照着后面,一方圆圆的镜子刚好将妖狐有些反光的脸罩入其中。

大天狗看似专心地记着笔记没有说话,余光却一直落在镜子上。

“你刚刚出去干什么了?”茨木将镜子收起,又问道。

“上厕所。”

“你上什么厕所要半个小时还要带学生卡……啊”突然吃痛地叫了一声,捂着头顺着凶器的来源就看到了讲台上散发着黑色气压的酒吞。


“茨木同学,下课跟我去办公室一下。”

“好啊!”大天狗看了一眼因为这惩罚而笑开了的茨木,突然对这样的单细胞生物无比地羡慕。

又看了一眼被茨木平放在桌上的镜子,妖狐已经离开了。


-------------------------------


小剧场

1

茨木:老实交代你究竟干什么去了

大天狗:上厕所

茨木:上厕所怎么可能那么久

大天狗:嗯…,我和妖狐老师一起上厕所

茨木(一脸向往):我也想和酒吞老师一起上


2

茨木:老师老师我跟你一起去办公室

酒吞:嗯

茨木:酒吞你要罚我干什么,抄东西吗?

酒吞:不,你就呆在办公室不许出来

茨木:啊?

酒吞:呆到我上完课(转身离开)

茨木:不开心.jpg




评论(26)
热度(175)

© 时潋 | Powered by LOFTER